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表姨


曹瑞欣

  1

  我盯着沾满露珠的地瓜花看了半天.看够了,我问母亲,我能去找红美跳房吗?母亲说,去吧,到吃饭时记得回家吃饭。

  走出家门,我直奔不远处的麦秸垛。我有一些宝贝藏在麦秸垛的大洞里。可是,我在麦秸垛前刚弯下腰,就惊呆了,我的双脚钉子一样钉在了地上。

  麦秸垛洞口里面竟然蜷缩着一个女人。她穿着湖蓝色的对襟褂子,她的头发披散着,她又黑又长的头发上面沾着一些碎麦秸草,凌乱地披挂下来,垂到了胸前。

  听到动静,她双臂交叉抱紧在胸前,把脸扭向我,吓了一哆嗦。

  绿子——她脸上的表情放松了。她在喊我?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是谁?她从哪里来?她为什么一大早蜷缩在麦秸垛里?这么漫无边际地想着,我又向着她走近了几步,我走到了她的面前,我看清了她的五官,她黑亮的眼睛里布满血丝,睫毛长长的,如果她把满脸的灰尘洗干净了,应该不难看。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家的麦秸垛里?我弯下腰盯着她问。

  她并不回答我,她眼睛直直地盯着我;她并不告诉我她是谁.她又响亮地喊了一声我的名字。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家的麦秸垛里?我又重复了一遍问话。

  她依然不回答我,她呆呆地盯着我。盯了半天,她的嘴唇重新嚅动起来。

  绿子——快去叫你妈来。她的眼睛里涌现出希望的光泽。

  我站起来,跺跺脚,揉揉腿,我的腿脚都有些麻木了。再跺跺脚,再揉揉腿,我飞快地跑回了家。

  妈,有个疯女人要见你。我拉着母亲的衣襟就向外走。

  母亲一看到这个女人.母亲的眼睛就湿了,母亲弯下身子拉起她的手,说,她表姨,快跟我回家。母亲的语气里充满了伤感。

  2

  表姨。我默默地喊了一声。

  她怎么会是我的表姨?我怎么会突然从麦秸垛里面冒出来一个表姨?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想,这个表姨,她可千万别用我家的饭碗吃饭,她可千万别睡在我家大炕上。

  好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母亲说着,轻轻拉住了表姨的胳膊,母亲想让表姨站起来。

  但表姨依然蜷缩在麦秸垛里。过了半天才直起上身,扑向母亲,将头深深地埋进母亲怀里。表姨哇地一声哭了,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她边哭边讲:老猴子又打我,我不想活了……

  表姨哭得肝肠寸断,表姨哭得撕心裂肺,表姨的泪水哗哗地流着,表姨一定是伤心透了。我困惑地看着表姨,奇怪地想,老猴子?哪里来的老猴子?老猴子怎么会打她?她家里怎么会养着老猴子?表姨住在花果山的水帘洞里吗?不过,就是家里真有只老猴子,又有什么可怕的?大莲池村逢集的时候,就有人牵着只猴子表演,那不正是只老猴子吗?那老猴子多听话呀,让它翻跟头它就翻跟头,让它倒立它就倒立.让它向周围的人敬礼它就向周围的人敬礼.让它单脚踏在篮球上它就单脚踏在篮球上,那老猴子一点都不可怕,倒是有些可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