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医院


□ 于燕青

  有时.这里更像一片麦场。这里的一些人,他们的脸上或画着红色十字,或步履蹒跚,已经丧失了作为人的某些功能。他们都是被某一场大风吹到这里来的.他们本来在另一些地方走.他们走着走着,就被风带到了这里,像连连落地的麦穗。风是命运的镰刀。最怕听这风携带着新生儿的破啼搅动一地黄叶,这天地间的急管慢弦里.你细听,就能听出生与死相撞的脚步,那是死者给生者让路,是落叶和那个人踩着同一韵脚,做伴去了活着的人没去过的地方,是悲是喜,落叶不说,那人也不说,在岁月的深井里守口如瓶。

  “晚霞映照西山,月亮已升在东方,是谁还穿着白色的衣裳,站立在窗前轻轻放下了窗帘,啊,是你呀,我们亲爱的护士值班在病房……”我一定是受了这首老歌的诱惑,还有,老电影里王晓棠扮演的护士,翩若惊鸿。还有故事里漂亮的女特务似乎都和医院有关。够了,这些塞壬的歌声把我的命运引入歧途,待我深入它的腹地.发现优雅与绮丽只是海市蜃楼,我脆弱的神经其实不适应那里的鲜血,疼痛,死亡。

  一个明媚的夏日.我第一次目睹了死亡的过程。那时我是一名化验员,我端着采血盘来到病房.来不及为他采血,实际上是不需要了。他约40岁.一副穷困潦倒的模样,从他的嘴里有一丝血流绵延而出,医生无能为力地摆摆手退下。渐渐地血流越来越粗,越来越急,呈喷涌状。他的母亲先是拿碗接,再是痰盂。她的哭声也由丝线般嘤嘤的,直至嚎啕大哭。把他带到这个世界的女人,又把他送出了这个世界,她看足了他的成长。生命的完整在亲人眼里是大悲哀。此刻,病房窗外能看见开到绚烂的美人蕉.炽热的阳光让蝶翅的扇动也变得懒洋洋了,这一墙之隔,并没有隔断恸哭与蝉鸣的合奏.花香与药味的渗透。此后,我所看到的美人蕉总是散发着死亡的气息,此后,我很难再把光明与黑暗、爱与孤独完全剥离开来。

  死者隔壁床是一个自杀未遂的女人,这个从死到生逆向生长的女人,身上插满了导管。她疲惫的眼神落在死者身上,我不知道她是羡慕方才的谢幕还是感到自己活着的幸运。生命的驿站没有回程票,她只是在那个黑漆漆的门口徘徊了一下。我常常看到喝农药的农妇被送到这里。最渴望生的人和最渴望死的人都在这里汇合了。

  这里.更多的人被困于生和死之间,从一种常态到一种非常态。当肉体之痛使得生活的神经打了结,就必须到这里解开。有些乱结很难解.结与劫同音,包含了暗示。那个轮椅上骨瘦如柴的人.淡漠的表情明示了他坐轮椅的资深.黑铁一般的时间里,他是怎么度过?他是那么昀年轻20岁左右,他有时被另两个年轻人推过阴霾的病房走廊去晒太阳。长久的病榻生活使他苍白的肌肤如病房的墙壁。我后来知道了他背后的故事,那三个年轻人是同一村子的农民,那时.除了地富反坏右都是民兵,就那么一穷二白的农村.硬是怕地富反坏右破坏了,每天夜里民兵轮流站岗保卫社会主义新农村。交接岗.那两个人中的一个,对着他放了一枪,原本是开玩笑,以为是空枪。没想里面有子弹,一枪就打到要害,下身瘫废。这是怎样的大不幸?最灿烂的年龄,忽然被限制在一把椅子上。

  那两个肇事者也成了倒霉蛋,从精神上、体力上、物力上都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而这代价将随着受害者的生命,绵绵无尽期。有一天,他们恐怖的话让我大吃一惊:“这样下去,我们会被拖死.还不如当初一枪打死他,去坐几年牢。那样他好受,我们也好受……”我不知道该谴责还是沉默,但我知道理性往往包含着残酷.人道往往包含着不人道.这矛盾恐怕要永远困惑着人类。我不知道轮椅上的人是想死还是想活,他古堡幽灵般的脸上,一双眼睛像从未亮过的灯,让我心痛。倘若,这苦难能置换,那两人也是不愿意的吧?将心比心,人非经历大苦难也难有大爱心。那个轮椅上的人能否饶恕他们?大爱和大赦都不是容易的。

  我的母亲是一个常常抵达这里的人。母亲原在青岛化工学院工作,那天,她正在参加全市工作积极分子大会,会议厅的壁橱里放着大炼钢铁时挖出的炮弹壳,会议休息期间,一位参会人员把它从壁橱里拿出来把玩.耍杂技似的将炮弹壳一次次抛向空中,失手落到地上,一声巨响表明它不是一个普通的自由落体.这颗臭弹,在该响的时候喑哑了,在不该响的时候却耐不住寂寞.会议厅的地面和天花板都被它搬走了。死伤多人,一个弹片飞进母亲的手臂,卡在大血管里,于是,她被送到医院。母亲说她倒下的那一刻像在梦中.几个小时的大手术.医生还是没能将那块卡在我母亲血管上的弹片清除.至今它还安然无恙地呆在我母亲的身体里。

  与此同时.厦门大嶝岛几百公里长的海岸线,密集的炮弹一起射向金门岛,震惊世界的823炮战正在激烈的进行中。当通信员把电报呈给父亲时,父亲正巧也在医院,在厦门的一家医院,父亲没有负伤,负伤的是一名话务兵。那时.父亲是驻扎厦门大嶝岛炮兵营的教导员,小话务兵被金门的国民党兵发射的炮弹击中,最终抢救无效。父亲痛心地说,那么年轻,那么帅的小伙子转眼工夫没了。父亲回母亲的电报说,我在前线没有挂彩,你却在后方负伤。我出生时母亲的身体更虚弱了.于是.我被寄养在乡下姥姥家。

分享:
 
更多关于“在医院”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