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唐果的诗


□ 唐 果

  唐 果 女,七十年代初生于四川。现居云南。 女子诗报主要成员。
  
  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
  
  有人在扫大街
  她佝偻着腰,执拗地把人行道上的落叶扫到马路上
  风又使小性儿,把一些叶子还给人行道
  早晨的叶子绿得像刚从梦中醒来
  确实有人刚从梦中醒来,边走边摘树叶
  不远处,群山像一只巨大的手掌
  黝黑粗壮的手指张开,正在放飞今天的太阳
  圆溜溜的,堪作圆的标尺
  火红的,似火红一族的楷模
  电线杆举着电线,在灰暗的天空下
  楼群静穆,在灰暗的天空下
  行道树密密匝匝,在灰暗的天空下
  寂静的街道上,有人伸出手指
  丈量他和太阳的距离
  朝着缓缓飞升的太阳,走过一条长长的街道
  他又伸出手指丈量他和太阳的距离
  ——仍然是五寸,不差毫厘
  
  罂粟花开
  
  它开得稀稀朗朗,显得营养不足
  它们有的含苞,有的擎果,有的开花
  它们像几代同堂的一家
  它不像虞美人,也不像荷花,跟郁金香比
  差别更大,它是罂粟花
  它是罂粟花。当然,你也可以叫它喇叭花
  但是,在你叫它喇叭花之前
  你得给喇叭花安另外一个名字
  它们开在半坡上,周围是烧焦的土地
  烧黑的树桩在冒烟
  那袅袅青烟,像冤死鬼伸长颈脖
  朝向青天白日喊:冤!!!
  
  无 题
  
  这几日,我辗转反侧,食不知味
  是因为
  前几日,我独享美景
  美景体积庞大,貌似妖精
  她卡在我纤细毛长的喉咙,不思上下
  现在,我要吐她出来了
  在深山老林的她呀
  池塘清彻,垂柳抚水
  青石板路似一面面黑镜子
  道观在山巅,梵音如蚁
  祠堂在山腰,院里桃花开,院外李花发
  文革时,孩子们在祠堂上课
  那眉毛形空地是他们舞文弄墨之所
  无法想像啊,这比屁股墩大不了多少的地方
  如何缚住孩子们一天天伸展的手脚
  
  小谣曲之:鸟雀叫叫
  
  一只小鸟在木棉树上叫
  一声接一声
  可没有鸟回应它
  只有木棉花应声而落
  一片接一片,像天边美丽的晚霞
  
  你不爱我我走了
  
  你不爱我,我走了
  你不疼我,我走了
  你不挽留,我走了
  
  我走了,叫唤一声回来了
  
  肯定句
  
  别拒绝任何一种水果
  因为每种水果都有享受咀嚼的权利
  每种水果的内心都藏着一条河流
  让河流不见天日是可耻的
  而让河岸不鲜艳、河沙不甜蜜
  鹅卵石不生育,又是极不道德的
  
  我要为你立牌坊
  
  我们来讨论国家大事吧
  把伊拉克、克林顿以及人造卫星上天摆在一边
  我们由小到大,由表及里地讨论吧
  先说说水泥路上的蚯蚓为什么死掉
  谁是凶手,凶器是什么
  那些蚂蚁为什么喜欢蚯蚓的尸体
  需不需要我们告诉它,土地的心脏方为天堂
  青蛙叫得响,喜欢交响而不喜欢独唱
  它是不是担心听众的耳疾日益猖狂
  哎,座钟嘀嗒嘀嗒
  我耳朵都被它敲红了
  隔壁小两口吵架喜欢摔碗碟
  比赛谁摔得多,谁摔得响
  那长着兰花心肝的碗碟啊,连心都碎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手牵手地
  从街上买回更多漂亮的碗碟
  我担心,假如他们买不到漂亮碗碟
  吵架时,他们摔什么?所以要有发明创造
  要把艺术广泛应用于日常用品上
  我写诗,在蓝色的桌子上
  假如我没有发出邀请,谁将第一个看到
  谁第一个看到?我要为你立牌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