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星使用的界限


□ 郑洞天

明星使用的界限
郑洞天

每个生命个体都有不可逾越的局限,即便是史上那些被称为“千面人”的演员,仔细分析他们一生扮演过的角色,其实并没有脱离某种基本性格和某类基本表演方法。

听到梁朝伟辞演《赤壁》的消息,我长舒了一口气,尽管这部期待中的巨制可能会因为没有了他演的诸葛亮而留下某些遗憾,但我无论如何不能想象他跟那位身高一米七四的小乔出现在同一幅画面时,还能保持那么美丽的忧郁。
世上的事,越遭人待见,就越不可由着性子撒欢儿。比如明星是电影票房的保证,喜欢明星就不愿意他们的光芒如彗星般稍纵即逝,对于有些最爱,恨不得他们是常青树永远看不烦。但是怎么能相对长久地保持艺术生命的持续,作为演员,有太多的因素比他们本人还能左右这一点。不说创作以外的,单就拍电影而言,上多少戏?上什么戏?跟谁一起上戏?在大多数情况下,主动权都不在他手里,于是一个成熟的行业机制,使用明星必有一些规则。
去看《姨妈的后现代生活》首先是因为导演。许鞍华导演跟明星的合作,从当年《胡越的故事》里发哥出道,到《女人四十》让行将淡出的肖芳芳当上柏林影后,后来《男人四十》里还让梅艳芳托衬着张学友演技上了一个台阶,这回凑了一台经验丰富的老搭档,应该驾轻就熟,兴味盎然。没有料到,整个观影的过程反被明星搅得心神不宁,由于故事是一截截的,事先知道都有谁谁将要出场,我们很难全身心地消受剧情,总好像在等待下一位又会怎样亮相;更要命的是,看着看着,那些熟悉的演员渐渐地一个个陌生了起来,以我的职业感觉,在那些“什么场面没见过”的脸上时隐时现出一种不自信,而当他们刻意地用一些强化的外在姿态去掩饰的时候,这种来自内心深处的隐秘,偏偏更明显地浮现了出来。

明星规则的第一条就是“悠着使”。由于明星的片酬在制片成本里占的比例较高,核算一下投入产出,通常一部影片请得起的明星有限,用的得当,一两位足以发挥效应,同时又为市场的结构性繁荣留出了余地,这种自律,在财大气粗的好莱坞也概莫能外,而且形成一套机制,成为行业生生不息的法宝之一。不知是因为我们的明星荟萃两岸三地,还是据说“单枪匹马难以通吃市场”,国产大片(包括一两千万的中型片)的明星阵容,从《英雄》开局就定员在四位以上,几年间大拨哄下来,海外效应没见持续增长,本土观众的胃口却吊上去了。不谙规则的代价,已见端倪的是95%常规影片与明星绝缘,因而也基本失去了市场份额的占有,仅存的大片表面上票房高走,细算帐同比利润却在下滑,制片规模骑虎难下,投资者越来越孤家寡人。’06年此类恶性竞争愈演愈烈,仅仅三部大片就几乎瓜分了眼下有票房号召力的全部华人明星,其中每一拨阵容,假如摊开来各占档期,甚至拆散了各自为战,也许都能够风光无限,然而擂台叫板式的相互掣肘,结果不仅是票房大幅低于预期,潜在的伤害还可能带来明星的贬值。《姨妈》的阵势虽然没有那么邪乎,但一个迫近现实的小人物生存故事,以导演的老到功力,本来大可不必也跟上明星扎堆的流行风,如果理由是市场所逼不得已而为之,那么连中等成本的制作也都这样做,其后果不是更加剧了市场的非理性吗?
借重明星的第二条就是“不能强拧”,千万不可以为,既然观众喜欢,让他们演什么、怎么演都成。在艺术创造领域里,每个生命个体都有不可逾越的局限,即便是史上那些被称为“千面人”的演员,仔细分析他们一生扮演过的角色,其实并没有脱离某种基本性格和某类基本表演方法。那些被演员们尊崇的导演,能让一个大明星一辈子演绎相似角色而心甘情愿,比如马丁·斯科西斯片中的杰克·尼科尔森,黑泽明手中的三船敏郎;同样重要的还有配对和搭档,一部影片就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和谐一体的演员组合,就像他们扮演的人物与生俱来就在同一个时空下活着。在《姨妈》里,且不说周润发刚出场对不上口型的假唱和赵薇那口勉为其难的东北话给他们带来的尴尬,也不说高娃心里觉得不对劲儿而又要强演的那场出格的红毛衣跳水;我最纳闷的是,既然几位主角都没有上海生活的亲身体验,本来也许能营造出一个只属于本片的想象的上海,为什么还要大老远请来一位地道的老上海卢燕,结果,唯恐“不像”的明星们各顾各地演成了一群稀奇古怪的上海人。我不敢说本片票房的不如预期跟这些有多少关系,但入行以来,我始终信奉也传授一个准则,一部影片完成之后,观众所有的不满足,问题都出在导演。
老话里有一种罪孽叫“暴殄天物”。从某种意义上说,明星是上天赐与的精灵,为了他们带给世间的欢乐,让我们对他们少一点压力,多一点珍爱吧。

责任编辑/辛加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