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原游子的高原情结


□ 于 进

  诗人 作家 金昌市作家协会主席
  
  时光倒回到二十年前那个特殊的年代,走出故乡阴影一头扑进陇东高原的彭金山自己也不曾想到,这一去竟与大西北结下不解之缘,把中原游子的生命根须深深植根于这片宽厚的黄土地。
  “从远远的山外赶来/我像一个采蘑菇的孩子/握紧古老和新鲜。”(《烽火台》)苍茫宏阔的西北高原,以他的“古老和新鲜”激活初来乍到者的想象,诗人久蕴的激情犹如岩浆喷涌而出。他静观“峰涌、谷回、涛鸣”的冬日的山谷,(《冬日的山谷》)感受“病黄着脸”的高原之春,(《春到高原》);他凝目马莲“碧蓝的沉思”,绿口笛渲泄春天的秘密;但最引人注目的收获是借对高原厚重历史的探秘,思索生命的深层意蕴。其中组诗《哑女》和《有根的石头和无根的山》无疑是对陇东山川和人文历史立体观照的产物,最能代表诗人的高原情结。
  组诗《哑女》包括《哑女》、《沉重》、《如果你进山》三首诗。第一首诗《哑女》极言人与山之间生死相依不可离分的痴情:“就这么站着/就这么走着/总想和我说些什么/一阵风刮过/那日子就全落了/那是几百年前的事/那是几万年前的事/那时你就这样站着/等/我/穿过这些风”。仿佛前世相约,今生幸得相逢,人与山,怎能不缠绵悱恻?山与人,怎能不“欲说还休”?直至将光秃秃的黄土山峦走成岸,“我就在山的中间/波涛翻卷”,直至逼进大漠,“我可能失去最后一滴水/我照样会为你沸腾的”,诗人对山的挚爱和痴情感人至深,跃然纸上!
  《如果你进山》摹写山之随和亲近。“如果你进山/那些山们/开始还站着/走到后来/它们就坐下来/和你攀谈”,纵然是初来乍到,怎奈一见如故:“坐下来/回望来路/你和山都感到轻松/你们虽然无语/心已淙淙/流得很远”。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此时无声胜有声!结尾荡开一笔:“坐下来/你才知道/那是河之源”。此乃意外之笔,但细一思忖,当在情理之中,其妙在意象上承接上文的“心已淙淙”,内蕴却更为深广,不愧为诗之“豹尾”。
  《沉重》虽然在是写山之古老,山之负荷。但诗人的机敏之处在于写山之沉重时,却以轻松的生活意象反衬,层层铺垫:“那些山们/很吃力地坐着/挨得很紧/它们就这样构思/一块块小麦 玉米 糜子/一条条小路/而把含蓄和想像留给窑洞”,此处以庄稼始写沉重;“有狗叫没狗叫他们照样很安全/只是很吃力/为了一种姿势”——用狗再言沉重;“阳光肆意地抚摸/它们的沟沟岔岔/对于这些/它们永远只会以一种姿势接受”——借阳光三写沉重;“只有一声信天游耐不得寂寞/小鞭子似地抽打那块石头/抽得沟沟岔岔都机伶起来/我看见那些山们/要站起来/只鸣呀鸣呀一阵子/又坐下了/坐下来就不愿站起”,这里以信天游极言山之沉重。由地、阳光、庄稼、狗叫、绵羊和山羊及信天游等生活中极普通的物事衬托,且吟咏再三,读者不能不和诗人一道发出“山的屁股很沉”的喟叹。于轻松的阅读中感受山之沉重的主题,不能不归功于诗人的机智和巧思。
  如果说《哑女》写山之痴情,《如果你进山》写山之亲近随和,那么,《有根的石头和无根的山》则写山之根抵——山之雄浑、博大、神秘、深邃。“山是一阵风吹来的/就如它们的名字一样随便/东山 南山 张家老山/只拿别人的姓氏敷衍/因此 你说它们的时候/山 总是沉默不语”。咋看诗之起句似乎信手拈来,其实不然。诗人在不经意的描述中已然将山拟人化了,于是下文以石为记,阐述与土地的关系,以山为伴,贯穿人一生的命运,显得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艰辛劳作在诗人笔下散发浓郁的人间烟火味,于是,厚重的历史不再呆板凝滞,而于鲜活灵动中神采飞扬,令凡俗之人得以亲近端详,获得哲思的顿悟和审美的愉悦。
  诗人对陇东高原何以如此钟情,一唱三叹?原来,此番他是被命运放逐重返高原,较之当年在灵台万宝川农场的初上高原,感受自是迥然有别。其实,就深层次而言,诗人的高原情结,骨子里即是故乡情结。“谁没有一盏儿时的灯笼/一个金黄的会飞的梦”,无论是《元宵》,还是《雪天 我望着一只麻雀》,都凝聚着孩童时代甜甜的梦幻,浓浓的情意。于是“站在桐树街的最高一层楼上/桐花的香气使我不由回望童年/观赏又一些被桐花覆盖的日子/我也是一棵开花的桐树”。是啊,回望童年,我们也是一棵开花的桐树,只是被裹挟于动乱岁月,被桐花覆盖的日子,几回风剥雨蚀,几度雷声惊扰,往事不堪回首!诗集中最能张扬故乡情结的重头之作当数《望中原》。“陇东 高原的第一个台阶呵/一登上你宽阔的背脊就神清气爽/透过东天朝暾我远远地望见家乡”。然而,故乡留给游子的不仅仅是童话般美丽的记忆,纵然“远成家乡放飞的风筝/在无声的日子里我也感到风的吹拂/听得见天边隐隐的雷鸣”。特殊的年代,严峻的现实,万劫不复的白毛雪留下的“青紫的吻”,永远找不回的“小镰刀”,将贯穿我们的一生。令人人梦魂萦绕而又肝肠寸断的故乡哟,游子纵是远走天涯海角,“这个季节/根须伸得很远很远/待燃的不是桃瓣也不是杏蕊/是故乡远去的脸庞重现枝头”。
分享:
 
摘自:新学术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