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骂我的人是谁


□ 吕幼安

1

五月无风无雨,从一号到七号,天空朗朗地没有一丝云彩,五一长假就有了气氛,别的办公室都过节去了,放了长假,许松柏他们行政科却没放假,不仅没放假,而且还特别忙,忙着咨询,忙着接一个又一个的投诉电话。一句话,忙低保。
低保的全称,叫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张寒友说,政府搞的这个低保,有些类似美国的失业救济金,但许松柏不同意,说它更像困难补助。许松柏之所以对困难补助记忆犹新,是因为以前在长江毛巾厂当工会主席时,每年都搞困难补助。当时的困难补助远不就像今天的低保这么难办,现在下岗的困难户很多,低保又有一定的比例,谁够条件谁不够条件,就带点竞争性。许松柏很清楚,凡事一涉及到争,就会有矛盾,有时居委会刚把名单报上来,投诉的电话也紧跟而来。许松柏是行政科科长,难免不听闲话,有时也挨骂。为了避免挨骂,最近一段时间,他和张寒友几乎天天下居委会搞调研,要求居委会搞阳光工程,将所有申请低保的名单进行公示。据他所知,有的居委会搞了公示,有的居委会没搞。
七号这天,许松柏刚送走几个咨询的居民,正想喝口水,电话又响了,他抓起话筒刚喂了一声,那声音就像子弹冲出来:“许松柏,我日你娘。”许松柏耳膜被震得生痛,忍住了正想问,对方把电话挂了。许松柏握着话筒发呆时,张寒友气呼呼走进来,许松柏放下电话,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问:“有情况啊?慢慢说。”
张寒友是前年区政府公开招聘招来的干部,他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能进政府部门,他很珍惜,工作上十分投入。他说了这么一件事:
今天他去德昌里调研,刚进巷子口就被居民包围了,后来在一个老党员家里,大家向他反映了胡美丽的事,胡美丽原来是塑料二厂的女工,下岗后的确再就业,但不是靠劳动,而是靠色相在夜总会坐台,后来认识了一个南边来的大款,干脆包租给大款,这次申请低保,胡曼丽把居委会几个领导请到香格里拉饭店吃海鲜,名字就上去了,群众们都说,胡曼丽这种人拿低保,不是在打社会主义的耳光吗?张寒友说:“我马上找到居委会,发现德昌里居委会完全变了,开了七八桌麻将,里头乌烟瘴气,男女老少齐上阵,什么人都有。但我还是忍了,就和赵小远谈胡曼丽的事,问听到群众议论没有。赵小远冷笑着反问我:群众?群众也有左中右,低保这种事,本来就是个矛盾,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说我到底该听谁的?”
许松柏拧着眉头听完,马上给赵小远打电话:“我是许松柏,我想问问,这次你们报上来的名单,经过公示没有?其他几个居委会按要求都搞了公示。”赵小远说还没来得及公示。许松柏笑着说:“那就公示几天吧,免得到时被动。”许松柏将电话挂了,又对张寒友说;“居委会那边,是有些问题,所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吃海鲜虽然没自己掏腰包,但最终还是要付出代价的,比方信誉度降低了,别人不信任你,甚至骂你,你说以后你还怎么搞工作?”张寒友说:“你是在敲我警钟吧?”许松柏说:“不存在敲警钟,是打预防针,共勉吧。”
许松柏下班回到家,因为心里有事,所以没胃口,他进厨房下了一碗面条,端到客厅刚扒了两口,电话响了。许松柏以为是老婆刘青萍,抓起话筒一听,不是老婆,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许松柏,听出来了没有?你怎么也不问老子为什么要骂你们啊?”许松柏听出是下午打电话骂他的男人,克制着情绪问:“你是哪个居委会的?有什么情况你可以正常反映,不要骂人嘛。”男人冷笑起来:“反映?你以为我相信你呀?老子不相信你们!老子只想骂人!想起来了老子就要骂几句。”电话又挂了。许松柏放下电话,面条也吃不进了,点了一支烟慢慢吸。
刘青萍下班回来,见他对着桌上的一碗面发呆,就问:“怎么下面吃呀?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许松柏说:“说话怎么越来越没水平?老毛病犯了,你才老毛病犯了。”刘青萍笑着说:“老胃病难道不算老毛病哪?我是关心你,早上我给你把饭都准备好了,打开微波炉转三分钟就热。”
刘青萍开始换衣卸妆。她以前也是毛巾厂的女工,号称毛巾厂一枝花,当时有好些男工想追,许松柏那时是车间主任,也看中了刘青萍,他是干部,人也长得不错,所以得天独厚,没费吹灰之力就把刘青萍追到手。现在刘青萍虽然人过中年,但心态好,坚持跳健身舞,所以身材保持得还好。许松柏见她脱了套裙,仅剩背心胸罩短裤,还把头发也松散了,就凑近她说:“好久没研究工作了,研究一次吧。”
刘青萍推他说:“我没力气,我累得很。”许松柏俯在她耳边说:“又不要你用力,我用。”就关了床头台灯,就搂着老婆开始研究工作。刘青萍先开始抵挡,见抵挡不过,这才随波逐流,像是被老公推进一片碧波之中,心旷神怡,倒也别有一番韵味。完事后,刘青萍说:“别看你瘦,真正工作起来还是劲头十足的,说明你还没老。”许松柏说:“老什么老,才49岁,正是年富力强拼命工作的时候。”就点了一支香烟抽。刘青萍见他不说话,问:“今天你情绪不对呀,是不是心里有事?”许松柏想了想,就把被人骂的电话说了一遍。刘青萍说:“就这点屁事,以前你当毛巾厂工会主席时,也没少挨骂,那时你怎么说?说群众的骂就像一面镜子,可以从里面看到一些自己看不到的缺点。”许松柏问:“我说过这话?我忘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