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浇雪山 打春牛


□ 张行健

  一进入腊月,乡村的年味就渐渐浓起来了。风依然硬,依然生冷的样子,因风里夹带了年的气息,让人感觉便温和了几许。
  在外地打工的人,陆陆续续回来了,带了一身的疲累,也带了一张张喜喜的脸子,山峁村就比往日多出了一些生动。
  平时,村子沉在恬淡的静谧里,留守村里的大多是有了一把岁数的长者,也有实在走不开的中青年,还点缀在黄土里刨食。村落和土地均显得很空阔,耕牛与毛驴儿的偶尔啼唤,就悠长而孤单地在田土上缠绕。
  山峁村嵌在太岳山山脚,同晋南许多这样的村子类似,四周是一层一层梯状的地,方方圆圆的,就那么旋转着,慢慢就旋转到山顶上去了。
  不同于往年的是,今年村里打了一眼机井,水脉旺旺的,只要把电闸一开,白花花的水浪就从管道里喷出来。机井是从秋天使用的,山峁村人吃水再也不用到深沟去驮去挑了,一多半儿麦地有史以来享受了第一次冬浇。不少村民都思谋着来年种菜种瓜果的营生了。
  这自然给山峁村增添了奠大的喜气。
  这个年,就要过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了。
  一伙好事的中青年就走到老驼叔的家里,同他商议着准备大年红火的闹法。
  老驼叔是村里最年迈的长者,曾当过多年的村干部,阅历的丰富使他足以承当闹红火的参谋。
  老驼叔山坡皱褶一样的皮肤堆挤在脸上,把两只老眼窝挤成一道缝隙,如同山峁村早已隐去和干涸了的那道山泉。他思谋了半晌,看看大伙才开了口:大家要是有这么高的热情,那咱们在腊月十五就浇雪山,正月初七打春牛吧……
  浇雪山,打春牛?
  年轻人一时如坠云里雾中。
  几个中年人先是愣怔了一下,之后才恍然大悟的样子。
  浇雪山,哎,还是很小的时候,听我爷爷讲过的,长这么大,哪里经见过呀!中年汉子平日里很麻木的脸上,倏忽间泛起惊喜和难得的神往来。
  老驼叔不紧不慢地说,细细算来,有四五十年没浇雪山喽,我年轻的时候,咱山峁村旁的那条小河,水流得欢欢实实的。早晨水清净,家家朝自己水缸里挑水,上午太阳好,婆娘闺女们洗衣裳;到了傍黑,大伙去饮收工的牛羊……年年腊月里,全村老小就在河边那片草坪上,热热闹闹浇雪山哩!那个红火劲呀,就别提啦。后来,河水一天比一天细,一年比一年小,再后来,就成了那条干河滩,人吃水都困难咧,哪里还能浇雪山?今年行了,咱有了那眼好机井。你们可知道,浇雪山其实是年节前对龙王爷和水神的祭祀,预祝来年风调雨顺哩。
  浇雪山的地场,就选在机井附近的谷场上。
  新奇和期待刺激着几百口山峁村人。
  从腊月初十开始,每家都自觉地走出一二个“劳力”来,欢快地朝谷场走去,去听从老驼叔的安排和指点。
  八十多岁的老驼叔并没有穿他每年过冬的老皮袄,他破例穿了前几十年当村干部时的军大衣,早已弯曲的老腰杆在军大衣的包裹下似乎挺直了许多,人也显出几分精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