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宋、元代神灵“崔府君”及其演化


□ 王 颋

  摘要:当赵氏一代,“崔府君”的奉祀风靡一时。特别是在南渡之际,高宗于磁州之庙卜、孝宗于诞前之托梦,“显应”所导致的崇敬,自然而然地提高了该神灵的重要性。临安府新建的相关道观,一时间,成了都城人礼拜和游览的核心。入元以后,此种情况有了加强,燕南、河北、山东、河东等地,也就成了其香火地所在。而在所祠为谁的问题上,见有分别以卫州、磁州、辽州和顺县庙宇为主祠的西汉“汲县令崔瑗”、唐“滏阳令崔某”、唐“长子令崔珏”等说法,而元中期以后,这三者趋于混淆,且增添了生前“昼理阳、夜理阴”,死后入围“五岳”僚吏、通管“冥界”等更多的“事迹”。
  关键词:宋元代;崔府君;故事混淆
  中图分类号:B956.9;K892.29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0257-5833(2007)03-0131-08
  作者简介:王,暨南大学古籍研究所教授 (广东 广州 510632)
  
  一
  
  南宋的高宗赵构、孝宗赵昚,当其即位之前,都曾有同一个神灵予以征兆。这个神灵,就是始于河北磁州祭祀的“崔府君”。《咸淳临安志》卷13:“靖康间,高宗皇帝出使至磁州,神马引而南。建炎初,秀王夫人梦府君拥一羊,谓曰:以此为识。遂诞毓孝宗皇帝。由是,累朝祠祀弥谨。”①《显应观》:“昔高宗靖康北使,至磁而还。建炎初年,王夫人梦神人,自称崔府君,拥一羊,谓之曰:以此为识。已而有娠,遂产孝宗,亦异矣。”②《中兴显应观记,奉敕撰》:“百神在天地间,昭布森列,皇朝咸秩无文,非有功不祀。其间灵效显著,远迩奔走者,不过数处,而护国显应真君其一也。真君崔姓,庙在磁州,旁为道观,河朔人奉之,五百余年矣。靖康中,高宗由康邸再使金,磁去金营不百里,既去谒祠下,神马拥舆,肸蠁炳然。州人知神之意,劝帝还辕。孝宗诞育于嘉兴,先形绛服拥羊之梦,生有神光烛天之祥,此皆其最著者也。”③因为有以上尊神的“护佑”,使高宗不再完成北使的任务,才使其日后有可能南渡保住半壁江山;因为有以上尊神的“安排”,使孝宗顺利降生和过继,才使其日后有可能承嗣祖宗开拓的部分基业。
  宋高宗之与“崔府君”,初始的态度,并不虔敬。《建炎进退志总叙下》:“余到行在,[宗]泽适至,与语衮衮可听,发于忠义,至慷慨流涕。故余力荐之,上笑曰:泽在磁,凡下令,一切听于崔府君。余奏曰:古人亦有用权术,假于神以行其令者,如田单是也。泽之所为,恐类于此。京师根本之地,新经扰攘,人心未安,非得人以镇抚之。不独外寇为患,亦有内变可虞,使泽当职,必有可观。上许之,乃除延康殿学士、知开封府兼留守。”①所言磁州太守宗泽以神的名义行事,确实无疑。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卷64:“磁州城下,望见百余人执兵,文身,青纱为衣,以伞遮马,绣其鞍鞯,如市里小儿迎鬼神之状者。王顾怪之,磁人谓:应王出迎康王耳。应王者,磁人所事崔府君,加应王者。顷刻,马相就,有吏呼应王揖者,泽请王举鞭答之,又呼曰:应王请康王行。马入至府舍正寝,犹未进食,吏特谒入云:应王参见。泽已于正厅设两位,具宾主仪。泽恳王曰:应王灵,邦人听之,如慈父母。唯愿大王信之勿疑。王不得已,戎马而出,吏揖应王就坐,二庙吏绯衣,其一手相持各一手平展外向,若拥应王之状。既云就坐,茶汤如常礼。吏赞应王不肯就厅上马,泽前请应王上马,即退。少顷,应庙二将军入谒,如前仪。王徇泽之请,从之。”②
  在“崔府君”庙中的“掷珓”,阻止了康王的继续北行;此举“歪打正中”,使之逃脱了被扣留的命运。《三朝北盟会编》卷64:“康王徇宗泽之请,乃谒应王庙当州之北,乃入邢、洺之路也。磁人以王遂欲北去,遮马号呼泣涕,劝勿往,且言:金人自李固渡河矣,不如起兵援京师。马不能前,惧,使人告谕百姓曰:大王谒庙耳,非北去也。众不听,王使谕泽告之,乃开道谒庙。泽奉珓于王,王勉为一掷而得吉,乃退谒二将军讫,王就小次,泽赞呼本庙诸案吏参,泽所使人又赞云:谢到。顷之,王欲乘马归,有紫衣吏二十人,舁应王所乘轿神马在后,拥而前曰:应王乞大王乘此,以就馆舍。王顾视其轿,则朱间金装座椅,及竿蝙首施红褥。”③回想过去的经历,高宗不得不暗自庆幸;于是,答谢神灵的感情油然而生。一代理学名家朱熹,就曾对其学生委婉地提到过这位君主堪称“微妙”的心理变化。《朱子语类》卷127:“太上(高宗)出使,时至磁州。磁人不欲其往,谏不从,宗忠简(泽)欲假神以拒之,曰:此有崔府君庙甚灵,可以卜珓,仍其庙有马,能如何。遂入烧香,其马衔车辇等物,塞了去路。宗曰:此可以见神之意矣。遂止不往。后太上感其事,以为车辇是即位之兆。”④
  宋孝宗之与“崔府君”,缘其受孕前已有“托梦”并预示“吉征”,似乎神人之间真有非比寻常的感应。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0:“初,太祖少子秦康惠王生英国公惟宪,惟宪生新兴侯从郁,从郁生华阴侯世将,世将生东头供奉官令譮,令譮生子偁,中进士第。至是,为嘉兴丞。”⑤熊克《中兴小纪》卷2、卷12:“初,艺祖六世孙选之子偁,娶张氏,梦绛衣神人,自言崔府君,拥一羊,谓之曰:以此为识。已而有娠。戊寅,子偁次子生于嘉兴县。是夜,赤光满室,如日正中,子偁以岁在协洽,其属为羊,故字之曰羊。”“上(高祖)以宗室子偁之子,生有圣质,鞠于宫中,赐名瑗,盖默契于崔府君之名也。”⑥难怪后人在追述这段往事的时候,特地在所作诗中,将上尊神与“阜陵”之“潜跃”联系起来。《二十五日,雨中入嘉兴城学中,见鲍仲孚、马新仲二先生。马先生赠羊背皮官酒二瓶,与诸进士共享,作古诗》:“晓憩北丽门,高下望阡陌。曩闻嘉禾生,祯祥照图牒。煌煌宋阜陵,名藩记潜跃。怀哉崔府君,神灵何赫赫!”⑦陈贽《崔府君庙和韵》:“东汉明神护宋都,深宫曾有梦相符。试看殁后昭灵贶,定是生前著显谟。”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