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逝去的生命和屈辱的时代


□ 李 相


不久前,一位老同事在与我闲谈中,不经意间透露,曾与我们同在一个车间工作过的S女士,刚刚在北京一家精神病院里病逝。
在她生命最后的日子,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她一生未嫁,没有丈夫,没有儿女,她年迈的双亲,风烛残年,已无力远行几十公里到这家医院,她惟一的胞妹早远走海外,也难以赶回。她死后,没有花圈,没有挽联,一切都是“公家”派人匆匆“公干”了她的后事。
她弥留之际,一度苏醒过来,她看到一个人正站在她的病榻前,她看清了他,这是一位“受她一句话之恩”的人,也是因他而受难的人。那一刻,她又断断续续说出了几十年来惟一几句“清醒的话”:“我好像做了一场梦,我一直在梦境中,现在终于醒了。我该走了,该去我应该去的地方。我谁都不恨,谁都不怨,我一辈子没和一个不沾亲带故的男人说过一句话,现在,请求你握一下我的手吧!……”
他俯下身,轻轻攥住了她的一只手,她再次陷入昏迷,从此再也没有醒来。
他为她带来一套崭新的西装,天蓝色,像蓝天的那种颜色。这也是她一生惟一穿上的新衣服。当医护人员七手八脚帮忙,为她穿上这套远行的“寿衣”时,他把一个素雅的信封装在了她西服上衣紧贴心脏的口袋里。信是这样写的:“××同志:奉上这封信时,你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你彻底解脱了,你只有这时候才真正享有了与一切人同样的权利——死亡……你曾经多么美丽,多么善良,但在那个疯狂的人妖颠倒的年代,你为了我这个从未与之说过一句话、仅仅是同一车间的同事的人,而蒙难三十多年!你失去了青春,失去了欢乐,失去了一个人一个正常女人应当拥有的一切,这个代价太大了!你生时,我除了感激、不安,我无以回报。现在,天人相隔,我所能做的是,常常看看你的双亲;每年清明时,为你燃上一烛香,焚上几张纸钱,祝愿你安宁!……”
这是一封写给天堂的信,是浸透着泪水的信,是伴着三十多年前痛苦回忆滴血的信!写信人、我的这位曾经的同事,当他得知S女士病危的消息后,夜不能寐。用什么为她送行?用什么作她的随葬物?用什么表示一点自己最后的心意呢?他终于选择了书信,选择了这种无奈的方式。因为,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稍稍心安,才能平复一下伤痛而复杂的心绪;对历史也是一个交待和了断。
我曾经所在的这个单位,是当年北京不多的现代化大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建成投产后,很快取得了巨大产值和效益,知名度直线上升,各方面的赞誉扑面而来,我们这些第一代“工厂的主人”无不感到骄傲和自豪。那时候,国家领导人多次来视察,朱德、邓小平等都亲临生产第一线了解生产情况。外国元首和各界名流更是频频来访,一批又一批参观学习的人群川流不息。一时间,这间工厂成为展示中国欣欣向荣的一个窗口。
好景不长,很快“文革”来临。这家工厂紧跟形势,迅速掀起了“文化大革命”高潮,“阶级斗争”一浪高过一浪,一下子揪出了大量“阶级敌人”。那是腥风血雨的岁月,是人人自危的日子,昨天还是“革命群众”,第二天可能因为撕了一张旧报纸、说了一句笑话、喊错了一句口号,甚至梦中的一句呓语,都可能成为反革命分子。我们那个几百人的大车间,“反革命分子”自然也不会在少数。其中就有我前面提到的为S女士送别的我的那位同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