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独耳朵”怕吕四人


□ 姜 延

  《乾隆通州志》记载,明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倭寇数千人从长江口岸围困通州,寇贼所到之处烧杀掳掠,无恶不作。通州民众联合江南官兵,奋勇抗敌。倭寇伤亡惨重,四面楚歌。
  据传,这时倭寇首领独耳朵骑虎难下,眼看战局不可收拾,忙召集将领密划:通州站不住脚,绕海登陆吕四。弹丸小镇与东夷一水之隔,如有不测,有条退路。立足鱼米之乡,养兵蓄税,然后西进三余(余东、余中、余西),再克通州。当夜派两间谍潜伏吕四,侦探沿海军事情报。两探子向独耳发誓:“不成功便成仁!”
  天刚破晓,倭探到了西门石桥,两个一搭一档混进了城。他俩有时泡在酒肆茶楼,与人攀谈聊天,拐弯抹角打听四城门的明岗暗哨,有时削尖脑袋钻到崔家吹鼓班子里,刺探海岸一线防御动态。时常还出没于范公堤,伺机偷察大洋和泗港两座烽火台。看见海边上“烽火日以传,义勇日以演”,又看到吕四为免遭倭寇蹂躏刚筑成的城墙(周长450丈,高1丈5尺),刀光剑影,壁垒森严,倭探直打寒颤。
  两个密探像幽灵似的时隐时现,形迹可疑,引起路人的注意。场府衙门也有觉察。一天大早,探子习惯来闸口茶店吃茶。有位渔夫模样,自称船老大的茶客,早已在客堂“迎候”。老大见来者鬼头鬼脑,东张西望,料定是倭寇奸细,主动接近靠拢,而不打草惊蛇。探子问:“东夷攻占通州,吕四人怕不怕?”老大平静地指着门外说:“你们看!”岸堤上盐丁正把一袋袋东西(袋内装的盐)往牛车上抬。岸脚下一个个农夫拿着钩子刀(剿牛草的刀)到荡里割草。船老大笑着反问:“吕四人有弯钩子刀,到处又有火药包,你们说怕不怕?”
  奸细看花了眼,视为船老大憨厚老实,且心直口快,是用得着的人。谁料,对面坐的是衙府师爷。探子探问虚实后,亮出来意,并乘人不防把一包银两塞给了他。师爷为不使倭探看出破绽,银两照收。佯装避人耳目,将事先编造的所谓地道机密,悄悄地耳语一番。两个密探信以为真,高兴得意忘形,万没想到厄运正慢慢向他们降临。探子告辞离开茶店,师爷朝路边戴草帽的渔人递了个眼色,示意跟踪追上,摸清这两人的下落。
  月光下,塌水桥边一间草屋。一探子正把白天收集的情报标在图纸上时,做梦也没想到渔夫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眼前。探子一声惊叫,举刀欲刺,渔人跃身避过亮光,眼疾手快,将他一把擒住。说时迟,那时快,锋利的剿草刀已钩住脖子。渔人用力一拉,瞬间污血四溅 ,一颗活生生的头颅滚落在地。
  这时,床上那个探子突然惊醒,跳下床猛扑过来。渔夫一侧,探子猝不及防,像饿狗抢屎,跌得鼻青脸肿。渔夫怒目圆睁,探子吓得浑身发抖,爬起身来拔脚就逃。他一路闻风丧胆,慌不择路,逢沟扑沟,向西窜去。渔人那肯放过,手执剿草刀,穷追不舍。当追到六甲路口,忽然月亮被乌云遮住,四野一片漆黑,探子乘机消失在夜幕之中。
  西逃的倭探魂飞魄散,次日一早回到通州。独耳朵听其报告,顿时毛发倒竖,坐立不安。当听到吕四街上传的儿歌:“东土是个牛角梢,人人都有弯弯刀。倭子胆敢来一步,吕四火药动担挑。”他好像看到吕四男女老少全民皆兵,严阵以待。意识到,如铤而走险,是自搬石头自打脚。想到这里,他不禁摸了摸曾被吕四人砍耳留下的伤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