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泪湿眉睫


□ 图尔逊江·穆'默德(维吾尔族) 苏德新 译

  图尔逊江·穆罕默德(维吾尔族)

  苏德新译

  穆纳瓦尔刚忙完手头的工作,伫立窗前,仰望深秋的天空出神。这时,电话铃突然响了。“喂!你好,你是穆纳瓦尔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打电话的女人声音是那么熟悉,可是,又想不起她是谁来。“我就是,你是……”

  “我是阿迪莱啊!”穆纳瓦尔眼前一亮,在她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警校的同学阿迪莱圆圆的脸蛋。她们已经多年未见面了。

  “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苏勒坦麻扎。”她回答说,“那你稍等等,要不了五分钟我就赶到了。”穆纳瓦尔挂了电话,飞陕地冲出办公室。她到路口打了个的,正如她自己说的那样,五分钟内便赶到了城郊的苏勒坦麻扎。

  “你出门前咋不给我打个电话呢?”穆纳瓦尔对她说。

  “我原想一个人悄悄出来,谁也不让知道,给萨比尔上个坟就回去。可是,我怎么也找不到他的坟了,所以只有麻烦你了…一”

  “那你也不能干呆在这里呜呜地哭呀。”

  “这么说,我岂不就是提着水桶到渠里打水,又空提着个水桶回去啦?”阿迪莱摇着头说,“真是的,如果能找到他弟弟杰乌兰的电话号码该多好啊。”

  一听说杰乌兰的名字,穆纳瓦尔的脑子就像换了电池的收音机响(想)起来了。

  “我知道他的电话号码,”咋没想到他呢,“他现在和我在一个所里工作。你等等,我这就叫他来。”

  穆纳瓦尔掏出手机。“喂,你是杰乌兰吗?我是户籍科的穆纳瓦尔,嗯,如果你不忙的话,赶快到苏勒坦麻扎来一趟好吗?嗯,那就快点儿吧。”

  车终于来了,车上下来一个身材高大的人。在她眼里,看到从车上下来的不是杰乌兰,而是他的哥哥萨比尔。兄弟俩长得竞一模一样。

  “杰乌兰,”穆纳瓦尔轻声说,“你先把我们领到萨比尔的坟前去吧。”杰乌兰点点头,他们沿着坟冢边的小路——长满自生自灭的骆驼刺和白刺丛——走着。绕过一段小路后,在一座红柳遮掩下的坟冢前停下了。枝繁叶茂的红柳,粉艳艳的碎花散发出阵阵清香,零零碎碎长出的芦苇叶子也发黄了。坟冢上方的木架歪到了一边,坟头的定向杆也快要倒了^阿迪莱哭泣着跪倒在坟前,失声痛哭起来。

  “原谅我萨比尔,这么多年了,我没来看你,没来给你上坟。这不是我的本意,只因路途遥远,加上生活所迫,我确实是无奈啊萨比尔。也许,我的无奈,你的灵魂也看到了吧。我来这里,不是洗净我自己,而是来看你孤独的灵魂,萨比尔。我知道你想我了,所以,每天你都来到我的梦里,来吧,那就让你安息的灵魂拥抱我吧!我就在你身边,看到我了吗?我渴望着你的灵魂。把我搂进你的怀里吧!亲爱的萨比尔,把我带到你身边去吧!”

  阿迪莱围着坟墓转了一圈,捡拾着散落在地上的苇叶,不知从哪里刮来的纸屑,在太阳的暴晒下已经风化了的塑料袋。她认真地捡拾着这些垃圾,她的每个动作都渗透着对萨比尔的怀念之情。她环坟墓转了几圈,把所有的垃圾都捡拾了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