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自然笔记(二题)


□ 杨文丰




根的世界是神奇的。有位植物学家做过这样一个实验:将一棵黑麦栽种在一只大木箱里。到黑麦根系最发达时期,即麦穗在风中扬花之时,拆散大木箱,洗去黑麦根上的泥土,发现这棵黑麦的根系竟含一千四百万条根;这些根连接起来,延绵六百千米,等于北京到锦州的距离;这些根上还有一百五十亿条根毛,倘若根根相接,竟达一万千米,相当于北京到巴黎的距离。
根总是坚定的,也是坚忍的。生存在土地里,尤其是石缝中的根,在我的想象中,肯定会感受到挤(或者还该感谢这挤,成就了根坚定不移的立场),甚至会感受到比那踩死朝圣者的“哭墙”前的人群更挤。在实验室我读过一幅染红的玉米根尖的纵切面照片,那可真是令人心痛的幼嫩,而且娇嫩。我无法想象在如此挤的环境里,孱弱的根是如何呼吸,如何生长。
在根的周围,那拥挤的领域,还是虫豸出没的所在,是没有月光、白云和天空的所在。
春雨润物是寂静的。根的伸展也是寂静的,但这是与凄冷相联的寂静。我曾长夜独居深山,那宽阔无边难奈的寂静,覆盖着你,拥护着你,简直在咬噬你的心。根总是朝土地深处的寂静,深渊般的寂静义无反顾地下扎。
要命的是今天土地深处的根,比远古农业文明时代的根,得额外承受人类“关怀”的污染。树冠上的天空,已不清不明,即便清明时节,纷纷的也不再只有雨,而还多粉尘。想来天上嫦娥的缟素云裳,已改变颜色。仅墨西哥这一个国家,每年向大气中扩散的白色粉尘就达四十三万吨,纷扬如雪。这些“雪花”总要降落苍茫大地。弥漫天空的还有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亚硫酸酐等有害有毒气体。纯洁的雨水遇上它们,就像贞女遭遇了奸污,只能变成酸雨。粤、桂、蜀、黔,已成了中国西南、华南酸雨区,十雨已有九场酸。哪一天这地球之上,还可能五大洲四大洋酸雨同时落,出现“酸雨大会师”,全球飘摇“凄风酸雨”也未可知。这些酸雨,霏霏,滂沱,迷离,最终都会降落了无遮拦、不设防敞开胸怀,对外开放的土地,而侵入根。
根,却总是心甘情愿地、默然地承受着这一切。任凭风吹雨打、任凭王谢堂前燕飞入谁家、任凭天下大势如何分合,任凭黄叶百年是否归根,都心甘情愿地承担着这一切。
何况土地里处处是黑暗,这是根无法逃避的黑暗,是与“黄昏到寺蝙蝠飞”后土地上的夜不同的、不柔软的黑暗,是坚硬如蝙蝠翅膀、如煤层的黑暗,是即便给予你黑色的眼睛,你也无法寻到光明的黑暗,但这又是沉默而宽容的黑暗,如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的黑暗,复杂的黑暗。

根,尽管在黑暗中生活,
尽管所吸收、所向上运输的并非全是土地的精华,
却依然创造了一个绿色的世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