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因为我看不上眼”


徐晓

对话人:韩寒 作家、车手

    徐晓 财新传媒首席文化编辑

  财新:刚刚读完了你最近出版的小说《1988—我想与世界谈谈》,这让我一下子联想起了美国作家克鲁亚克的《在路上》。你怎么看待这两本书在写作背景、内容、人物等方面的区别与关联?

  韩寒:我有一本《在路上》,但我没有读过。其实我不愿意过多地去说自己的新作,让一个作家去解析自己的小说总是特别傻。它应该是空白的,让读者任意评说的。我不能告诉读者你该怎么读,哪里有个什么伏笔,哪里是什么寓意。

  财新:你的小说主要还是年轻人读,但你的博客的关注者更为广泛。有一个学者说,“一千个教授抵不过一个韩寒。”这句话你听说过吗?你个人是什么感受?

  韩寒:呵呵,这只是一个玩笑话。教授中也有非常不错的,就像大学生虽然软弱,但也有猛的,无论如何洗脑都无法改变人类的多样性。你要说开赛车,那自然一万个教授都抵不过我,要说写文章,他们可能未必写得有我好看,但很多教授的书给了我很多启发,无论是正面启发还是反面启发。

  财新:人们经常会拿你和郭敬明相比,你曾说,你对郭敬明没意见,而是对“郭粉”不满,而“韩粉”的素质要好许多。

  韩寒:哈哈哈,我对他和他的读者其实根本无所谓的,他就像隔壁的一个傻孩子。当然,他其实要比我精明很多,我每次回家,看见他站在家门口打弹子,我自然调戏一下。

  财新:大约十年前,你曾被某些媒体称做“叛逆青年”,这些年你又被称做“意见领袖”。你认同这个定义吗?这个转变过程的轨迹是怎样的?

  韩寒:哪有什么意见领袖,我其实希望自己是一个纯粹的作家,甚至艺术家。这么说可能挺装逼,但事实上,在大部分国家,艺术家就是扮演着对公共事务参与和发言的角色。但由于我们特殊的国情,导致你如果对此发言了,是左右不讨好的。向着官方,你就成了五毛党和御用文人,不向着官方,你又往往会变得有些敏感,很多事情会遇到很多阻力。所以大部分国内的作家选择避而远之。参与公共事务不是不务正业,而是大部分男性艺术家的天性使然,这也会帮助他写得更好。

  财新:我注意到,以前你参与几次动静很大的网络争斗,但是近两三年以来,你几乎不再回应更不会挑起纷争,比如前不久围绕李戡(李敖的儿子)的问题,你以“女性全年龄段、70岁以上的老人、20岁以下的孩子”为理由不做正面的回应。为什么?

  韩寒:因为我看不上眼。

  财新:在“我爸是李刚”事件中,有网友失望地说,“韩寒为什么还没出来说话呀?”这种时候你会介意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