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党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百年法变


□ 郭光东等


5月15日,是大清国“修订法律馆”开馆办事整整一百周年的日子了。
自一百年前的那一天始,修订法律馆奉诏参酌东西洋各国法典,会通中外,大刀阔斧删修旧律,订立新法,以图国家变法自强。
也是自那一天始,独步世界法律体系之林、延续千余年的中华法系逐渐解体,文明古国在“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一步步与“祖宗成法”决裂,出现了一大批三千年未有之新型法律,近代意义上的法律体系也由此在中国奠基。
但百年法律史并非平直的线形史。以保障人权为内核的近现代法律,犹如一朵温室里的玫瑰,须有适宜的文化土壤、稳定的社会温湿度方能茁壮成长。而百年的战乱、动荡乃至改朝换代,使得百年法制走上了一条命运多舛的崎岖路。直至晚近的二十余载,法制之路才渐趋明朗、稳健。
就在不久前,北京大学法学院师生隆重庆祝了他们学院的百年华诞。法治国家须有法律专才,法律专才须有法学院校教化。梳理这所中国现存最古老的法学院校育才史,也可管中窥豹,呈现中国百年法制变革的一个侧影。
不过,纵览百年法学教育史乃至百年法律史,我们会发现,法律并不是只有专家才能产生兴趣的艰深技艺,它还是任何特定时代文化的一部分,并是其中最为重要的那一部分。这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法律的用户。
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处在法制日趋开明的时代,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要忘记背后的,尽力争取面前的,向着法治的终点猛跑。


1904-1911:西法东渐
林楚方

“修订法律馆”开馆
公元1904年5月15日,北京城一年中的炎夏即将到来,这一天,一个和帝国气质完全不同的机构开始运作:清廷“修订法律馆”开馆办事。
修订法律馆进进出出的,有身着顶戴花翎的臣工,还有一群刚从海外归来的年轻留学生。馆中为首的是64岁的著名法律专家沈家本。
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些人要做什么。他们是在修订帝国法律。修律大臣沈家本本拟告老还乡,未曾想修订法律馆的工作竟使自己成为中国法制近代化的第一人。
当时,朝臣们上书言事已成风气,立宪派在各种场合表达了“不立宪,国将危亡”的预言。这一年距离辛丑之变已去四年,西太后痛定思痛,力行变法,实行新政。
此次新政涉及行政制度变革、变法修律、设新式学堂、废科举、实行新的财经政策等。沈家本和他的同僚们的工作是其中重要的一项,帝国要实行立宪政体,修订法律馆必须拿出章程来。
而如何操作却正处模糊中,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让清国官吏们找不到方向。1904年2月10日,日本人和俄国人打了起来,战场偏偏是在东北,爱新觉罗家族的宗庙均在那里,但这个皇室已无力制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企业党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企业党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