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野草》的“诗心”


□ 汪卫东
内容提要 实证的、象征的和哲学的解读,对走近《野草》都做出重要贡献,但与《野草》的“诗心”,尚有距离。《野草》,不是单篇文章的结集,而是20年代中期陷入第二次绝望的鲁迅生命追问的一个过程,是他穿越致命绝望的一次生命的行动,《野草》中存在一个自成系统的精神世界,《野草》研究的客观性,依赖于对这一精神结构的把握。《野草》的写作,起源于1923年的沉默,此时鲁迅矛盾缠身,积重难返,陷入到自厌与自虐的情结中。进入《野草》,鲁迅试图摆脱矛盾状态,做出最终的抉择,在《野草》中,他把自身的所有矛盾袒露出来,并推向极至,归结为生与死的难题。出生入死的追问却最终发现,所谓矛盾背后的真正自我,并不存在,而就在现实的生存中。通过《野草》,鲁迅终于确立了其后期的反抗式生存。《野草》所显现的由虚无到反抗的艰难挣扎,展示了中国现代转型的痛苦肉身。
  
  一 该拥有怎样的“诗心”,才能与《野草》对话
  
  《野草》,在鲁迅的文本中,是一个特异的存在。在20世纪中国文学中,大概也还没有比《野草》更为幽深诡丽的文本。对《野草》的解读,研究界的前辈与同仁已做出过相当杰出的研究,无论是注疏的还是阐释的、实证的还是象征的、现实的还是哲学的,这些解读,都为我们走近《野草》铺设了道路。实证的史料爬梳、象征的意象阐释、玄学的哲理思辨,似已各展其能,但隐隐的不满依然存在:诸种阐释与《野草》的“诗心”,还有距离。似乎无法首先从方法人手进入这一问题,这不是方法的选择,只是感到:历史参与的绝望化为了鲁迅的“诗”,面对这一丛《野草》,我们该拥有怎样的“诗心”,才能与它真正对话?
  《野草》之为“诗”,不是文体学上的概念,以“散文诗”等来界定《野草》,太偏重文体的界定及文学史的意义。《野草》,与其说是一个写作的文本,或者说是心灵的记录,不如说是20年代中期陷入第二次绝望的鲁迅生命追问的一个过程,是穿越致命绝望的一次生命的行动,它伴随着情感、思想和人格的惊心动魄的挣扎和转换的过程,是一个由哀伤、绝望、挣扎、解脱、欢欣等等组成的复杂的情思世界,又是一个由矛盾、终极悖论、反思、怀疑、解剖、追问、顿悟等等组成的极为沉潜的哲思世界,还有它独特的语言与形式的世界,它不是抒情诗,也不是哲学(或者生命哲学),而是由思、情、言、行、形等结合在一起的精神的和艺术的总体。作为最后绝望中个人危机和个人能量的总爆发,《野草》展现了一个人在断念与决断关头最丰富、最复杂的心理状态,鲁迅的诸多精神奥秘,蕴于其中。《野草》,就是我们走近鲁迅的一条捷径,但恐怕也是最难走的一条道路。
  作为生命追问的一个过程,一次穿越绝望的行动,《野草》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单篇的合集,而是一个整体,《野草》中,存在一个自成系统的精神世界。诸篇的形成,固然或多或少皆可找到一点外在的因由,最直接的,如《(野草)英文译本序》“因……作……”式的自我解释,但即使是最明白的起因,也只能是外在的参考材料,而不能成为<野草>“诗”的主体。对于《野草》,任何外在事件,都是作为一种精神事件,是这些精神事件,而不是外在的某个“本事”,才可能是构成《野草》“诗”的“材料”,起因只是起因,它不能代替《野草》自身的动力,所谓“不能直说”,大概也不能只从外在现实环境找原因,而应进一步在《野草》的精神困境中来理解。实证主义的生平或文本材料的爬梳,是《野草》解读的必由之路,然仅止于此,似终有隔。象征主义的意象阐释,拿来了解诗的工具,这一方法的启用,使《野草》的阐释文学化或诗化,但仅仅意象加实证的结合,其意义阐释还是源于外在的世界,没有进入《野草》自身的意义系统,而且,零散化的象征意象的阐释,如何面对《野草》的“整体”?哲学的解读,充分估量和展示了《野草》的形上旨趣,然而,如果首先从先在的存在、自由、虚无、绝望、选择、决断等生命哲学或存在主义理念出发,作对照式阐释,而不能意识到,《野草》自身就是一个自发的意义场域、一个自成体系的精神系统和表达系统,则再精妙的哲学解读,也就不过证明了,《野草》也达到了西方生命哲学或存在主义哲学的高度,但《野草》自身的意义和价值,又在哪里呢?至于近年出现的近于“索隐式”的解读,在《野草》中搜寻鲁迅的性爱潜意识,也许被视为研究困境中“新的生长点”吧,不过,以完全“形而下”的心态面对《野草》,不仅与《野革》的“诗心”无缘,也与《野草》研究所追求的“客观”无关。
分享:
 
更多关于“《野草》的“诗心””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