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子门生(历史小说)


□ 潘小平

天还没有亮。
四周围暗沉沉一片,远远的,能听见谯楼传来的四更的鼓声。京城的边缘寒冷而辽阔,贡院门前的官道上,不断地有人匆匆而过——能看见星星点点的灯笼,在暗夜中无声地移动。
翁同龢早早地就到了,这会儿正依五兄同爵站着,准备下场。这是咸丰六年的三月初八,丙辰会试的第一天,顺天府贡院的大门前,站满了准备下场的举子,人手一盏的油纸灯笼,将贡院门前的空场子照耀得一片暖黄。早春的天气,能够感到身后依着的青石坊柱的冰凉。顺治以前,会试总在丑、辰、未、戌年的二月里举行,雍正五年的乾隆二年,因为有闰月,天气特别寒冷,会试时间临时改在了三月。这样,到了乾隆九年,高宗体恤天寒地冻,雨雪载途,各省士子们到京,未免迟误,就下了这么一道上谕:“明年二月会试,天气尚未和暖,搜检时不无寒冷,著改期于三月举行。”
“搜检”即是搜身,士子们入场前,要集中起来搜检全身,以防“夹带”作弊。所以从乾隆十年起,会试的时间,无论是正科还是恩科,都是在三月里举行,恒为常例,但虽说三月已经开春了,寒气还是重得很尤其是在天光将明未明时刻,更是春寒侵人。恩科是在每三年一次的正科之外,临时增设的科考,每逢国有大庆,比如万寿、凯旋等等,即开恩科,也是恩出格外的意思。康熙五十二年,圣祖六旬高寿,为有清一代开恩科之始,此后逢皇太后整生日、皇帝五十岁后整生日、改元三种情形,每开恩科。乾隆二十六年,皇太后七旬万春,又适逢平定西域。此所以高宗以两种理由开恩科:是科状元本来定的是诗名与袁枚并驾齐驱的赵翼,乾隆帝特别以原置第三的陕西韩城王杰一卷,与之对调,此所以英主笼络天下的手段,示人以偃武修文之意。
“杰”的本意,是指才智过人的人。
翁同龢干搓了一把脸,感到鼻尖凉得像冰一样。
翁同龢颀长身材,白净面皮,一眼望上去,是江南人的文弱。事实上,他也确是祖籍常熟。向四周看看,他发现孙毓汶和夏同善,也都到了,此刻正各自和他们的家人站成一堆,不知在说什么。夏家的灯笼特别的大,灯影里,只见夏同善身着一袭酱紫色玄狐凤毛小羊皮袍,外套一件金红团花卧龙袋,一条油松大辫拖在身后,翩翩风流。孙毓汶则是灰葛棉袍,玄色宁绸背心,一副敦厚的模样,细看,眉宇间却隐隐有一股奇鸷之气。这时的翁同龢还不知道,在日后难料的世事中,他将和这个人成为一世的对头。孙毓汶山东济宁人,夏同善浙江仁和人,不过都寄寓京师已久,又都是世家子弟,有着通家之谊,所以免不了上前去打打招呼;但也只是点点头——大考在即,翁同龢不想分神。
翁同龢是翁心存的小儿子,而翁心存时任户部尚书。
清朝的取士制度,分为乡试和会试两种,乡试分省进行,考中的为举人,每三年一次在秋天,又称“秋闱”。秋闱得意的样子,第二年春天上京会试,称作“春闱”,考中的叫进士。这也就是官司场上所谓的“两榜出身”,或谓之“正途”。翁心存两榜之后,宦途很是顺利,一年散馆,又一年“开坊”,再一年充福建乡试正考官,提督广东学政,时为道光五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