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的现代主义:不彻底的旅程


□ 郭春林

关键词:汪曾祺与意识流、与沈从文、与现代汉语写作的可能性

汪曾祺已经告诉我们,早年他在西南联大时期很喜欢弗吉尼亚·吴尔芙,包括安德列·纪德、阿左林等现代派小说家,当然还有契诃夫。而他写了两遍的《复仇》就手法而言,无疑是意识流的手法。但他也老实说了,他不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个尝试意识流的小说家,“在我以前,废名、林徽音都曾用过意识流方法写小说。”有意思的是他对亨利·詹姆斯的小说却完全是另一种态度,说“那是我读过的最难读的小说”。或许,从这里我们可以说,对意识流,汪曾祺其实是有自己不同的理解的。
值得一提的是,那时候,汪曾祺所阅读的吴尔芙等人的作品也并非原版,而是翻译的。四十年代究竟翻译了哪些吴尔芙的作品?一时尚无从查考。但似乎那时并没有广泛地讨论作为现代派之一种的意识流。我们也不清楚汪曾祺那时有没有读到吴尔芙那篇著名的《论现代小说》。从《复仇》、《小学校的钟声》等作品,我们知道,他很熟悉意识流这样一种新的小说方法,而对这个方法背后的观念,更准确地说,对吴尔芙之所以选择意识流这一方法,并对乔伊斯推崇备至的原因和理由是否了解,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吴尔芙在《论现代小说》中说到:“对于现代人来说,‘那个’——兴趣之处——很可能就在心理学的那块晦暗之地。由此,侧重点立即就有所改变了,重点放到了在此之前一直被忽略的某些对象上;一种不同形式的轮廓——对于我们是难以掌握,对于我们的前辈是无法理解——也变得很有必要了。……如果诚实地审视人生,所感觉到的只是生活在连续不断地提出问题(这种连续地提问,在故事于一种使我们充满了深深的,最后可能是恨恨的绝望之意的毫无希望的问话中结束后,仍是余音袅袅,不绝如缕)。”四十多年后,在一篇谈散文的文字中,汪曾祺说:“我倒喜欢弗吉尼亚·吴尔芙,喜欢那种如云如水,东一句西一句的,既叫人不好捉摸,又不脱离人世生活的意识流的散文。生活本是散散漫漫的,文章也该是散散漫漫的。” 其中的差异已经非常清楚。吴尔芙所谓“心理学的那块晦暗之地”和“生活在连续不断地提出”的问题,在汪曾祺,其实都并没有触及到,他所理解的意识流就是意识的流动,即便有潜意识,也并非吴尔芙的潜意识,更不是乔伊斯的潜意识。
从他的作品,我们也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小学校的钟声》或许是那时汪曾祺最难懂的作品了。原因也就在他的叙述是错乱的,时间忽前忽后,空间也随之变换,思绪更是如风如云,飘忽不定。但就其内容而言,其实只是一个“思慕少艾”的青年的心思。
或许《复仇》中隐含了对当时的战争的思考和批评,以及作者极其幼稚的、空幻的理想和期待。但最明显的其实还在它的方法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