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灯笼高悬噶玛岗


□ 扎西尼玛(藏族)

  灯笼火红的舌头舔着黑夜的脸庞。

  噶玛岗悬浮于茫茫宇宙的一段旋转时空。

  有人咳嗽,猫头鹰怪叫。

  空荡山坡上的两只旱獭陷入冥想。比夜色更黑的蚂蚁集体行动,用一粒粒尘土加固自己的家园。

  黑牛毛帐篷鼓荡,白绵羊的咀嚼正香。

  老牧人扎西旺杰的梦境一片寂静:

  阿爸拌好的酥油糌粑,阿妈缝制的羊皮褂子,暴雪、醉酒、秋日的圆月。

  悬崖上的鹰还醒着,它的思绪无边无际,收拢双翅,捏紧两爪,只想把所有的夜色吸进胸腔,只想翱翔在巨大的阳光之上。

  遍布草地的喇叭花张开小嘴,承接夜露,滋润喉咙,酝酿明天的歌唱。

  噶玛岗村庄住在我六楼的窗户里。太阳经过高原的正午,积雪的光芒闪烁在噶玛岗的额头,供我长久地想象和回忆——

  山坡上的院落里投下一杆经幡神性的影子,覆盖了老阿妈手中的紫檀木念珠,她左边的羊羔咀嚼阳光,右边的白杨树枯枝连天。她的眼底清澈、安详。她正平静地面对一生中的又一个冬天。

  噶玛岗村庄住在我心头的一首歌谣里。“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来生,只为今生与你相遇。”明月皎洁,远山寂静,白色小鸟的红唇含满甜蜜的香气。时光流淌,星星的目光滚烫,少年的心头一片灿烂。

  风吹来远山的犬吠,风带来模糊的交谈。风还捎来高轮马车轧过大地的咯吱声。天更黑了,夜更深了,我站在六楼的窗户前看一场透明的霜降。

  最后一枚树叶飘向远方,季节的身子就进入腊月的大门。

  八瓣雪花聚集,铺就洁白大道。一只红狐的步履优雅,当它站在高处,回首张望,它的大眼睛就涌动千娇百媚。

  悠长的歌谣从噶玛岗传来,桑烟把祈福的祝词托举到透明的天空。迎亲的队伍等候在路口,在古老的民俗里且歌且舞。

  一朵黄菊花摇曳在玛尼石堆的缝隙里,多么遥远的守望呀!这金色的心房,储存了足够的温柔和渴望,只等春风捧起它含羞的面庞。

  阳光红色的丝绸包裹了雪山、草原和河流,时光慢了下来,鹰飞慢了下来,牛羊的咀嚼慢了下来,流水的奔跑慢了下来。

  一匹白马驮着十万吨月光和三千颗星星,奔向灯笼高悬的村庄。

  责任编辑 徐海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