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伤疤河的影子(短篇小说)


□ 杨仕芳

  1

  吴春芝决定报复杨浦山和二十年前的那个黄昏有关。吴春花是在连续失眠的第五个晚上下定这个决心的。那天夜晚,她睁着眼睛躺在床上,四周漆黑如墨,什么也看不透,唯独二十年前的那个黄昏像电影一样在眼前展现。她连忙睁开眼睛,那个黄昏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愈加清晰起来。和那个黄昏有关的记忆,也跟着清晰起来。她听到心底一片吱呀作响,那是怨恨生长的声音。她心里便聚积着越来越多的恐惧和茫然,便爬下床摸到家门口,依在门框上往屋外望去。屋外也是一片漆黑。此时屋外飘着细碎的阴雨。她不喜欢这样的阴雨,每当春耕时节,总是飘得没完没了,使人倍感压抑与抓狂。

  她扭过脸往屋里望去,那里只是一片漆黑,漆黑里没有杨五代的呼吸声。杨五代是她的丈夫。此时他正在县城里守护着生病住院的儿子。她遥想着在县城里的父子俩,不知他们是否已经入睡。她越想心里越觉得愧疚。她嫁给杨五代这个男人已有十八个年头,还给他生下一个儿子,却始终不知道是否爱过他,直到现在她仍然无法回答。更确切点说,她压根就没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因为她的出嫁原本与爱情无关。

  应该说她的出嫁和她哥哥的婚姻有关。她哥哥到了讨娶女人年龄的时候,却没有一个姑娘看上他。当媒婆们遗弃他们的家门后,她哥哥讨娶姑娘的梦想,便慢慢地破灭了。村庄里的后生们都讨娶老婆,她哥哥渐渐地游离人群之外,快成了一个孤立独行的人。村里人谁都知道,她哥哥将成为一个让人耻笑的光棍。这让她哥哥感到沮丧和绝望。她哥哥便自暴自弃起来,从不赌钱的他,现在一天到晚都钻到牌堆里,每每抓起一张好牌就会狂欢呼喊,似乎找到了一个漂亮的婆娘。这让吴春芝与她母亲心急火燎。她母亲便四处托人做媒,还悄悄地跟媒婆托下话,只要是女人就行。媒婆们仍然找不到一个愿意嫁给她哥哥的姑娘。后来是村长敲开了她们的家门,给她哥哥介绍一个远房亲戚。村长说,那姑娘别的都好,就是反应有些迟钝,女方家要求送一万元钱作礼金。她哥哥对姑娘身上的短缺并不介意,而是那笔礼金让她们家陷入困境。

  那天晚上她母亲与她靠在门框上,门外边铺着一片朦胧的月色,她们的目光越过那片月色望向远方,远方也是一片朦胧的月色。她们就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月色一样朦胧的话语。那些话语多半是过往的事。事实上整个夜晚都是母亲在说,她在听。母亲的话越来越低沉最后都快把声音压到了地面,说,春芝啊,要不你也趁早找个婆家吧。

  吴春芝理解母亲心里的苦楚。她一点也不怪母亲,而且她也愿意嫁人了,即使不是为她哥哥,她也想远远地离开这个村庄。她对着一脸愧疚的母亲,说,妈,我听你的,找个男人过日子,只是我想嫁得远一些。母亲先是一怔,接着定定地巴望着女儿,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不明白。母亲的眼角现出了泪花。她想抚摸一下女儿的脸膛,那双爬满老茧的手却无端地发颤,怎么也伸展不出去,终于不得不放弃这个有些多余的念头。

  第二天她母亲便托媒人找婆家,需要男方家送一万元礼金。这吓退了不少后生,后生们在背地里议论纷纷,说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也如此狮子大开口。于是对吴春芝有意的后生都无意了。后来媒婆终于托到了一个男人。那男人少了一只眼睛。吴春芝并不在意男人的缺陷,因为她的腿脚也是长短不一。缺一只眼有什么要紧呢?又不是缺心眼,更重要的是这个男人能够给她们送来一万块钱礼金。这样既能让哥哥讨上女人,她也能如愿以偿地远远嫁离村庄。

  吴春芝就这样嫁进了西尤村,成了独眼龙李五代的老婆。对于嫁到西尤这个山村,吴春芝心里还是满意的。这山村偏远而封闭,要是没人走出大山,几乎没人知道这里还生活着几十户人家。村庄里的人对她都很和善,在路上相遇时总是笑脸相迎。起初吴春芝听不懂这里的方言,村里的妇人们就有事没事往她们家里跑,坐在门框上边缝补边教她说方言。吴春芝知道这些妇人们的心意,担心她过不惯心就不安,那样日子就不好过了。吴春芝没有点破妇人们的善意,装疯卖傻地跟着学,不出几个月,她就能说着村里的方言了,并且说得有板有眼,似乎是土生土长的村里人。

  这让她在远离家乡的山村里生活如常,似乎从来就是生活在这里似的。这常常让她有种隔世之感。那种时候她便会遥想起家乡来,关于家乡的人和事,都已渐行渐远离她而去,唯独那个黄昏钉子一样扎在心里,冷不防把她钉得晕厥。她不愿回想那个黄昏,在心底挖个坑把它埋葬。有时候李五代发现了她走了神,以为她想着遥远的家了,便说,春芝,要不我们回趟娘家看看?那时候吴春芝才从那些往事里回过神来,望了满脸着急的李五代一眼,感激地点了一下头,接着使劲地晃动着脑袋,生怕李五代强行把她押回家乡一样。对此李五代感到不解,心里不由得忧烦起来。他曾小心翼翼地打探着缘由,吴春芝却总是把话题岔开,似乎回到家乡是回到伤痛一样。因此吴春芝自从嫁到这个山村,至今都没回过一次娘家。李五代终究猜不出缘由,也不愿意再猜了,只要吴春芝和自己好好过日子,过去发生什么都已成为回忆。那之后每当到年底时,李五代便到山外去给娘家寄上一些钱。这样即使吴春芝没回嫁家,她的孝心也已经到达了。

分享:
 
摘自:麒麟 2012年第05期  
更多关于“伤疤河的影子(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