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过户(短篇小说)


□ 梁晓声

  “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从进入区建委服务大厅那一秒钟起,以上两句话便盘绕在他头脑之中,像某些车辆的倒车音响。只不过,除了他自己,别人听不到的。

  一个人专执一念要杀死另一个人的时候,杀人这一件可怕之事往往变得不怎么可怕了,不过就是一件非干成不可的事了。每一个伺机杀人者都想将杀人之事进行得顺利又迅速,他也如此。至于后果——那时后果一词是不存在的。

  他肩挎旧的帆布书包,草绿色.80年代以前的中学男生们,几乎人人都是背着那种书包上学的。90年代以后,那种书包和“解放”牌胶鞋一起,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现在,那么一种书包已经不太容易见到。不知这个二十六七岁一心想要杀人的人,何以竞有。他那书包还没破,但结实的帆布洗薄了,褪色了,接近鸭蛋壳的颜色了。书包带的放收卡子居然还起作用,他将书包带放到了最长的程度——这么一来,书包就贴着他的右胯了。那样的高度.使他的右手可以极快地伸入书包里。他已将叫做“书包盖”的那一片布掖入书包内了,为了使右手能像伸入兜里那么方便地伸入……

  其实此刻他的右手就在书包里,握着一把尖刀的柄。都握出汗了。而书包里,除了那一把尖刀,再没别的东西.尖刀连柄一尺左右.刃长足可刺穿任何一个人的心脏;只要刺得准,即使对方是一个胸肌发达的壮汉。

  他非杀死不可的人不是壮汉,而是一个身材单薄的男人。与他年龄相仿,银灰色的短袖的工作服下.显然并无胸肌可言。对方不幸成为他非要伺机杀死不可的人却浑然不知,这使他达到目的之信心十足。坐在服务台内的对方,上身微微前倾.专注地看着电脑,双手置于键盘,指尖不停地点动。他的胸牌上是。8”这一数字.服务台外排着十几个人,分明的,皆嫌对方审办得太慢,但又都不敢说.甚至,连嫌慢的表情也不敢有丝毫流露,于是每个人的表情都显得凝重。 这可不是在排队办交通卡。 也不同于排队买债券。 与二手房买卖过户这一件事相比.别的什么办事排队,反倒该算是愉快的了。

  “8”号负责审办的是最后一道手续.对方再盖下几次章,排队的某人便可接回多份表格.合同,公证书之类,转身去付各种税.接着去领住房产权证了.直至紫红色的产权证拿在自己手中为止,不论买房的还是卖房的,都是不敢掉以轻心的。因为不知在哪一个窗口,由于哪一方面被指出了问题,往往当天就过不成户了。而人们特别是买方的人们,全都唯恐当天办理不成。按说早一天晚一天的也不该成为什么大不了的事,但近半个月来,提高这种或那种税收的传闻日甚一日,皆怕房产尚未过户到自己名下,某个早晨一觉醒来,竟得多花不少钱.买二手房的,基本上都是刚性需求,而且不是富人.对于富人,早已没有什么再是刚性需求的东西了。刚性需求这一概念,对于穷人和半穷人的人才更确切。据说,某几种税额往上调了以后,一套建筑面积1∞平米的住房,大......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