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都赋》的创作与东汉前期的政治趋向


□ 陈 君

  内容提要 班固《两都赋》与《汉书·礼乐志》的思想颇多会通之处,根据《礼乐志》中班固的议论及其倾向,可以判断《两都赋》的写作时代当在章帝时期。《两都赋》所取得的文学成就,与它对西汉文学的综合取法密不可分,显示了班固作为一代文学大家的魄力和才华,也昭示着东汉文学广采博综的发展路向。《两都赋》的思想主旨是赞美东都的礼乐、教化,重在文治而非武功,反映了东汉前期军事退守与兴复礼乐两大政治文化思潮。
  
  作为《文选》的开篇之作,班固的《两都赋》在辞赋发展史上具有无可替代的地位,一直受到历代学者的重视,评论和研究代不乏人。表面看来似乎已是题无剩义,但一些关键问题如该赋的创作时代等,由于缺乏坚实的文献证据,大家仍然没有取得一致意见。笔者在阅读《汉书·礼乐志》的过程中,感觉到《礼乐志》与《两都赋》的思想颇多会通之处,尤其是其中班固所发的议论,对判定《两都赋》的写作时代有重要意义。本文拟以《两都赋》创作时代的讨论为基础,结合东汉前期政治文化思潮的变迁,对《两都赋》的文学和思想价值作一新的审视。
  
  一 从《汉书·礼乐志》看《两都赋》的时代
  
  关于《两都赋》的写作年代,前人作过许多研究,意见不一。一般认为该赋创作于明帝永平年间,如陆侃如先生系在永平九年(66),刘跃进先生注意到《东都赋》有“遂绥哀牢、开永昌”两句,而此事发生在永平十二年(69),于是将《两都赋》的时代定于永平十二年(69)之后;也有研究者表达了不同的意见,如赵逵夫先生认为班固在明帝永平、章帝建初年间忙于编撰《汉书》。无暇作赋,《两都赋》应作于章帝元和年间。综合以上诸家意见,不难看出基本的分歧在于《两都赋》作于明帝时期还是章帝时期。笔者认为《两都赋》应作于章帝时期。
  我们先来看《汉书》卷二十二《礼乐志》里的一段话:
  世祖受命中兴,拨乱反正,改定京师于土中。即位三十年,四夷宾服,百姓家给,政教清明,乃营立明堂、辟雍。显宗即位,躬行其礼,宗祀光武皇帝于明堂,养三老五更于辟雍,威仪既美矣。然德化未流洽者,礼乐未具,群下无所诵说,而庠序尚未设之故也。这段话描述了东汉光武帝与明帝两个阶段的时代特征——光武帝“受命中兴,拨乱反正”,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任务,明帝则“躬行其札”,威仪盛美,也实现了自己的政治使命。但班固对现实状况仍表示不满,在他看来,礼乐具备、庠序设立、德化流洽、群下颂说等太平景象,还是明帝尚未实现的政治理想。我们知道,《汉书》成于章帝建初七年,班固在《礼乐志》中所发的议论,显然是对章帝有所寄心的表示。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东都赋》在建武之治、永平之事后所描写的内容,完全呈现出另外一幅图景,表明此时汉朝已经实现了“庠序礼乐之教化”的政治理想。赋云:
  于是圣上睹万方之欢娱,又沐浴于膏泽,惧其侈心之将萌,而怠于东作也,乃申旧章,下明诏。命有司,班宪度。昭节俭,示太素。去后宫之丽饰,损乘舆之服御。抑工商之淫业,兴农桑之盛务。遂令海内弃末而反本,背伪而归真。女修织纴,男务耕耘。器用陶匏,服尚素玄。耻纤靡而不服,贱奇丽而弗珍。捐金于山,沈珠于渊。于是百姓涤瑕荡秽,而镜至清,形神寂漠,耳目弗营。嗜欲之源灭,廉耻之心生。莫不优游而自得,玉润而金声。是以四海之内,学校如林,庠序盈门。献酬交错,俎豆莘莘。下舞上歌,蹈德咏仁。登降饫宴之礼既毕,因相与嗟叹玄德,谠言弘说。成含和而吐气,颂曰:盛哉乎斯世!这段话的前一部分,从“于是圣上睹万方之欢娱”到“玉润而金声”,正是《汉书·礼乐志》所谓“德化流洽”的具体表现。其中,从开头到“遂令海内弃末而反本,背伪而归真”一段,又与章帝建初年间的政策相合。《后汉书》卷三《章帝纪》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