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的石油婚约(中篇小说)


□ 尚长文

  一

  1960年,父亲在大庆油田的荒原上打井。

  父亲站在钻台上,硕大的脑壳扣着一顶狗皮帽子,扶着刹把的手戴着一双湿漉漉的棉手套,腰里缠着一条循环着热水的水龙带.这种笨重臃肿的形象,远不像电影《创业》里的石汕[人那样充满英气。

  事实上,即便不是因为季节的原因,父亲的相貌也一样和那个时代里石油工人的形象所不符。父亲身材矮小,五短,典型的“小钢炮”,唯一的特点就是说话嗓门大,一嗓子出去,迎风也能传出几百米。因此,放到钻井队里,父亲就是一个标准的司钻。他的敦实,他的大脑壳,他站在钻台上因寒冷而紧咬的牙关,和他充满金属般穿透力的声音,都让人放心,踏实。在职工的眼里,父亲大约就是为那些做司钻的人所特地生下来的。

  对大庆这个地方,父亲是有着很深的感情。石油大会战一上马,一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一下子竟成了让全国人民关注的地方,在因特网这个名词还没诞生之前,在那个人所共知的新闻闭塞的年代,因为大庆,国家领导人关于对这个油田的开发建设的有关指示,竟形成了许多神秘的传说,这些经过民间加工的传说,让每一个参加会战的石油工人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那时候,见高级干部也很容易。

  会战动员会上,上万人聚集在一起,主席台宽大而简陋,粗糙的大白纸上是粗大的毛笔字,这些毛笔字贴在一面高高悬起的帆布上,便成了会场的主会标,正中间端端正正地悬挂着毛主席的画像,四下里再竖起飘扬的红旗,便成了一个庄重的会场,让寒冷的荒原顷刻间充满了热烈。

  石油部长余秋里站在主席台上,面前是一个支起的话筒,不用讲稿,也不需要端茶倒水的服务员,上去一讲就是两个小时,连个“哏儿”都不打,那是啥水平啊!会议结束,会战的队伍从主席台前走过,依次接受会战指挥部领导的检阅,余秋里高高地挥起拳头,带领大家一起呼口号。这位独臂将军另一支空着的袖筒,在大庆的寒风里飘荡着,但在父亲的眼里,那分明是一面飘扬的旗帜,让人热血沸腾。

  会议上能见到,会下也不难。那一年,大年三十的晚上,父亲正带着当班职工打井,没提防余秋里竟然到了现场,父亲安排好“打循环”后,便带着弟兄们从钻台上走了下来,仍然是按照部队习惯列队,就像接受首长的检阅。父亲扯起大嗓门喊了一声“立正”,然后便快步上前,他用同样大的声音喊道,308队3班司钻尚发财向余部长报告,我们已打到1000米井深,请首长指示!

  哪个部队的?

  57师一团!

  嗯,石油师的。余秋里点点头,然后便挥手喊道,同志们辛苦了!我来看看大家,给同志们拜年。这么说着,就有随行人员拿着军用水壶向一个茶缸里倒酒,余秋里接过酒,把它递给了父亲。报告部长,上班不能喝酒!余秋里怔了一下,然后便笑了。他说,今天可以例外,喝吧!

  那是什么酒啊,东北大平原上酿制的高粱烧,虽然只是象征性的两口酒,但父亲却觉得那是他一生里所喝到的最醇香最甘甜的美酒。喝了那杯酒,冰雪算得了什么,狂风又算得了什么,如若放到战场上,父亲相信,他们会立马操起枪向敌人发起冲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