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想像——创作之旺源


□ 阎连科


如果说谎言在说了一千遍之后会成为真理的话,那么,真理被说了一千遍之后,又会成为什么呢?因为真理是不需要去说一千遍的。真理只要说一遍就可以深入人心了。
“生活是惟一的创作源泉。”这句如同真理的话,已经被我们说到了一千遍,一万遍,为什么还要不断地说呢?之所以要不断地去说,是因为它不是真理,而我们一定要把它当成真理。因为生活是最为重要的创作源泉,而不是惟一的源泉。可种种原因,我们长期以来,一定要把生活当做惟一的创作之源,像一定要把土沃壤肥的丘陵当做崇山峻岭一样,似乎只有崇山峻岭才能长出苍松翠柏,而丘陵、平原却不能生长松树柏树一样。
生活是惟一的创作源泉,不是真理,它只是接近真理,貌似真理。
生活是最为重要的创作源泉,才形似真理,神似真理。
与生活这个创作之源同等重要的还有想像。和生活是最为重要的创作源泉一样,想像也是生活最为重要的创作源泉之一。离开想像,一切生活与实践之源,都不过是一潭死水,宛若一眼旺盛之泉,出生在一片沙漠之中,当它刚刚从地下冒出,就又被沙漠吸收一样,而那一眼泉水,给我们的不是清澈地流动,不是碧蓝的湖水,而是沙漠中的一痕湿渍,一片望梅止渴的遥远而虚幻的林地。一切现实主义、批判现实主义、社会现实主义等等以社会现实、人生现实为要旨的经典作品,无不是以现实为根基,以想像为翅膀的典范之作。托尔斯泰说安娜对卡列宁的背叛是从不喜欢他的耳朵开始的。因为不喜欢自己爱人的耳朵而导致了情感的背叛,这对我们是有趣的,现实的,而对托尔斯泰则是想像的,夸张的;巴尔扎克在描绘高老头临死之前,因为油灯仍然燃烧而不肯闭眼,这对我们是深刻的,实在的,而对他自己,则是夸张的,想像的。堂吉诃德与风车大战,与其说来源于生活,倒不如说来源于塞万提斯飞翔的想像;卡门是一个社会和法律的化外之民,这朵恶之花的土壤是社会的、现实的人生的,而这棵花的每一青枝绿叶,每片叶上的细筋微茎,则都是梅里美想像的结果。阿Q的一言一行,在昨天、在今天、甚或明天,人们去读它时,都不会怀疑它的现实性、生活性、实践性,都会坚信,没有生活之源,就没有阿Q这个长生不老之人。然而,倘若没有鲁迅的想像,哪里会有阿Q临死之前要把一圈划圆的神笔天韵,如果没有诸多的如阿Q死前划圆的天韵神笔,又哪里有《阿Q正传》的传世不朽?
当然,我们可以说安娜于卡列宁的耳朵,高老头与未灭的油灯,卡门于她手上的戒指,堂吉诃德于那旋转不止的风车,阿Q于他死前一心一意要划圆的圈儿,这一切都来源于生活,是生活的提升和总结,是艺术在生活上质的飞跃和发展,是生活这眼泉水,浇灌了这些不朽的花草。甚至可以说,正是生活这惟一的创作源泉培育了经典作品的经典想像。还可以以此来论断、证明,没有生活,就没有这些“高于生活”的神笔天韵,并以此再次明证、论断那条真理:生活是惟一的创作源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