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特殊的人和事不请自到(对话)



  王春林:据我所知,你小说写作的时间也不是很长,能够获得赵树理文学奖,又能够有小说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这些刊物选载,是很不容易的。可以说,你已经是一个思想艺术风格相对成熟的作家了。你的基本创作经历是怎么样的?
  小岸:写小说以前,我写过诗歌和散文,在报刊杂志零星发表过豆腐块,写的诗还曾得过一个全国性诗歌大奖赛的三等奖,那是1994年。现在想想,也不简单呢,呵呵。
  王春林:要是一直写下去,没准就成诗人了。
  小岸:不会,肯定不会的,写诗是靠天赋的,我缺乏那种天赋。我觉得写诗不仅需要灵性,更需要激情,真正的诗人七老八十都激情澎湃,而我呢,青春期一过,就丧失了那种热情。后来,经历了婚姻,有了孩子,生活发生了许多变化,差不多有六七年的时间远离了文学,一字未写。重新步入这个领域,是在2002年。那年,《娘子关》杂志刊发了我的小说处女作《浮尘》,从那以后,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写作。
  王春林:我觉得,你的小说创作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特别善于描写表达男女之间的情感故事,尤其是对于女性心理的琢磨与把握十分到位,比如《半个夏天》中的小莲,你对她的把握与描写差不多已经到了一种惟妙惟肖出神入化的地步。不知道这与你自己的性别有无关系?
  小岸:你说得对,这肯定和我的性别有关系。如果主人公是女性,我在把握其心理的时候,就会得心应手,反之,如果写男人,就不由缩手缩脚。我写过一个短篇《人生一种》,主人公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为了更紧地贴近这个人物,我特意使用了第一人称,可是,仍然力不从心。好像一直想要抓住他,可他总是飘忽不定,抓不住,就是这种感觉。优秀的作家是可以跨越这种性别局限的,但我还不行。
  王春林:我注意到,除了透视表现男女情感的小说之外,你还在努力不断地拓宽着自己的创作格局,比如,你的短篇小说《黑水河》、《夏夜的微风》就可以被看做是底层叙事的作品。可以谈谈你的创作动机吗?如果可能,还想请你谈谈对于底层叙事的自我认识。
  小岸:其实我还写过一个中篇《夏丽英》,那也是一个底层叙事的作品,相对你提到的这两篇,我更喜欢《夏丽英》。夏丽英是一名女工,先是经历了初恋的失败,结婚不久丈夫进了监狱,之后,她单独抚养孩子,在下岗、失业、衣食无着的困境中挣扎。好不容易盼着丈夫出狱了,却又有了外遇……她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波折,却依然坚强,乐观。不幸的是,她在最后患上了癌症。我觉得这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这么残酷。我愿意把视角投射到这些卑微的小人物身上,给他们以关注和同情。《半个夏天》也是这样,表面看,它是一个情窦初开的故事,事实上,我试图表达一种对立,两个阶层的对立,这种对立看上去是温文尔雅的,其实却是尖锐的,不可调和的。小莲和彭思阳永远都不可能走到一起。
  王春林:你的中篇小说《卡》,构思非常巧妙,一张银行卡如同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陆续在几个人手里传递,就像一个黑色幽默,结果也出人意料,你是怎么想到写它的?
分享:
 
更多关于“特殊的人和事不请自到(对话)”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