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简忆上海地下剧影协会


□ 刘厚生

简忆上海地下剧影协会
刘厚生

1948年秋,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如火如荼,胜利曙光已经在望。为了适应形势发展,党的上海地下组织“文委”决定:在“文委”之下,建立一个“戏剧电影中心组”,由吴小佩、吕复和我组成,任务是统一联系剧影界的党员。实际上相当于建立剧影支部,我们三人等于支委。后来我们通称为“三人小组”。吴小佩是组长,她是代表“文委”的,吕复是演剧九队队长,刚刚率九队由无锡进驻上海,同时还在市立戏剧学校兼课;我则是在率上海观众演出公司旅行剧团由台湾回到上海后,由于剧团解散,没有具体职业,时间较空,因此除了九队和剧校的几个党员由吕复联系外,大多数分散的党员约20人都由我联系。在“文委”领导下,我们开展了多方面的工作。
到第四季度,解放战争发展飞快,淮海战役已经打响,上海解放为期不远,我们需要加紧工作。“文委”指示,由吕复和我出面,邀请几位知名戏剧家,发起组织一个剧影协会,作为我们的外围组织,用以广泛联系戏剧电影工作者,开展迎接解放的各项活动。我们考虑熊佛西、陈白尘、黄佐临等三人是当时留在上海的声望最高的代表人物,吴琛原是著名话剧编导,那时已转入越剧,正可以代表戏曲方面,加上吕复和我共六人组成。这是有很大风险的,因为当时反动派走向末路,更加疯狂,他们四人都是知名人物,目标大,我们担心他们可能会有顾虑。但当我们分头同他们接触时,他们明显感到这是党的意图,都毫无犹豫地表示高兴参加。大约在1948年12月间我们第一次碰头见面,后来剧影界都称为“地下剧影协”,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发起人小组。原来确是准备发展一批会员建立组织,但由于形势变化太快,来不及做了,只在工作中联系了不少积极分子。
从第一次碰头到1949年5月上海解放,约半年时间,我们大约每三个星期左右开一次会。每次开会都相当紧张,因我和吕复首先要照顾他们几位的安全。我至今还记得那时日日不停的警车鬼叫声和夜间巡逻骑队的马蹄声。我们的聚会不可能太多。聚会地点有三处:一是熊佛老的家里,那时他是上海剧校校长,住在闸北大约是窦乐安路一所一楼一底的房子,比较僻静,人去多了容易引起注意;还有一处是四川北路路西的一条弄堂里白尘先生的家,但他是挂了号的左翼人物,也不宜多去;最后是佐临先生给我们找了一处好地方,在福州路江西路附近的一座大楼中的一套华贵的公寓里。那是上海巨商吴性栽的办公室,他是文华电影公司的老板,佐临先生是这个公司的艺术主干。这时吴不在上海,办公室空着,佐临有权自由出入。这里不像熊、陈两家那样容易引人注意,而且剧影界客人多,可能给主人添麻烦,而吴的办公室本身就是开会的地方,非常理想,大家都很感谢佐临。
每次开会,我们都是先谈时局,交流情况,特别是战争消息。有几次吕复都带去党的文件宣读,那是大家最愉快也最感动的事。但会上最重要的事则是议论“我们应该做些什么?”这样的会不能做任何文字记录,现在我已记不清许多具体情况,只能把我尚有记忆的一些事写在下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