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忧来思君不敢忘


□ 文 君

窗外下着雨,倾诉着我的心情。
一直想写下一些文字,给他,也给我自己。尽管回忆那些逝去的往事对于我来讲是一种磨折,一种焚心的感觉,让我艰于呼吸,但是,我依然想留下关于他的记忆。
那是1998年的秋天。秋天一般给人净朗宜人的感觉,可是那一年的秋天,却是阴沉沉的,带着绛色的沉哀。那个凌晨,我的爱人离开了我,他终于没有能再一次地感受到黎明升起的太阳,没有能再一次地呼吸到寒夜过后清新的空气,他最后看了我一眼,然后安详地闭上了他的双眼,他的头枕着我温暖的怀抱。这一年,他30岁。
正当他沉浸在初为人父的喜悦和忙碌中的时候,死亡出示了他的名片。医学上给他的病的定义是原发性巨型肝癌。面对医生的诊断书,他出奇地平静,他怀抱着女儿微笑着说:“小丫头,你还没有长大呢。爸爸不会离开你和妈妈的。”但是,从灾难降临,到他伤痕累累地辞世,仅仅四个半月的时间。135个日日夜夜,我守护着他,他与疾病抗争着,我们拚着命地试图从病魔的掌握中逃掉。然而,我们无力回天。我就是这样看着这个年轻的生命渐渐地枯萎,慢慢地走向死亡,我独自承受着生命中最深最重的苦难。都说苦难是一种财富。我拥有了这笔财富,可我失去的是我的家,我的爱人,我的丈夫,我周岁孩子的父亲。当生命的潮水退尽,他握着我的手,留在他指间的是他最愿握住的尘世间最后的一缕余温。
他走了,就好像这个季节的一片落叶,随风而逝。他走了,眼角挂着一滴清泪,怎么擦,怎么擦,也擦不干。他走了,带着对人间太多的不舍和依恋。我木然地把头往墙上撞去,满是血却没有痛的感觉,妈妈哭着抱着我说:“女儿啊,治得好他的病,治不好他的命啊!你就认命了吧。你也有女儿啊!”女儿也哭着喊:“妈——妈,妈——妈……”泪水打动不了上天对人世的怜悯之心。我已欲哭无泪。
终于,我埋葬了他。随他去的是我戴在身上的一块美玉和我的一缕长发,伴着他,长眠地下。而他戴过的那一块玉,我留了下来,戴在身上,一生也不会取下。我知道,那地下埋的,是他,也是我;这世上走的,是我,也是他。
墓碑的正面刻下他的名字,在背面刻下的是他曾经念给我的一句诗:“忧来思君不敢忘,不觉泪下沾衣裳”。我在他的墓前流着眼泪,烧掉了一卷《红楼梦》。这是我最爱读的一本书,我愿意他在地下也不寂寞。我要在那一日流干所有的泪水,从此以后不再悲伤。
清明的时候我去看他,在羊牯山公墓。满山的悲伤的人,一样如我。我穿着一袭黑衣,手中是一束鲜艳夺目的玫瑰。走过那条蜿蜒的山路,下很陡的山坡。过阴阳界,上台阶,左拐,再上台阶,再左拐,脚下是冷冷滑滑的石面,一直往里走,是一片雪白的大理石碑。我把他的墓碑小心地擦干净,不留下一丝的尘土。他还是这样微笑地看着我,永远年轻、英俊。我对他倾诉,如以往面对他的每一个日出与暮落。他的墓前是这满山的墓地中唯一的玫瑰,我想他若泉下有知,是可以安息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