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场美国梦》中的存在主义评析


□ 张长江

  小说《一场美国梦》是美国当代文坛四杰之一——诺曼·梅勒的存在主义代表作。诺曼·梅勒是最能反映时代重大问题的美国当代犹太裔作家,是一位公认的才气横溢的作家。他上过前线、当过导演、参加过纽约市市长的竞选。他的作品之多创作期之长,让其他作家惊叹;他参政的热情之大,也许会让真正的政治家咂舌。他的那些针砭时弊、发人深省的文章曾经给人们带来过酣畅淋漓的痛快。有人将他与英国文坛上的斯威夫特进行比较,有人将他看作是美国知识阶层的代言人。他的不断探索精神与提倡“非虚构小说”的创作拓展了“美国文学传统的界限”,为美国文学的实验性提供了鲜明而生动的典范。他的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他对人类生存的关注,对现代人的生存及他所生活的美国社会的关注。这种关注主要从他对现代社会中的暴力现象、对生与死等问题的思考中得以体现,他的这些思考构成了他小说的永恒主题,甚至也可称是整个社会与时代的主题。
  《一场美国梦》创作于1965年,当时的美国是经济上一片繁荣,而思想和文化领域却异常动荡。冷战的阴影笼罩着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民权运动此起彼伏,青年一代中出现以嬉皮士或雅皮士为典型的反传统、反社会的文化思潮,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作家用“存在主义”的哲学观和世界观反映美国社会人的生存状况。小说《一场美国梦》的主人公罗杰克——大学存在主义心理学教授、电视明星、社会名流——就是梅勒根据这样的社会现实塑造出来的人物。由于和集权力财富于一身的资本家凯利的女继承人德博拉相识并结婚,罗杰克曾一度认为自己可以达到美国权力的顶峰。但随后他却放弃自己的政治前途去做大学教授。他的婚姻生活也不美满,在一次激烈的争吵中,罗杰克竟杀死了德博拉并把尸体从十层楼上推下去。为躲避警察的调查和岳父的追杀,罗杰克历经磨难,最后逃往中美洲。梅勒在这个反映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东部知识分子充满了疯狂和不确定的冒险故事中,体现了以下的存在主义主题:
  
  一、美国社会是一个非理性的极权主义社会
  在描述罗杰克和凯利不同的人生追求和生活态度时,梅勒表达了他的观点。他认为:“所有精神变态者或半精神变态者的最大特征就是他们正在试图为自己创造一个新的神经系统。”他的精神变态者或半精神变态者指的是存在主义者;创造新的神经系统即推翻旧的价值观建立新价值观。小说中的罗杰克是梅勒的“新英雄”的代表人物。在人人追求金钱和权力的美国社会,罗杰克自然会被认为是精神变态者。因为,他放弃了大好政治前程,选择在大学里教授存在主义心理学。表明他不屑于不择手段地追求金钱和权利,不愿和美国上流社会的政客、资本家们同流合污。换句话说,罗杰克有他自己的“美国梦”,他也追求飞黄腾达,但反对危害他人,损害社会。但这样的想法在当时的美国社会是行不通的,最终他连立锥之地都失去了。
  和罗杰克相对的反面人物是他的岳父凯利,他是梅勒根据尼采的“权力意志”论塑造的代表人物。身为大财阀,凯利处于权力和财富的巅峰。他的思想、言行充满统治阶级的特征:堕落、贪婪和残忍,权力和欲望高于一切。凯利对女儿德博拉的所作所为就是一个典型事例。他在德博拉年轻时诱奸她使其成为他的情妇。一旦德博拉反抗他就想杀掉她以防自己乱伦的罪行被泄露。而在德博拉和罗杰克结婚后,凯利取消了女儿的继承权并派女仆路塔监视他们。在获悉罗杰克杀死德博拉时,他松了一口气,并不真正想为女儿报仇。
  小说中的其他人物对罗杰克和凯利的不同态度也反映了作者对上述两种价值观的态度。德博拉不惜失去继承权也要和罗杰克结婚;凯利的情妇彻莉和路塔先后向一文不名的罗杰克表示愿意和他一起分享凯利的权力和财富。梅勒通过小说描述了在充满混乱和不确定性的美国社会里,掌握了财富和权力的统治阶级给他人和社会带来生存危机。而要使人们摆脱这种危机重新建立新的价值观体系,个人的力量是极其微小的。因此,在小说中虽然罗杰克得到了普遍的同情,却无法在美国社会立足。
  
  二、对“死亡”的极端恐惧以及对生的渴望
  梅勒认为:“社会是谋杀者……”,人们“被迫生活在被抑制了的知识之中……可能像在巨大的统计机器上的一个数码一样地死去”,死亡随时随地威胁着个人。罗杰克对死亡的恐惧主要是战争引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浩劫,它在人们心灵中留下了永远都无法平复的创伤。虽然罗杰克是战斗英雄,荣获十字勋章,但他脑海中反复出现濒临死亡的第四个德国士兵的情景,罗杰克认为自己的成功是建立在他人的死亡的基础之上的。因而放弃了从战争中获得的一切荣誉。
  死亡从此与他解下不解之缘,时刻追随着他,诱惑他去自杀,去杀人。罗杰克在婚姻上的失败更拉近了他与死亡的距离。他非常憎恨生活放荡的妻子。但同时黛博拉是他在上层社会求得发展的需要,他们的婚姻使他“与总统宝座前所未有地接近”,这种矛盾的心情成了他的痛苦之源。罗杰克觉得 “与她(黛博拉)生活在一起,我想杀人;与她分手,我内心又产生了自杀之念。”于是,罗杰克独自站在十层高楼的阳台上凝视着低垂的圆月:“我半醉半晕,一半在阳台里,一半在阳台外,因为我已经把一条腿伸出了栏杆……”“我感觉到自己另一条腿也伸出了栏杆,我已经站在扶手的外面,只有我的手指,八个手指在支持我没往下跳。”经过一番激烈的“生的本能”与“死的欲望”的角斗,罗杰克的理智使他放弃了自杀的念头。但这并不足以使他克制自己的暴力冲动,他在和黛博拉剧烈地争吵之后掐死了她。黛博拉的死是罗杰克死亡之旅的开始。随后,把黛博拉的尸体推出窗外,伪造自杀现场的罗杰克受到警察的讯问,警察先给他施压,要他坦白杀了黛博拉,然后又迫于来自上层社会的强大压力只好将他放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