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巴丹吉林的精神地理


□ 杨献平

  古日乃骑马的人越来越少,不少牧民购置了摩托车、客货车和越野车,在戈壁上往来驰骋,扬起丰厚的烟尘。有一年,古日乃忽然要召开首届马背文化节。率先倡导设立古日乃马背文化节的嘉布老人已八十多岁了,开幕那天,老人穿着一身崭新的蒙古民族服装,面部皮肤松弛而黝黑,最深的一道皱纹可以容下一根马鞭。老人手拿一本经书,在暴烈阳光下一坐就是一天。时常有一个蒙族女孩子来到老人身边,递水或说些什么话。我询问得知:那女孩子名叫青格乐。我又问青格乐是什么意思,她抿嘴一笑,腼腆着说:就是天的意思。
  我嗯了一声,站在稀疏帐篷之间,抬头看天。八月的额济纳天空深邃,幽蓝,而且特别高,仰望之后,再低头,忽然一阵晕眩。古日乃的草原早就退化得容不下一只羊羔了。而此前十多年,古日乃的草丛之中,还流窜着神出鬼没的黄羊,即使个头高大的骆驼,进入之后。也难以看到移动的峰驼。
  古日乃仅有五百多蒙族、裕固族和汉族人,从事放牧的越来越少,反倒多了一些种地、挖苁蓉、锁阳或者开矿的人。举办马背文化节的地方大致是古日乃的中心地带,所谓的青草大都是芦苇,还有一些马莲和羽毛草,再没有其他品种。草场不远处,有一座兀起的沙丘,沙丘上,是用枯了的胡杨树干搭起的敖包。马背文化节的第三项议程,就是祭奠敖包,我也学着蒙族人样子,端着酒水,绕敖包顺走三圈,再倒转三圈。
  开始,我不知道在祭奠中该说些什么。青格乐告诉我,祝福我们古日乃五畜兴旺,风调雨顺吧。我依言而行,在敖包面前,虔诚说出自己对古日乃的祝福,说的时候,也觉得了全身心的澄明和干净,似乎是一种被激励了的高贵情愫,使得整个胸腔都充满了一种真诚的期待。我想,古日乃的人们虽然少,但是有信仰的,草场虽然在逐年沙化,但是他们长生于此的心愿没有改变。
  青格乐姊妹三个,大姐嫁到了呼和浩特,二姐和她待字闺中。我问她会不会也像大姐一样,嫁到远处的城市。青格乐说,她走了很多地方,还是觉得额济纳好,古日乃好。大姐是博士生,姐夫也是,不在大城市,就没有施展才华的机会和条件。她不一样,在阿拉善读了几年卫生学校,也只能回到古日乃做了个小医生,牧人们有个什么病恙灾情的都来找她。我说:你可以找个城市的男朋友。离开这风暴连天、赤地千里的古日乃。青格乐笑了笑,仰头看了看天空,又抿了一下嘴唇说:还是在这里好,祖辈都这么过来了,苦点累点也没什么。
  说着话,马背文化节进行到了高潮:众多的马匹扬尘飞奔,铁蹄掠过芦苇和马莲,向远处疾驰而去。但所谓的远处,不是遍地的青草,而是次第相连的金黄色沙丘。果不其然,奔驰了一会儿,骑手们便勒转马头,闷雷一样冲回原地。我在一边看着,觉得遗憾:若是连绵无际的草原该有多好。这些古日乃的马匹和骑手们就会像他们千里东归(从伏尔加河流域长途回归祖国的土尔扈特部)的先祖们一样,鞭梢白云端,千骑没天边,该是何等的豪迈和英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