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静静的吉山


□ 张如腾

晴空万里,云无一丝,山城永安的楼群上空,三两个飘过来荡过去的鸽群倒给人一点白云的感觉。永安是抗战时期福建省省会,这里开展了如火如荼的抗战进步文化活动。如今永安是新兴的工业城市,在和平建设进程中,抗战文化遗迹越来越难以寻觅了。我们想重温那段历史,就搭公交车到城外的福建省“历史文化名乡”的吉山去,那里抗战文化积淀深厚且文物保护良好。
一下车,望着昔时风貌的成片成片旧平房,即置身于一种沉重的氛围,心头漫上阴云,忘记天气的晴朗。日寇侵华,厦门沦陷,省会福州遭轰炸,省政府不得不内迁永安。谁能置信?分到这个小山村的机关单位竟达40多个,包括省主席公馆。据说是由于这里大山更逼仄、对日机俯冲投弹有大碍,即有天然防空的功效。
吉山静静的,我想,长年置身于喧嚣的城里人偶然到乡下走走,都会有这种安静的感觉。
导游是当地的当年有关事件亲历者刘老。这普通民房曾是省保安司令部,关押过羊枣等抗日志士。抗战进步文化遭到国民党顽固派阻挠、破坏,1945年7月,在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顾祝同策划下,以莫须有罪名逮捕羊枣等30名进步文化人士,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羊枣事件”。羊枣是国际问题专家、军事评论家、杰出的新闻工作者,终被虐死杭州狱中。在上海举行的郭沫若为主祭人的追悼会上,中共代表陆定一送了挽联:“新闻巨子,国际专家,落落长才惊海宇;缧绁蒙冤,囹圄殒生,重重惨痛绝人寰。”岁月悠长房破旧,“司令部”已关不住人。作为民居也住不了人,却迎来游人,老房新价值。
漫步来到国立音专所在地,现在这里是酒厂。国立音专由我国著名音乐家、国际著名指挥家蔡继琨创办,先后担任校长的有蔡继琨和国立中央大学教授、著名词曲家卢前。师生们创作抗战歌曲,到城里演出抗战节目,甚至在暑假组织演出队远赴闽南宣传抗战。人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跟省立永安中学、省立永安师范、省农学院等校师生及省政府所属单位公务员在城里举行的盛况空前的“万人大合唱”。酒厂旁还保留一些原汁原味的旧房。人去房空吗?寂静中,隐隐似有激昂的《抗敌歌》钢琴声从窗口汹涌而出。
这片原始森林,亭台楼阁隐约其间,乃旅游好去处春谷山庄。原始森林因国民党两任省主席陈仪、刘建绪的公馆设于此而得到保护。在我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影响下,陈、刘有一定程度的开明,抗战文化活动因之有点空间。省立永安中学响应冯玉祥将军号召开展“白沙献金”的抗日献金活动,刘家为助儿献金卖了一头猪。陈的夫人是日本人,也在全省妇女抗救会号召为前线战士捐寒衣的活动中捐一千大洋。从中亦可见抗战的民族性与正义性。公馆旁有个防空洞,内有办公等设施,内容丰富,防了“空洞”。参观出来,觉得它像大地的耳孔,但愿它总听到游客歌笑,永不闻空袭警报。
刘氏宗祠内部修茸一新,当年是省教育厅所在地,地下党领导、创办的进步报刊《老百姓》报曾在此印行。那时期在永安的地下党员有50多个。当时,王亚南、王西彦、刘金、许钦文、邵荃麟、郑公盾、赵家欣、郭风、萨一佛、章靳以、覃子豪、董秋芳、黎烈文等,一大批进步文化人从全国各地涌到永安来,主要利用官方或半官方的文化出版机构和出版物开展轰轰烈烈的抗战文化活动,使永安成为东南文化名城。山城虽小,却有出版社39家,新闻通讯机构4家,发行机构15家,印刷所19家,出版报纸13种,期刊129种。教育厅有个话剧团,常外出演出宣传抗日剧目,如《放下你的鞭子》《为国牺牲》。我在20世纪60年代看过《放》剧演出,走进这宗祠大厅时就根据所了解情节想像当年厅话剧团彩排该剧的情状。
省卫生防疫大队、省立永安中学、省电讯局、省农业改进处……
都是池塘水田包装的低矮平房。省政府偌多机关单位散布于城外乡村,都是那种包装(其实城里也差不多,因是山城),是否可有“田园省会”的说法?省会受屈也是日寇入侵的罪恶啊!省高等法院等机构所在地现在住村民——本来就是民居,是正本清源呢。鸡鸣狗吠声声入耳,有点世外桃源的味道,曾是人间是非地。
两支石旗杆直指天空,这两个幸存者也似在向我们指控日寇罪行。敌机轰炸时它们是明显目标,所以被忍痛成批放倒。想到关押过抗日志士的监狱是否存在,刘老委婉地说:“一些旧址在修复,拟在渡头宅设抗战名人馆,红色旅游线路在开辟。政府规定不准批地建房,老房子没有通过批准也不能随便翻修。”此前我曾纳闷:为何村里少见年轻人?有的房子只有老人留守。现明白了,文物保护需要(当也是发展事业需要),年轻人到外面建房或城里购房去了。年轻人带走迪斯科一类强刺激音响,也增添了吉山的幽静。
吉山静静的,比一般乡村要宁静许多,因文物保护需要限制乃至近平杜绝开发办厂,所以基本上听不到机器轰鸣之类的噪声。
我们在一块小菜地里留连。省会迁永安,永安成了省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成了日寇轰炸的中心。敌机轰炸多达11次,死伤近千人。山城天空小,曾一次30架敌机遮天蔽日,省电台台长一家五口全被炸死。吉山离城8里,却离不开轰炸圈。日寇在这投下三枚炸弹,一枚落民房伤一人,一枚落河里未爆,一枚落菜地未爆自埋。但见蔬菜青青,长得自在,我站在菜地边却生担心:这炸弹不会爆炸吗?当年灌下盐水和大粪,它锈死啦?侵华日军遗弃的毒剂到去年还在齐齐哈尔伤人呢。岂料,一老妇人路过,硬是否定此落弹处。她带我们到离此约10米的菜地去并指示。看我们有点疑惑,便说当年她已12岁,看过那弹洞。她看见敌机一侧身便俯冲下来,就赶快钻到床下去,她一边说一边模拟敌机俯冲动作,伸展双臂倾斜身子走碎步。这让刘老很尴尬,分辩说,他当时也看过弹洞,洞很深,用晒衣竹竿探不到底。时间长,变异大,记忆稍有偏差不足怪,后人不是竟弄不清赫赫有名的赤壁之战发生于哪个赤壁吗?然而,亲历者尚且记忆会有偏差,未亲历者,尤其青少年,不是更不清楚或无知吗?想到一次参观“万人坑”,当讲解员说到过去穷人常没饭吃时,一个小朋友说:“我有时也没饭吃,妈妈去给我买方便面……”又想到我们的语文课本删去写抗日英雄的《狼牙山五壮士》而日本的新编历史教科书却篡改历史,竟称“中日历次战争责任都在中国”,向日本青少年灌输对中国的仇恨。人家在强化教育,我们在淡化教育,这合时宜吗?为了多留点可让子孙后代了解历史、不忘国耻的东西,吉山加大保护力度的做法是值得称道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