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作谈:选择与无可选择


□ 罗伟章

  说起来很不恭敬,我写这篇小说,是因为有一天,我去一家百货店买东西,见店前的小叶榕树下,拴着一只猫,猫就是店里养的,晚上关进里面吓老鼠,白天则将其固定在树底下。绳子很短,猫连躺下去也会吊着颈项。最近六七年来,我养过四只猫,其中两只母猫,分别生过六只和七只小猫,算起来就有将近二十只了,成天跟它们打交道,知道猫最讲求的,是无拘无束,想进就进,就出就出;而树底下的这只猫,却弓着背,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茫然地望着与它毫无关系的人流和车辆。它只能这样,它没有选择。

  我们常说,选择多了,是件难事,然而,要是根本就没有你选择的机会,那该怎样?

  许多人的一生,在每个十字路口,看上去都能随心所欲,自由抉择,但事实上,在当时的背景下,很可能除了那条唯一的路,再没有别的路可走:一截儿一截儿的路连起来,成了他或她的一辈子。“如果我当时不那样做,我就会过得更好。”临终之时,这样感叹。可要是大环境和小环境都不改变,即便让他们重新来过,也多半大同小异。

  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我觉得是这样。

  这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在见到那只猫之前,我看到一则新闻,说的是某地公安局抓到一个女骗子,她女扮男装,很是英俊,勾引富婆,骗她们的钱财,屡屡得手。我就在想那个女骗子为什么会思谋出这个点子,她是不是在某一个人生的节点上,感到了自己无可选择的困境,才抹杀掉自己的性别,铤而走险。于是,我写了这篇小说。当然,小说中的女骗子,一点也不漂亮,女扮男装后也不英俊,她要骗的,并非富婆,骗人的目的,也并非钱财。荒凉的青春岁月,荒凉的情感世界——她渴望温度和生机。但她的日子,明显不是在往前过,她是在割下未来的肉,去填补过去的那个窟窿——如果她的未来真有什么血肉的话。

  小说写完后,我妻子看了,她说,这是一个留守儿童的故事。

  这样理解也成立,或许还更好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