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分房


□ 李立泰

  局里盖好宿舍楼有几年啦。同志们住在平房里,望新楼兴叹。好几位局长想把楼分下去,没分成。

  盖楼的局长,没分成。他不是不想分,其实刚研究分楼的办法。关于工龄,本局工龄,外单位工龄。职务、职称、级别、非领导职务。夫妇双方工作情况。身份是干部啊,农民啊,工人啊,聘任制干部啊,以工代干啊,还是临干啊。是局机关的,还是下属事业单位的,还是下属自收自支事业单位的,还是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的等等。中国国情在局里都充分体现了。

  分房方案正研究的时候,同志们意见分歧正大的时候,局长正一筹莫展的时候,难得局长唉声叹气的时候,分不下去楼也显得自己没本事,无能的时候。也就是这时候形势突然有了转机。

  县委研究叫局长离岗。刚一听说离岗,局长心里咯噔疼了一家伙儿,有点小不痛快。

  局长对位子是留恋的。但是这摊子烂事也难为坏了。唉,也罢。基本上高高兴兴地提着包走了,回家抱孙子,站圈外看局里热闹去了。

  这个局综合实力可以,在县里属上等局,比较弱的人是当不上局长的。

  新局长来了。上任不久,有了小感觉。虽然这个局有房住,有车坐、有饭吃、有酒喝、有礼收、有官儿卖、有时早晚儿的也有小女人,还可以,但是烂事也不少,最突出的就是分房。

  他是努力回避。起初说不忙,我先熟悉熟悉工作。工作熟悉了一年多了,东西弄得也不少啦,干部职工该提拔的也提起来了。开始找他分房子。他一边让办公室起草分房方案,一遍遍地修改,一遍遍地研究,他则一趟趟地往地区跑。跑书记,跑专员,跑组织部。

  分房这马蜂窝他也不想戳。得罪了老人不行,得罪在职的也没好果子。他是能拖就拖。能诿就诿。分房方案一张榜,意见上来了,工龄问题,在外单位的工龄不是给共产党干吗?你在这局里就有理啦。停下来研究。第二稿一出,事业单位和自收自支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事业单位意见也来了。要求比局机关分儿不能少了。又停下来研究。三研究两研究,把新局长研究走了,到外县当常委去了。

  这么大个局不可一日无头,新新局长又来了。

  新新局长年轻气盛,一表人才,大刀阔斧,在乡镇干得不错。来到这个局想一展身手,干出点成绩。

  新新局长一边抓工作,一边抓干部职工的座谈。

  在座谈中知道了局里的老大难,分楼房。这的确是难事。也是好事,民心工程的事。

  局里盖的楼,既不是福利房,也不是商品房。是局里往里补贴了点钱的房。

  贴了多少钱?对不起,这是秘密,对外不能讲。弄砸了,要往回倒的。

  可是要把好事办好,也不像喝二两小酒儿。

  上两任局长,应该说都不是简单人,也是有本事有能力的高人。

  局里有离退休的老领导,有在职的班子成员和全体干部职工。基本上这80个人80个心眼儿。

  我们常说: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那是从理论上讲的高调。你弄到自己头上,就三分三解了。

  都对好楼层有好感。现在是80个心往一处想,都想上好楼层。80个人劲往一处使,都冲着三楼使劲。那六楼总得有人要吧。

  新新局长总结前几任局长分房工作经验教训。分房这事越细,越不好弄。那就往粗里弄!想来想去,终于想好了分房的办法。这天下午叫办公室主任通知。

  “全局人员,每家每户来一人参与分房。要法定行为人才行,小孩子不准参加。明早八点在新楼前集合,八点准时分房,过时不等。一定要通知到每一个人。”

  全局人员都像过年似的欢欢喜喜地站在新楼前说笑。老干部有一早就到的,新新局长夫人也在人群里站着。八点还不到每家每户都来了人参会。办公室主任点名。新新局长站在六楼的阳台上俯瞰大家。他讲:今天马上分房,高调不唱了。意义我也不讲了。方寞也不用了。不弄那些片儿汤了。我在上边扔钥匙。一人只准拿一个钥匙,拿多无效。钥匙上标明了单元、楼层、房号。新新局长说完,一扬手,横着一撒,“哗”一片钥匙天女散花般落下来。

  人们“哇哇”地叫喊……抢啊,抓啊……

  局长夫人也拾了钥匙,她紧紧地攥在手里……

  责任编辑 付德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分房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