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用风格捕捉“那只燕子”(创作谈)


□ 白 也

  白也,一九八一年生于河南泌阳。原名李碹,笔名”白也”、“笑笑书生”。痴迷汉魂唐魄,何时梦笔生花;不求樽中若下,仗剑行走天涯。曾在《星星诗刊》《文化都市报》《中华读书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各类作品百余篇。

  在长篇小说《天赋》里,纳博科夫用一只“燕子”给读者带来了“菲雅尔塔的春天”一般的温暖、迷醉、梦幻般的感觉:

  有一天傍晚我们两个

  在一座古老的桥上站立,

  我问你,让你告诉我说,

  可会至死记住那只燕子?

  你听了回答:那是当然!

  我们两个是怎样哭泣,

  像生命飞逝一声悲叹……

  到明天、到黄泉、直至永远——

  那一天,在一座古桥的旁边……

  从此,“那只燕子”成了纳博科夫式有关“细节”的著名隐喻。生命里值得记忆的每一个意象、每一个瞬间都可称为“那只燕子”。后来,纳博科夫谈到这首他最喜欢的俄语诗时补充道:“不是任何一种燕子,不是那边的那些燕子,而是轻轻掠过身旁的那只燕子。”

  写作的艺术首先应该将这个世界视作小说来观照。真正的写作是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以套用的,他必须自我作古,用自制的砖头、木料亲手创造一个崭新的天地。细节,也只有细节才能构成一部小说的魅力;风格,也只有风格才能维系一部作品的生命。

  于是,我尝试像孩子一样想象,像侦探一样观察,像哲学家一样思考,像寻宝人一样探索——探索合适的逻辑与形式。所有的努力都指向同一个方向:用一种独特的风格捕捉“那只燕子”,越多越好。

  在《槽糕透顶的休息日》这篇小说里,我捉到了数量可观的“燕子”:公交车上的习惯性坐姿、特殊情景下眼睛的形状变化、似有实无的短信、单身出租屋里的臭味、溅在桌面上的咖啡、记不清面貌的女友、越来越模糊的自己,等等。

  在具体的捕捉行动中,我拒绝了老实、笨拙、肤浅的现实主义(这种写作模式在当前中国仍然大行其道),而采用了现代和后现代主义的一些手法:戏仿、双关、反讽、拼贴,以及科塔萨尔式的幻想和巴塞尔姆式的碎片。我觉得,这些手段更切近“上帝死了”的当代社会。此外如果有人觉得这篇小说“缺少情节和谋篇布局”,我只好用汉德克的话来回复:“我讨厌情节,我本就不是一个擅长耍诡计的人。”我只看重偶然和片断。

  最后我想表达的是:我之所以写作,是因为我发现朋友们读了我的作品之后更喜欢我了:而且,它让我的业余生活变得如此充实和快乐——假如不是诗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用风格捕捉“那只燕子”(创作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