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田禾诗选


□ 田 禾

  土 碗
  
  土碗里盛满米饭
  农民端在手里
  生命随着一碗米饭
  而延续下来
  
  土碗里没有米饭了
  吃饭的人
  也永远不再吃饭了
  土碗倒扣过来
  就变成了
  一个农民的土坟
  
  简 略
  
  乡村简略到一个村庄,村庄简略到一座房子
  房子简略到石头砌成的小屋
  小屋简略到麦秸秆编织的门
  家简略到一个人一口缸一双筷子一只碗一头
  驮水的驴子和仅够一个人睡觉的床
  日子简略到一日两顿,一顿一碟腌萝卜
  炖土豆和三杯小酒
  言语简略到见人一笑
  一件黑棉袄一条灰裤子和一双旧布鞋
  套着两只黑乎乎的脚
  身份简略到只有姓氏。锅和碗
  简略到三天洗一次
  脚、手、身体简略到半年洗一次
  他简略到不能再简略了
  简略到几乎无助,几近虚无
  
  买早点的民工
  
  天在下雨。工地停工
  民工睡了一回懒觉
  九点起床,如厕,洗漱。想吃早点
  找了两枚硬币出了工棚
  
  早点摊要穿过一条S型的街巷
  巷口跪着一位七十岁的白发老人
  一只手抓着旁边的黑布袋
  另一只手撑在地上
  老人脸色蜡黄,像半截陶俑
  
  民工走着走着就停住了脚步
  他的腿突然软了一下
  这个冻得浑身发抖的老人
  像跪着的冰雪。民工心生怜悯
  把手心里快要攥出汗水的两枚硬币
  轻轻放进老人面前的搪瓷碗里
  转身融入街巷之中
  
  乡 亲
  
  这些我乡下的亲人
  是我在南亩上耕种的老叔在毒日
  头下拉车的小哥在水乡里采
  莲的九妹在大清河淘米洗衣
  的四姐在院子里唤鸡吆鹅的
  大妈大婶
  是我砍高粱捆稻草晒干薯挑大粪
  搓草绳挖地瓜锄地垦荒插秧
  打豆割麦扬场排灌清淤推碾
  拉磨放羊赶驴一边咳嗽一边
  哮喘一边劳动的乡亲
  是我稻场上打麦稻场上睡水塘里
  养鱼塘边上睡菜地里种瓜菜
  地里睡着半山坡上放羊半山坡
  上躺过着半人半鬼生活的乡亲
  是我住着矮矮的平房烧着低低的
  土灶穿着褪色的棉袄搓着坚
  硬的玉米挑着沉重的柴担咽
  着粗糙的杂粮流汗受累吃苦
  但从不叫穷不叫累也不叫苦
  的乡亲
  是我一代又一代在这块土地上生
  在这块土地上死在这块土地
  上耕耘在这块土地上收获
  分得像土地善良得像土地朴
  实得像土地卑微得像土地的
  乡亲
  是我生了牛犊子生了小猪娃生了
  羊羔生了小马驹跟生了儿子
  生了孙子生了皇帝一样高兴
  一样喜悦的乡亲
  是我死了老牛死了头母猪死了
  头骡子死了头毛驴死了小猫
  小狗跟死了老爹死了老妈一
  样伤心一样疼痛的乡亲
  是我男人呆在家里闲着就骂男人
  男人离开家了又想男人半夜
  里躲在床头偷偷抹眼泪时不
  时抱着枕头失声痛苦的乡亲
  是我高兴时就疼老婆爱老婆抱老
  婆亲老婆吻老婆烦恼时就吼
  老婆怨老婆骂老婆打老婆把
  气出在老婆身上把老婆当出
  气筒的乡亲
  是我大把流汗大嗓门说话大碗喝
  酒大块吃肉穷得痛快穷得大
  方穷得豪爽赚不了大钱却又
  喜欢大把大把花钱的乡亲
  
  乡亲啊
  我江南藕荷深处的亲人
  
  父亲的咳嗽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