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上江郎山


□ 朱曦

  上世纪80年代末,我出差从杭州到位于浙西南闽浙赣交界的江山市,工作之余听朋友介绍说该市有一处具有独特风貌的景观——江郎山——很值得一游,但由于时间紧迫,我来不及前去游览,便匆匆赶回杭州。此行虽未能目睹江郎山的风采,但有关它的介绍却一直萦绕在脑海。

  江郎山古称金纯山、须郎山、玉郎山。山有五色石,日照炫耀,为白垩纪紫红色砂砾组成的丹霞地貌。它以雄伟的“三爿石”著称于世,拥有“中国丹霞第一奇峰”、全国之最的“一线天”等奇特的风貌,深深地吸引着无数的游人纷至沓来。传说中的江郎山是三兄弟化成的巨石,还颇带有些神秘的色彩。

  后来,我终于有机会前后三次攀登江郎山。第一次是1992年,由江山市林业局小陈陪同。我们出江山城向南,经清湖小溪到达石门小镇。在这里就可望见江郎山摩天插云的三座山峰,在云端里时隐时现,虚无缥缈。明代著名地理学家徐霞客曾三次途经江郎山,并在清湖舍舟登陆道。他在1620年的游记中对江郎山有如下生动的描写:

  “二十三日,始过江山之清湖。山渐合,东支多危峰峭嶂,西伏不起。悬望东支尽处,其南一峰特耸,摩云插天,势欲飞动。问之,即江郎山也。望而趋,二十里,过石门街,渐趋渐近,忽裂而为二,转而为三。已复半岐其首,根直剖下;迫之,则又上锐下敛,若断而复连者,移步换形,与云同幻矣!”

  读着徐霞客的游记,身临其境,我心潮起伏,此时的感觉不正是如此吗?

  过石门小镇,便是翠绿的农田,时有白鹭飞过,田野里蛙声不绝于耳。沿着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蜿蜒而上,紫红色砂砾组成的丹霞地貌近在眼前。路边一侧的峭壁上光秃秃的既没有乔木也无灌木,只长有几丛野草。偶尔可见到几只羽色像麻雀的鵐在岩壁上跳跃。拐了几个弯,不知不觉到了千年古刹开明禅寺。寺庙很小,然而寺周围古木参天,凉风习习。开明禅寺始建于北宋真宗天禧二年,几经兴废,1990年得以恢复。佛像是新塑的,有120余尊,全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题额。匾额上“大雄宝殿”四个金光灿灿的大字是著名书法家沙孟海先生所书写,为寺庙妙笔增辉。

  出开明寺走了不多久,眼前便是雄伟壮丽的三爿石。这里是江郎山的精华,也最有名,是游客慕拜之地。三爿石峰自东而西依次为郎峰、亚峰、灵峰,其中郎峰最高,亚峰最险,整体呈“川”字形排列。远望三爿石移步变形,近看险峰奇特。

  我们沿着山腰弯曲的小路,行走在灵峰与亚峰之间的峡谷中。这里地形险峻,多为悬崖峭壁,当时天下着蒙蒙小雨,无法攀登,令人十分遗憾,我们只得带着无奈的心情踏向归程。

  1998年趁着学校组织科技下乡的机会,我第二次来到了江郎山,算是故地重游了。

  我们乘坐的车过九曲十八弯后到达停车场,下车步行不远便见“伟人峰”,它与“三爿石”、“一线天”一起被誉为“江郎山三绝”。登郎峰的盘道是历时三年开凿完工的,现已开发为“郎峰天游”的旅游项目。我们一行到了登天坪,同行的几位年长的教授已觉体力不支,也不敢去冒险攀登郎峰了。从登天坪到郎峰顶垂直高度252米,盘山路1200多米,有石阶1500多级。石阶在岩壁上开凿,宽不足1米,蜿蜒直上峰顶。我多年来从事野外工作,曾登临过不少险峰,因此虽年过半百仍贸然跟着年轻人去冒险。陡峭的岩壁几近90。,我的手紧紧扶着铁栏,一步步慢慢上行,好不容易才到达山顶,往下望去悬崖绝壁,让人不禁毛骨悚然,心惊而后怕。

  稍作停顿后,我就开始搜寻传说中的葳蕤古木,丛生芳柏,缝隙中的石斛、石谷和石耳等名贵中草药以及顶峰水池中的碧莲、金鲫……然竞一无所获。山顶有块平地,极目鸟瞰,百里山川,尽收眼底。山腰有两只苍鹰在自由自在地翱翔,此时,不由自主地想到唐代诗人白居易《江郎山》诗中“安得此身生羽翼,与君往来醉烟霞”的诗句,仿佛自己是长了翅膀像鸟一样飞到山巅的。古人梦想登巅的事,在今天梦想变成了现实。

  2010年8月,我再次出差衢州,因情系江郎山,在学生陪同下,第三次去了江郎山,并以三爿石为背景留影以作永久纪念。

  江郎山是国内罕见的典型丹霞地貌,为我国丹霞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地:贵州赤水、福建泰宁、湖南良山、广东丹霞山、江西龙虎山—龟山、浙江江郎山6个省6个地域组成之一。2010年8月1日经第34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审议通过,“中国丹霞”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享有“雄奇天下秀丽甲东南”之誉的“神州丹霞第一奇峰”——江郎山成为浙江首个世界遗产,相信成为世界遗产之后,江郎山将更加灿烂夺目,绽放出更加绚丽的光彩。 (余笑摄影)

  (作者单位:浙江农林大学)欧亚新近纪古气候变迁研究国际专题研讨会在昆明成功召开

  2010年11月18—20日,欧亚新近纪古气候国际专题研讨会( NECLIME)在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成功召开。该研讨会成立于2000年,旨在推动欧亚大陆的古气候研究,每年举行一次学术研讨会,至今共举行了十一届,此前的研讨会均在欧洲举行。本次会议是该研讨会首次在亚洲举办,由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生物多样性与生物地理学重点实验室主办、周浙昆研究员承办。

  会议吸引了来自中国、美国、德国、捷克、日本等国的40余位知名学者,其中包括多位国际著名古植物学家和古气候学家。与会人员以口头报告的形式交流了近年来古气候研究的成果和最新进展,并就今后的研究重点和发展方向等开展了深入的讨论。

  新近纪是指距今2303万至259万年前的地质时期。在此期间,哺乳动物和被子植物得到了高度发展,人类也开始登上地球生命舞台。新近纪生物界的总面貌与现代最为接近,因而,研究该地质时期内的古生物面貌及气候变化,对于将今论古,更好地认识当前的气候与环境问题无疑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在全球气候变化已成为当前的世界性热点问题的时代背景下,本次研讨会的顺利召开,必将有效地推动我国、乃至国际古生物学与古气候学研究的进一步发展,并对该领域的国际合作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

  (本刊编辑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2011年第01期  
更多关于“三上江郎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