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可笑的战役中结识


□ 孙铭有

阮章竞(1914—2000)是我国现当代著名诗人。1937年12月来到山西太行山革命根据地从事宣传和文艺工作,长诗《圈套》和歌剧《赤叶河》等代表作都是在这里诞生的,直到1949年才离开。1963年两次回太行山走访。因此,诗人说太行山是他的“第二故乡”。1979—1980年还先后寻访红军东渡时的万荣县秋风楼渡口、中条山和吕梁山等地的革命遗迹,都留下美丽的诗篇。解放初上小学时,我就唱过他创作的《妇女自由歌》;在大学学习过他的长诗《漳河水》,这是妇女解放的颂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有幸在“四清”运动中和诗人相识,正如诗人在1987年初的来信中所说:“我们是在错误的思想指导下,共同参与了一段可笑的战役而结识的。”
1964年8月,我从山西大学中文系毕业分配到山西省委党校任教,10月初就被派往洪洞县参加农村“四清”运动。先在县城集训四十天,学习“双十条”(中共中央关于开展农村“四清”运动的两个文件),人人过关“洗手洗澡”,放“包袱”(检查、交待问题,轻装上阵)。11月下旬集训结束时,工作队员中除发现的个别“四不清”干部送回原单位外,以公社为工作团,以生产大队为工作队,分赴各村。我被分配在白石四清工作团南段工作队。
南段村位于县城南五公里汾河西岸上。三百多户人家,派去“四清”工作队员近百名。这是省委办公厅,省委党校,万荣和临猗等县、社干部组成的。进村后,第一次全体队员会上,我才知道这里是省委书记陶鲁笳蹲的点,深感荣幸和责任重大。当时全国“四清”运动还未全面铺开,晋南地区只有洪洞和临汾两县做试点,推广“桃源经验”:人海战术和神秘化。陶书记化名为“江老师”,前后来过三次。平时看点的是省委农村工作部尹发祥部长,由省委办公厅两位十六级干部任工作队正副队长。我分在第五生产队,组长是运城县公安局指导员卫化民,队员有省委党校的二人,省林业局一位青年技术员,两位女同志:省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高干病房大夫(她与一位护士是陶书记和工作队的医务人员,也参加运动)和《山西四清报》编辑。
工作队召开全村贫下中农动员大会分生产队讨论时,有一位老干部模样的同志参加我们五队讨论,年过半百,身体魁梧,花白头发,四方脸,神情专注地倾听社员的发言,听不明白的地方插话询问,特别是对一些方言俗语,他总是要问个一清二楚记到笔记本上才罢休。过了几天,他分配到我们队,才知道是著名诗人阮章竞。我异常高兴,因为是学文学的,还正做着当作家的梦。我们住在一位贫农家中。院子很特别,当地叫做“平地打窑院”。从平地上挖下去十几米深,院子约150平米,南北长东西稍窄。西面崖上打一开三孔窑洞。我们四位男同志住在南面一间的炕上,诗人住在北面一间内。房东住在南崖一孔窑中。院子东南角长着一棵两丈多高的椿树,四面崖顶蒿草、酸枣树丛生茂密。北面地上有一个两立方米深的土坑,下了雨,院子里的水都流进坑内让它慢慢渗去,这是唯一的排水设施。平时打扫的垃圾和没用的柴草也倒进坑内沤肥,装满了沤好了,挖出来担到地里肥田。东北角有条一米宽的斜坡,供人进出,没有院门。厕所在斜坡半路崖边挖进去的小窑洞内。
“四清”运动初期工作很紧张,了解情况,发动群众,揭开阶级斗争的盖子。采取土改时期的传统作法,叫做“扎根、串连”:找到或培养几个贫下中农积极分子,然后依靠他们联系和发展群众;开始工作队员只能在贫下中农家吃派饭。这个村很特殊,中农户多,贫下中农户少。农业生产搞得不好,每个工只能分几分钱红,分的粮食不够吃。他们每户五、六天就得轮流一次派饭,不堪重负。过了一个月,就不得不将派饭范围扩大到中农户怀包括富裕中农,大小生产队干部)。白天诗人和我们一样,同社员一块上地参加生产劳动,晚饭后深入贫下中农家里了解“四不清”干部的问题。直到晚上12点,大家回来就碰头交流情况,组长即刻向队部汇报。
“四清”运动后期,“四不清”干部打倒了,大、小生产队新领导班子建立起来了。工作队已退居参谋地位,协助搞好清理阶级队伍、生产基础建设,巩固发展“四清”运动成果。一有空闲,我就向诗人讨教有关文学创作方面的问题。一天晚饭后,工作组开会前,大家和诗人聊天时,有人间起他的家庭状况,诗人说有两个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国家尖端科研单位工作。我以赞叹的口吻说:“阮老师,你生的这两个孩子可为国家做出重大贡献了。”他听罢微笑着说:“小孙,这可是个严重错误啊!”大家都笑了,我理解他的言外之意,孩子是党和国家培养的。
春节之后,正是青黄不接时期,为了减轻群众负担,暂停吃派饭。工作队的食堂设在北段(紧邻南段,曾经是一个村,叫南北洪段村)。当时伙食标准每人每天三毛钱,份饭:一个馒头、一个玉米面窝头、一碗熬菜。为了改善伙食,在诗人的建议下,派人到水田里捞回一筐大小不等的田螺。诗人亲自下厨指导油炸做好。北方人没吃过,开饭时都是看一眼,没人动手。诗人一面给大家介绍田螺如何好吃有营养,一面做起示范动作,他拿起一个大个儿的,嘴对着田螺的口用力一吸,又香又柔软的肉团就进到了嘴里,津津有味地咀嚼着。我也从未吃过,学着他的动作,大胆地尝了一个小的。诗人连忙问:“小孙,怎么样?”我说:“还不错,挺好吃的。”他立刻以我为典型推销之,大家才吃开了,田螺很快就脱销了。看见每个人都吃得很香,诗人笑逐颜开,吃他的饭去了。后来才知道诗人之所以对田螺如此感兴趣,一是他出生在南方,对田螺格外熟悉。二是1955年创作了长篇童话诗《金色的田螺》,曾获1980年第二次全国少年儿童文学创作一等奖,并被搬上了银幕。这部童话诗,就是根据我国民间流传的“田螺姑娘”的爱情故事加以改造创作的优秀作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