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位传奇女作家的跨国采访


□ 张雅文

一位传奇女作家的跨国采访

      张雅文

    她出生在只有一户人家山沟里,只读过五年书,十五岁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从家里偷走户口和行李,跑到体工队当了一名专业速滑运动员。在她三十五岁最痛苦、最彷徨的时候,丈夫的一句玩笑,使她把后半生的赌注全部押在文学的赌桌上,玩命地赌起文学来。她不会一句外语,却独闯俄罗斯、乌克兰、欧洲、韩国,连车臣都去过,从而推出一部又一部颇具影响的国际题材作品。她屡经生死磨难,却对文学一直痴心不改。
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著名女作家,到底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

寻访韩国总统的中国御医

不放过任何机会
事情发生在1994年夏天……
当代》杂志发表那篇报告文学“为了揭开人类抗衰老之谜”之后,我收到许多读者来信,不少人想跟俄籍华人姜堪政合作“场导机”项目。有的专程从新疆、山东跑到佳木斯来找我,要我帮他们办理赴俄考察手续。于是,我托人找关系帮他们办签证,担着风险给他们当担保人……
在这些人中,有—个姓高的烟台人最为积极。他多次给我打来电话,说他是英国某公司的中方代理人,对“场导机”很感兴趣,让我把姜堪政请到北京来洽谈合作问题。我和高某在电话里达成协议,我负责把姜堪政请来北京,他负责承担5千元的费用。他满口答应:“没问题,这点钱小事一桩!”
于是,我邀请姜堪政来到北京。
8月28日晚间11点30分,我在北京黑龙江宾馆正准备休息,忽然接到高某打来的电话,说他刚从香港飞到北京,要立刻见我。我只好穿上衣服跑下楼去。
在宾馆大厅里,只见一位长得又矮又黑、头发稀得连天灵盖都盖不住、面部神经麻痹的男人,身着一套劣质米色西装,手拎一只旧密码箱,匆匆忙忙地走进门来。看到这副尊容,我心里顿生疑惑:这人能是英方代理商吗?可转而又告诫自己:不要以貌取人……
就在我疑惑之际,高某开口了。
“对不起,张女士,我下飞机时钱包被人偷了,所以来晚了!”
我并没有多想,还为他惋惜了一番。接下来,他说他认识一位旅韩华侨韩晟昊博士,说韩博士曾给韩国几任总统当过保健医,是打开中韩通道的秘密使者。他说可以通过韩博士来投资姜堪政的“场导机”项目……
第二天,高某与姜堪政的洽谈很成功,双方签署了合作意向书。之后,高某让我等他电话,说要带我去见韩博士的儿子。我从下午1点一直等到晚间11点40分,高某终于打来电话,却是满嘴醉话:“张女士,你……猜我是谁?”
我说:“你不是高先生吗?”
“不对!你猜我是谁?你猜我是谁?”他一连问我好几遍。
我问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说:“我是国际大骗子!”
听到这句酒后真言,我脑袋“嗡”的一声,不禁大吃一惊,忙问了一句:“你谁都骗吗?”
“对,谁都骗!”
我顿时哑言了。
这时,他却话锋一转:“你知道我为什么想接触你吗?”
“不知道!”
“我是想利用你这支笔……”
在以往的通话中,他曾经流露过,说他的一生很坎坷,希望有人能写写他。但我从不充当这种“御用”文人,也就没搭茬儿。接下来,他的话就更离谱了,说他第一次见到我就觉得我这人气质好,说他要没有老婆就让我离婚,他娶我……
简直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
我厉声打断了他:“高先生,请你自重点!希望你能兑现诺言,关于这次来京的费用,你什么时候付给我?”我不得不想到最实际的问题了。
他说:“明天上午9点,我准时到你那里!”
“我希望你能言而有信!”
电话挂了,我如同吞了一只苍蝇,不禁担心起他所承诺的5千元费用问题。
果然未出我所料,第二天上午9点刚过,宾馆服务员送来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张雅文女士,我为你的事东奔西跑,你却说我是国际大骗子,我不能与你共事了!”
你说这家伙,明明他自称是国际大骗子,反倒栽赃到我头上了。可是毫无办法,只能认倒霉,这么大个北京,我上哪儿找他去?再说,也没那个时间,南京一家公司还邀我带姜堪政去洽谈合作问题呢。
可我带来的几千元钱,买完两张去南京的机票仅剩下50元,连机场都去不了。恰在这时,一位在大学任教的读者王依媛女士来拜访我,目睹了我的狼狈,请我到她家里做客,临走,硬塞给我200元钱,这才帮我解了燃眉之急。
还好,南京那家公司向我支付了差旅费。
分享:
 
摘自:十月 2006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