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卓文君的勇气(散文)


□ 王充闾

  文 王充闾

  当代著名作家,辽宁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兼任南开大学、沈阳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著有散文集《清风白水》《面对历史的苍茫》《沧桑无语》《何处是归程》《千秋叩问》等二十多种,另有“王充闾作品系列”七种,“文化散文丛书”三种。散文集《春宽梦窄》获全国首届鲁迅文学奖。

  一

  古代说到男人中的勇士,总忘不了战国时的孟贲和夏育,还有刺虎的卞庄子。那么,女士呢?当然也有很多,就中我最佩服的是汉代的卓文君。如果说,贲育之勇在于膂力,“力拔山兮气盖世”;那么,卓文君的勇气则在于心志,对于他所爱的人,不顾封建礼教的束缚,勇闯世俗藩篱,夤夜私奔,成为女性中我国最早的自由恋爱的先驱。

  史载,蜀郡临邛县有一户开发铁矿致富的大财主,名叫卓王孙,家里有奴仆八百名。他有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儿,叫做文君。古书上形容她: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肌肤柔滑如脂。特别是才气纵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善鼓琴,通音律。可惜,年轻轻地就守了寡,住在娘家。闻知这种情况,当地许多门当户对的官宦人家、豪富子弟向她求婚,她都一一拒绝。

  这天,卓翁请客,要宴请名士司马相如,县令王吉要亲自出面作陪。只见屋内屋外,宾客云集,车马喧阗。上百名陪客人已经到齐,酒席也都摆好了。唯独要请的主客司马相如没有到场,捎来信息,说是“身子不太舒服,只好心领了”。这可急坏了卓大富豪,王县令也觉得没有面子,忙着带领几个随从,亲自登门去劝驾。

  人们也许要问:这个司马相如,究竟是个什么货色,架子有这么大?这要从两方面作答:一则,司马相如确实是文才出众,甚至名动京城。据林汉达先生《前后汉故事新编》中介绍,司马相如原是成都人士,字长卿,从小极爱读书,也学过剑,并精通音律。他小时颇受父母疼爱,昵称他为“狗儿”,长大起名时,由于深慕战国时代蔺相如之为人,便也名为“相如”。当时正赶上蜀郡太守文翁大兴文教,设立学校,招收民间子弟,司马先生就在这里做了教师。不久,文太守死了,他也无心在这里住下去,一心要去京城长安,做大官,任大事。他的心志很高,在离开成都路过升仙桥时,曾在桥柱上题写了十个字:“不乘高车驷马,不过此桥。”由此,这座桥便有了新的名字:“驷马桥”。到了长安,开始并不得志,后来遇到了梁王刘武,被收为门客。这期间,他撰写了一篇长长的文赋,叫《子虚赋》,颇受一辈文士热捧,从此,便名动京师,声闻遐迩。后来,梁王死了,他也无心长住下去,便回到了故里成都。

  那么,下面就联系到第二个因素了。临邛县令王吉是他的好朋友。因为当初王县令对他说过,如果在外面混得不如意,就到他那里去。这样,他便投靠到这里来。王吉为了帮他抬高身价,就请他住进都亭一间公房里,自己每天都毕恭毕敬地去拜访他。全城人一看,这人来头可真不小,便也都另眼相待。包括卓家这场宴请,也是王县令一手策划的。

  司马相如一表人才,长得很帅(《史记》说是“甚都”)。这天一出场,他那潇洒的仪容立刻引起在座的人一阵惊讶。待到酒酣耳热之际,王县令谦恭地捧琴至前,对司马相如说:“闻君雅擅琴操,请弹一曲,如何?”司马相如推辞了一番,便弹了一支曲子,边弹边唱,声动四座。这就是著名的琴曲《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邀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世上知音者稀,但不能说没有。那就是卓王孙之女文君。原来,她早已听说城内有个盖世文豪司马相如,今天听说他应邀到场,心中早抑制不住欢欣之情,于是,便躲在屏风后面,偷偷观看。这一切情景,早被司马相如发现了。于是,他便有意地作了“琴挑”,把那含蕴着满腔柔情蜜意的琴曲声声都弹在文君的心弦上。而在文君那里,早已为那高华的气度、出色的才情和隽美的丰姿所打动,《凤求凰》这一曲求爱的情歌,更令她心旌摇荡,如醉如痴,芳心暗许。后世的女诗人潘素心有句云:“一曲琴声两意投”,说的正是这种情景。

  宴会结束之后,相如又在王县令的帮助下,通过文君的侍婢向她转达了“心焉慕之,愿结百年之好”的意愿。卓文君知道父亲不会同意这桩婚事,就痛下决心,私自跑到司马相如的都亭,决心跟他患难与其,生死相依。这样,两人便连夜逃回成都。待到老父发觉,已经“生米做成熟饭”了。面对这样一件“丑闻”,卓翁直气得七窍生烟,暴跳如雷,却又不便公开声张,因为“家丑不能外扬”,但一口气出不来,还是跟女儿断绝了父女关系。

  古人说,读古人之书,说古人之事,须通古人之心。那么,我们不妨设身处地,站在卓文君的位置上想一想: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小女子,生于阀阅之家,长在闺阁之内,未曾经过人世间的种种历练,竟然敢于同世俗挑战,向封建礼教冲杀,该有多么先进的思想,多么浩大的勇气,多么坚强的意志呀!这种敢爱敢恨、敢作敢为、拿得起放得下的才女,实在是令人佩服。好在武帝时“独尊儒术”只限于上层,纲常伦理尚未占据民间阵地,市民心理还没有被“男女之大防”所拘缚,就是说,文君所受到的社会思想、舆论压力还不那么强烈;若是在理学昌盛之际,那么,咒骂、谣诼的口水也是让人难以承受的。

分享:
 
摘自:海燕 2012年第06期  
更多关于“卓文君的勇气(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