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生的拐杖——《北京文学》


  盛芹

  《北京文学》作为拐杖的意象浮现于我的意识,缘于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

  两年前,一个凉爽的初秋,我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那场车祸使我的右腿髌骨粉碎性骨折,需要卧床三个月。病床上的我很烦躁,也很郁闷,弟弟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给我带来了一本厚厚的期刊——《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08年第7、8期合刊。就这样,我有缘结识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精神支撑——《北京文学》。在她的陪伴下,我住院的日子不再充满责怨和无奈。那期的《北京文学》有一篇朱玉的报告文学《天堂上的云朵》,主要对汶川大地震受灾最惨烈的北川的灾害现场和救援现场进行了翔实具体的报道。作者行文中流露出的对自然的猝变、灾害不可预测的悲悯情怀,深深地打动着我。文中所述的各类人物在强大的自然灾害面前展现出的坚强无私、英勇救灾的抗震精神,更是让我的灵魂受到强烈的震撼。我的思绪在作家朱玉的生花妙笔之下,被彻底洗涤了,净化了。发怒的大地,坍塌的建筑,逝去的生命,抗争的人类,与巨灾对阵,个人的恩怨得失变得那么微不足道,渺小到在千万数字的尾端忽略不计。在得知大地震发生的伊始,我也曾对受灾地区的同胞充满了无限的同情,也曾为他们虔诚地祈祷,甚至流下无数悲戚的泪水,也曾由此生发人类生存状态和价值意义的深层次的思考。但那时的思维火花,是微弱的,瞬间的,像一颗流星,只是在浩瀚的天际划过了,转瞬即逝,不成气候,更形不成壮举。阅读了《天堂上的云朵》,或许是朱玉深厚的文学功底,或许是她运笔时纠缠于心的惨烈的情怀,又或许是我天生的对文字特殊的爱好与感悟能力,还或许是这几者的融合与交汇吧,我感到在我的身边已经形成了一种终极意念的奇异的气场。我就像金庸笔下的武斗大师,静坐能碎石于无形,舞动则摇撼天宇至无限。我的精神在迅速地扩大、膨胀,我的凡体则在急剧地变小,直至虚无。我从悲怜自己的残腿到无视它的存在,从怨天尤人的精神颓废到藐视名利,物我两忘的精神境界,是《北京文学》激励了我,启迪了我,净化了我。曾经的我视觉范围局限于自己的饮食起居,人际交往;现在的我更乐意关注国家大事,思考人类生存的现状。我认为自己的这一转变是质的飞跃,《北京文学》无疑在这场巨变中起到了引燃爆破的作用。

  在对那期《北京文学》快乐而又不倦的阅读中,我注意到了一个叫做“文化观察”的栏目,该栏目当时正在进行关于“今天我们怎样做父母”的讨论。我有一个9岁的女儿,聪明乖巧,勤奋好学,屡屡得到同事们的羡慕与赞赏,在教育她的问题上我一直沾沾自喜。看到了该栏目的征文,我心中痒痒的,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又敬畏它权威的位置和质量的上乘,使自己未免有班门弄斧之嫌。犹疑之下,还是在病床上完成了《抓住稍纵即逝的教育灵感》一文。文章完稿,适逢闺中密友张宪香再次来院探访。我们是高中时期的同学,20年来对文学共同的爱好让我们始终不曾离弃,都是对方生命里最重要的朋友。我一如既往把自己的文章拿给她看,并委托她拿去打印投寄给《北京文学》。后来我很快就忘记了此事,有两个原因:第一,对于《北京文学》能否采用此文,我没有任何信心,或者说,我根本不能相信我这样一位无名小卒,能在《北京文学》这样重量级的刊物上发表文章。第二,我知道宪香的生活很忙碌,丈夫在外地工怍,有一位鳏居的老父亲和一位3岁的小女儿,还有婆母和小叔的生活都靠她操持,再加上她繁杂的班主任工作,让她把我那一千多字的小文一个个在电脑上敲出来、打印、投寄,这是一个很重的负担。所以,我在潜意识里就认定了我的作品不一定能够按时投递到北京,即便《北京文学》的编辑能准时审阅我的文章,它也发表不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