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已在远方


□ 葛许越

起飞

“轰——”现在时间,下午十三点四十四分。

内耳道的鼓膜被倏然增强的气压压得瞬间寂静,前排乘客的谈笑声,邻座婴孩的啼哭声,机长平稳而不失磁性的嗓音从广播中纷至沓来,然而此时我却一个音也听不清。

须臾,待飞机滑入云端,周围的乘客才抖抖双腿开始走动。一名空姐凑到空少的耳边呢喃了些什么,少顷,邻座的桌板上便多了一杯麦色的橙汁。

谈及邻座,她是一位马来西亚娘惹,也就是华人与马来人的后裔。一口流利的中文让我实为惊诧,笑起来双颊会有两点温柔甜美的酒窝深深凹陷,非常好看。

我说我来自中国南方的城市,就是飞机起飞的地方,她说她正在环球旅行,遭遇不同的人,邂逅迥异的事,中国是她的第一站,现在即将前往远在他乡的下一站。我笑,问她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勇气携着稚气未脱的婴儿问访全球各地。她也笑。

“丈夫几年前去世了,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没有父亲,于是便冒出了在全球范围内挑选伴侣的想法……”一丝微红在她的双颊间渐渐氤氲开,两点酒窝随着笑容的颤动上下起伏着,像是一对黯然的明星。

我突然想起,现在距离苍穹这么近,应该看得见星空吧。

拉开窗板,外面的世界没有给我惊喜。一缕缕墨色的云烟悄然过隙窗前,黧黑的光线让我误以为是巨大的气压揉碎了我的双眼,冷酷冰凉的气温下,机舱里柔黄的灯光不顾玻璃的阻拦冲入荒野,像是一颗颗散落的珍珠。

本想继续同她聊些什么以便打发漫长的十三小时,却发现她早已昏昏欲睡,小男孩乳白色的手掌轻轻被她攥紧在手心里,柔和的力度让人刹那间有种感同身受的幻觉,薄如刀片的嘴唇微微地一张一合,像是呼唤着远在天边的,爱人的名字。

我再次将视线扭转至窗外。

寻爱旅程么。

天穹依然是一望无尽的黑,像是堕入了野兽的胃。

那么,我又是在寻找什么呢?

你现在,在哪呢?

三栖动物

“本次航班将于半小时后抵达目的地,请各位乘客……”

洁白的云彩从我身旁呼啸而过,以至于说不清,是它们流动的速度太快,还是我们在飞驰。

就像这个世界一般,其实流逝的不是时间,流逝的是我们。

于是,在飞逝之后,我坐在地陪的面包车里,向着天空发愣。

哪一片会是曾今与我擦肩而过的云呢?

那么现在,你知道我在寻找你,怀念你么?

我们之间,究竟是错过了一瞬间还是永远?

地陪先生为了避免尴尬,一路上都滔滔不绝地介绍着法兰克福这座以工业而闻名的城市。他旧居德国,已有七年光景了,目前扎根科隆,但对法兰克福也是了如指掌。

其实说到法兰克福,与德国其他诸如慕尼黑、柏林、科隆这类的旅行胜地相比,确实是小巫见大巫。然而在我们这些外地人眼里,哪怕是一株路边的野花也要赞不绝口一番。说穿了,旅行不过是从自己活腻的地方走到别人活腻的地方去罢了。因此对于我们这种刘姥姥进大观园见着一小洋房都双眼放光的行为,也完全可以理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