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丁荫楠故事:时代的电影诗


□ 徐林正

许多人甚至无法相信《春雨潇潇》《逆光》和《孙中山》《周恩来》《邓小平》这两类影片居然都出自丁荫楠一人之手。作为第四代导演领军人物之一的丁荫楠集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于一身,始终追求风格的空灵和历史的厚重,追求诗意和纪实交融,如在“充满活力的电影诗”《邓小平》中所表达的:邓小平越来越老,共和国越来越年轻。

《孙中山》:气势磅礴的交响诗

1984年,珠江电影制片厂厂长孙长城点名丁荫楠执导影片《孙中山》。孙长城是憋了一口气的。因为1983年,珠影厂出品了影片《廖仲恺》,该片获奖无数,但导演汤晓丹、编剧鲁彦周、主演董行佶等主创几乎都不是珠影的人。务实而好胜的孙长城决定尽可能地使用珠影的班底拍影片《孙中山》。激动万分的丁荫楠“得寸进尺”地提了三个要求:自己请美工师,自己请编剧并参与,想怎么拍就怎么拍。孙长城留给丁荫楠这么一句话:“行,你怎么拍我就怎么支持你!” 丁荫楠故事:时代的电影诗图片1
孙长城说到做到,马上拨款六万美元,作为剧组赴海外考察的经费。丁荫楠和其他主创从广东香山出发,先后赴香港、夏威夷、纽约、日本等当年孙中山活动的地方进行考察。
而此时,珠影厂也有不少怀疑的声音,有人说:“支持丁荫楠拍片等于少盖两栋楼。”孙长城则回曰:“我宁可要一部好片子,不要两栋楼,有了一部好片子,十栋楼都有了。”
很快就要开机了,但编剧组交来的剧本都不符合丁荫楠的要求。丁荫楠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整整五十天,终于写出了电影工作台本。谈起那段时间,丁荫楠说:“读完厚厚的有关孙中山的历史资料后,许多事件和人物都记不大清楚了,但一种直想大哭一场的悲怆感,却紧紧地攫住了我的心。”于是,丁荫楠写下了影片开头的一段旁白:“历史本身是真实而具体的。可是在我的眼睛里,它只是一个朦胧的幻觉,是人们凭借着想象和感觉,所引发出来的激情。”这就是丁荫楠要在《孙中山》中表达的。
在拍摄过程中,丁荫楠顺便找到了200万元的投资,当他兴冲冲把这个消息告诉孙长城时,没想到孙长城说:“谁叫你去找钱了,你是管花钱的。不用你管钱,你就管集中精力把片子拍好!”其实孙长城也在为钱奔忙,却透露给丁荫楠这样一个信息:“为了保证艺术质量,可以不惜血本。”
孙中山总统就职时,南京人民专门搭建了一座彩牌楼来欢迎孙中山。拍摄“总统就职”一场戏时,剧组用半个月近两万元专门搭建了一座彩牌楼。没想到实拍时因烟花火星而起火。大火熄灭后,大家围着丁荫楠:“怎么办?”有人建议:“凑合着拍吧。”因为重搭牌楼不仅费时费钱,而且每耽误一天光剧组人员的花费就要数千元。但丁荫楠当机立断:“重新搭建牌楼,我不信这场戏就拍不下来。”
还有一场4000名群众演员参与送葬的“黄浦告别”戏,一切都准备就绪了,但开拍前突然发现准备的现场条幅标语是红字。丁荫楠马上决定,暂停拍摄,重新制作标语,把红字换成黑字。这么一变色,又花掉了一大笔钱。
这些钱没有白花。丁荫楠几乎毫无顾忌地挥洒着作为电影诗人的豪情,使之成为一部气势磅礴、撼人心魄的交响诗。丁荫楠说:“如果你熟悉这段历史,请不要按照历史去看这部电影,假若你不熟悉这段历史,那就请你当作历史去看,因为这是我心中的历史。”
《孙中山》先后获得1987年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以及最佳导演奖等八项大奖,另外还获得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和广电部1986—1987年优秀影片奖。电影学者倪震认为,《孙中山》史诗风格不仅使丁荫楠个人电影创作翻开了新的一页,也使中国传记历史片的形式探索,打开了一个另类的领域。回顾这部影片,丁荫楠说:“《孙中山》是我第一部全部想清楚再拍的影片。”导演陈怀皑对谢晋说:“《芙蓉镇》我能拍,也许我拍得不如你好,但《孙中山》我拍不了,我没有那样的思维。”

《春雨潇潇》与《周恩来》

1979年,丁荫楠和胡柄榴联合执导了影片《春雨潇潇》,这是丁荫楠第一次联合执导影片。执导之初,厂里许多人根本不看好他,甚至说:“不要说拍,能把胶片接上就不错了。”但丁荫楠感觉到,23年来的学习、实践就是为独立执导故事片而准备的。
影片《春雨潇潇》以1976年“天安门事件”为背景,通过一个蒙难青年的流亡故事,描绘了“四·五”运动在人民心中引起的深切共鸣和巨大回响。在这部影片里,丁荫楠有一个大胆的构想,“让‘潇潇春雨’的造型贯穿全片,这部影片的样式应该是抒情正剧,而春雨潇潇,隐喻着愁情哀愫,又孕育着万物生机,正和剧本的主题、情节、政治背景相呼应”。影片所有的镜头都在阴雨天气拍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