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牛羊小传


□ 任美福

  ■任美福

  儿时的记忆总是美好的。尽管农村的孩子实在没有什么好玩的,然而那种山野风情,原生态风光,总是别有一种韵昧。人民公社化时期,村村牛羊成群,骡马结队,那便是最活跃最生动的风景了。每天凌晨,家家炊烟才起,牛群羊群便出发了。那个时辰,儿童们亦正背包上学,与羊群交错而过。此时的农人们和牛羊群都是倍儿棒的精神,哗哗啦啦的羊群在领头羊颤连连的咩咩叫声中迅速前行;骡马则精神抖擞,马蹄嗝嚅,一溜小跑运动;慢吞吞的牛亦昂首磨牙,蹒跚而去……黄昏时分,放牧的牛马羊又归来了。我家的后墙临街,街面又高出炕沿,每天那个时辰,我早已放学回家,天天听那牛马羊群有节奏的脚步颤动到炕头的咚咚咚的混响声,加上牛、马脖颈上的铃铛,叮咚清脆作响,别有一种情致。有时候,枕着枕头,把耳朵贴在枕上,耳边便响起如千军万马进军般浑厚、雄壮的声音。

  那时节,农村的牛羊骡马虽然没有草原上“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大气磅礴,却无不点缀出山野妙趣,活跃生动,恬静雅致。每天傍晚,总有妇女抱着小孩跑出街头让小孩看牛看羊取乐。农村的生活是枯燥的,却也是生动的。单就这牛马羊引发的故事,足可够你昕够你品的。

  少儿时,有关马的印象,最多还是赶大车和看配马。坐犬车是最美的享受,而看配马是最好奇的趣事了。农村的孩子不会闹出“骡子的父母是公骡母骡”的笑话。偷看时,兽医站的技术人员就呵斥,看什么!它们没脸有够,人有脸没够,回你家看去!几个女同学也因为偷看被老师训得呜呜哭了半天。有一次,工作人员失误,交配后没有把公马蒙眼牵开,公马发现母马是其母时便精神失常了,马是不欺母的。

  村里的骡马牛都有名字,听惯了喊它就会走过来。大跃进时,“老虎”、“七馒”、“孔爱小”三人是乡里有名的刺头、懒汉、赖皮,谁也管不了,放牛的就把不好调教的和懒家伙叫成这三个名字且代代相传。

  文学作品中写马的故事多,但少时的记忆,由羊群引发的故事却多于骡马。儿时所见所闻的牛羊故事没有作品中那么深刻大气,却是真实、有趣的。牛羊的故事都是由赶牛放羊的人而来。别看他们文化不高,却聪明得很。体力自不必说,长年累月山上闻百草从不感冒,羊铲上搁一块石子,胳膊一甩便抛出一百多米,而且要打哪个不听话的羊是准准的!那几百只羊归圈时数羊的本事真不亚于韩信点兵。遇羊山崖上摔断了腿,放羊倌便立施接骨手术,当场接好,绑扎,受伤羊还要用三条腿走回羊圈里。村上有人骨折,请放羊汉接骨要比去医院效果又快又好。有时,牛羊在坡上惊扰了毒蛇,毒蛇便进攻咬伤牲畜,牛羊中毒后便不走了,农人都不愿说被蛇咬,叫做“挂草”了。这时如去请兽医是来不及而且药物治疗也是无济于事的,要请别村里祖传的“禁伤”人。那“禁伤”人一无药二无针,全凭憋足了一口气念“法法”。这“法法”文是一种什么秘咒,科学密码在哪里不得而知,因为这种技术代代祖传不外传,还传男不传女。反正,它比去医院治蛇伤要快得多,效果也好得多。“文革”时一度要禁迷信取缔它,但遇到人或牲畜“挂了草”,不请“禁伤”人是不行的。只见那“禁伤”人憋红了脸一口气不停地把“法法”念完后,把唾液吐到一碗白水里,给牲口灌下去,便奇迹般好了。“禁伤”要及时,拖久了不行。有一次,“禁伤”人岳父的牛“挂草了”,以为女婿会有办法,请得迟了,“禁伤”人来到后,在牛背上用力抚了一把,牛便卧倒,“禁伤”人说:不行了!治不好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