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毛的诗(三首)


□ 阿毛

阿毛

阿赫玛托娃的披巾

她们肩上的披巾

都是阿赫玛托娃的:五个A标识

高贵、端庄。矗立在北方

……漫天风雪,和她们一起号啕:

坟里的丈夫,狱中的儿子。

爱情,背叛;祖国,苦难。

但她绝不离开,

一直在俄罗斯的某个窗边

写着《没有主人公的叙事诗》和

《安魂曲》,

为缺失的主人公叙事

为俄罗斯安魂,

也试图安慰自己

千疮百孔的心——

我是无法被安慰的!

祖国之内、屋檐之下,

那么多的苦难、爱与献诗,

共同织成一尊

俄罗斯女神的披巾。

它们肯定不是飞毯,

也早已不是简单的衣饰,

而是标志,

是阿赫玛托娃的俄罗斯标志。

她顽强地活着,

哀悼她年轻时代的朋友们。

那些诗中、画中的披巾就是见证。

我如披上它,

就如同写诗,作画

皆是由衷的颂扬或是纪念。

为玛雅配诗

她曾是一个穷诗人,

也是一个舞者。

但她有了相机之后,

易名“玛雅”(这个佛祖母亲的名

字,印度教中女神的名字)

并改用电影写诗,跳舞:

她给世界写诗,让世界起舞。

爱猫,爱镜子,

花一再变成匕首割破镜子,

这不仅是电影的结局,

也是爱和时间的仪式。

她用单数

给多重、变形的复数下咒语。

看,玛雅,

她一脸无辜地捡着石子,

在电影中,

它们是金属片,

缀在夜幕里。

世界的结局也是破碎的镜子

——而她一张完整的脸,

被纯洁的纱布掩盖着,

它附着疯狂的魂

——她偷走了别人手中的棋子,

带走了男人弄丢的时间。

所以,我们看见的不是死亡,

是永生。

爱上穿风衣的卡夫卡

爱上卡夫卡。

爱上穿风衣、拿着雨伞的卡夫卡。

爱上眼神忧郁、神经质的卡夫卡。

在卡夫卡死去的那个年龄,爱上

一个完整的卡夫卡:

他的小说、日记和书信;

那个著名的“K”和心灵城堡;

订约三次又解约三次的爱情;

他的敏感不安、咯血写字……

满眼灰色的布格拉,

是他灰色的风衣,

裹着暮色、雾气、银行和保险公司

大楼的台阶、

出神的荒诞、写字桌、石子路

和坟墓的石板。

早晨,一只穿风衣的虫子,

替不爱他的父亲

清理他的床和布拉格的街道。

一只单身的虫子,孤独的虫子,

一只害怕家庭形式,进不了城堡,

死于肺痨的虫子,

他托人烧毁的手稿流传下来:

写作是揭示荒诞,是探秘。

现在,我满眼看到的风衣都是灰

色的。

街道、床单、城堡、书卷上

都爬满了K

和不接吻的虫子。

……这归功于卡夫卡的

一双眼睛,一支笔

和他的传记电影让他

穿上的风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阿毛的诗(三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