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曾经想开一家银行 云端运算的人间意义/野人献曝(2)


□ 周浩正

  就像Web2.0和无所不在的U时代一样,喧腾一时的“云端运算”,终于演化成了常识。云,是贮存所有资料的中心;端,是趋于更轻便的使用者及使用工具。我们再也不需要购置很多不同功能的软件以及强大的硬盘与内存,因为这些计算机必需的配置,全上了飘浮的云。
  换个角度看,“云端”也不再神秘,它只是替代了旧有的IT信息系统,开始拥有类同“自来水公司”或“电力公司”一样的功效,成为新产业链里的供应者。而我们这些使用者,不必家家自备水井或发电机,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连接上云之后计量付费:用多少,付多少。
  然而,在简单道理的背后,却隐藏着全新的大好机会。
  因为云端运算是典型的、百年难遇的“典范移转”(paradigm shift),它颠覆传统,以重铸的产业链使既存的一切,都面临打破重组的巨变。所以,我们必须正视在新产业链中,“我”在哪里?还有没有“位置”?至少要站在已知的云端基础上,掂量一下“我”的存在价值和未来性。若是忽视“重新定位”,很可能从新产业链里消失无踪。
  摆在眼前的事实是,每个企业都在积极检视“自身(我)”和云端运算的结合,以确保在这新兴世界里,谋得最大福祉。
  例如,新野心帝国Google,它放眼全球,已预见自己无限膨胀的“云世界”(目前Google已设立24座数据中心,仍在继续增加中)耗电日增,必须自设电厂满足需求,月前向美国政府申请以“零碳排放”为目标、收购绿色(洁净)能源“电力营销商”的执照,准备因应下一波更艰巨的挑战。你说,这个新绿巨人可怕不?
  但数据中心的设立,只能算是必要的前置作业,有它,才能开展后续布局。对于云端运算的潜力,无论大陆和台湾,都不敢掉以轻心,政府机关与大小企业纷纷设立了专责部门:北京有云基地,而台湾的工研院则成立“云端运算应用中心”,各大小企业也莫不摩拳擦掌,积极投入,口口声声要“搞自己的云”。据说,云还区分为“私有云”(Private Cloud)与“公众云”(Public Cloud)──铺天盖地的造云运动,轰轰烈烈地拉开序幕。
  云,老早飘在天空,每次使用e-mail信箱、看YouTube、用MSN、网上查地图、下载软件时,就在享受云端之乐了;我们现在说的云端和已存在的云端之间最大的不同在“规模”,现在的云端规模巨大到足可形成新的商业模式(1与多;从量变到质变),它不再是诗意翩翩的云彩,它长成了“云霸”。
  在这波巨浪冲击下,传统出版业又该如何看待“云端运算”?如何认识“云端运算”型构中的新产业链以及隐身其间的商机,我们的机会在哪里?
  有人认为,这门功课能考及格的,才看得到明天的日出。
  我很幸运,从一篇访问稿得到启发。
  2009年11月初,微软全球副总裁张亚勤来台参加“华人企业领袖高峰会议”,接受《远见杂志》记者杨方儒访问时,提出一个简单却充满想象的公式,掀起“云端运算”的神秘面纱。他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书香两岸》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书香两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