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后伊甸园神话(短篇小说)


□ 李德南

  我曾写过四首关于火车的诗,因为我曾有过四次坐火车的经历。每次坐完火车,我都忍不住要写一首诗。这些和火车有关的诗被我保存在电子邮箱里。后来,我的邮箱和密码之间发生了一些无法磨合的矛盾,也不知道是邮箱背叛了密码,还是密码背叛了邮箱,总之,我的邮箱无法使用了,和火车有关的诗也从此落人深渊。关于它们,我现在只记得一些章节。

  这之前,我在小说里连火车都没有提到过,而事实上,我和火车是有故事的。那就是每次坐火车,都会有一个陌生而漂亮的女孩坐在我旁边。我自认不是个滥情的人,在火车上却总是轻而易举地爱上那些年轻、漂亮的旅伴。你知道的,坐火车是件极其无聊的事。平时沉默寡言的我,在火车上也情不自禁地废话连篇。或许是大家都和我一样寂寞难熬吧,女孩子又大多喜欢废话连篇的男生或者男人,火车上的我也就因为废话连篇而显得格外可爱。

  记得第一次坐火车,坐在我身边的是个长得挺像周迅的女孩。火车在夜晚九点四十分开出,到十点四十分时,她就在我耳边轻声说她已经爱上了我。然后,她捡起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当时车厢内灯光昏暗,如果不是她父亲和我父亲就坐在对面,我想,我无法做到像柳下惠一样坐怀不乱。

  再次坐火车是在冬天,坐的是慢车,并且没有空调。寒风从车窗的缝隙钻进来,落在我身上仍然是刺骨的冰冷。我缩着身子和身边的旅伴叨唠,她说,你觉得冷的话,就往我身上靠一靠吧。这使我对她心存感激,并萌生了以身相许的念头。

  这是一个浪漫的开端,故事最终却以悲剧收场:快下车的时候,她告诉我,她到这个城市是为了和一个爱她的男人结婚。

  我只好放弃她。

  我不想破坏别人的婚姻。我可是个有原则的人。

  还有一次,我和一个胖姑娘同乡一起回家。正当我边走向站台边为如何和一个呆板得让人难以想象的姑娘度过漫漫长夜而犯难时,一个穿着时髦的女孩喊住了我。

  你是?我满脑子疑问。

  她说,你忘记啦,我们一起打过网球的。

  我要说的是,我喜欢打网球,可是从来没有和女孩一起打。可以肯定,她认错人了。除非她是和河莉秀一类的。可是最终,我决定将错就错。我故作惊讶地对她说,哦,原来是你,我想起来了!她就灿烂地笑了起来。紧接着,她告诉我她买了两张火车票,原本有个朋友准备和她一起回家的,现在她不能来了,因此我可以和她一起坐。

  几经选择,最后我决定让胖姑娘同乡自由发挥,并祈求上帝能赐她福乐,愿她在车上也能有艳遇。

  这个衣着时髦的旅伴性情开朗,是个千金难买的好旅伴。最让我意外的是,我们的手机号码竟有十位数相同。路上她给我发了个笑话:一黑猩猩和一长臂猿相遇。长臂猿不小心把粪便拉在了黑猩猩的身上。长臂猿很细心地帮它擦干净后,它们相爱了。当其它动物问起它们是怎样认识的时候,黑猩猩感慨地说,猿粪,都是猿粪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