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拆解新闻场的七宝楼台:布尔迪厄的媒体批评


□ 张 意

  布尔迪厄对于媒体的祛魅和批判是他晚期社会学研究的重要内容,也是他从特殊知识分子转变为公共知识分子后,产生极大社会影响的一次介入行动。他从场域的关系式角度切入,将媒体领域视为新闻场域——一个历史性生成的斗争场所。和其他文化生产场比较,新闻场更容易遭受经济和政治场域的支配,经过一系列斗争而获取的自律性文化生产原则,在后工业时代的新闻场中受到前所未有的压抑和践踏。尤其在全球化经济潮流中,新闻场听命于资本和政治权势等外部力量,难以维护知识分子的独立批判立场。布尔迪厄认为,关注和批判媒体也是知识分子回应、反思公共问题的重要尝试。
  
  一
  
  在当代生活中,资本已不再如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批判的那样,仅仅从工人的剩余劳动中获取价值,资本对利润的攫取变得更加疯狂,借助后工业社会的媒体技术,它的幽灵欲潜入日常生活的分分秒秒,俘获人们的身体、感知、判断,甚至精神生活深处的意志、思维和记忆。在此处境中,清醒的批判何以可能?
  居伊•德波(Guy Debord)曾经预言在大众消费文化生产的景观社会中,当个人被景观捉弄得目眩神迷之时,“劳动力和资本的结合在眩目的景观中消失了。在景观社会里,我们贩卖的是烤牛排的咝咝声而不是牛排,是形象而不是实物”①。而有学者将这一现象背后的逻辑概括为“注意力价值论”——观看即卖点。当代社会里的媒体挖空心思吸引观众,拉动眼球的注意力,由此创造利润②。
  新闻每天在传播各类令人惊悚的社会新闻、时事新闻。我们通过电视直播可以直接观看正在世界不同角落发生的血腥的战争、黑暗的屠杀、人群的饥饿、无法抵御的天灾、令人悲哀的事故,一切人为或自然的灾难通过电视镜头,跨越空间阻隔进入我们日常生活,成为我们的感知内容。人们记得当年电视直播“9•11”恐怖、“黛安娜之死”、“伊拉克战争”等,只要掀动按钮,坐在电视机前,就能了解到前线记者采集的最新消息。然而这一切频频闪现的形象非但没有唤起观看者的良知义愤和道德追求,相反却使得观者在不断面对令人震撼、恐惧和忧虑的意象后变得麻木和迟钝,在较直接地了解事态最新进展后,反而对事件中潜伏的阴沉权力无动于衷,仿佛只是看了一场充满感官刺激的枪战巨片,事后又沉溺于日常生活的劳神烦扰而无力自拔。
  已有不少有识之士意识到,新闻让受众直面事实的同时,掩盖了它的选择性报道,它对“事实”的制作和对真相的遮蔽。约翰•菲斯克1989年发表的《解读大众文化》一书,曾经倚重福柯的话语理论来解读新闻作为一种知识生产和权力之间的默契。这种默契使得新闻生产建构起统一连贯的关于“事件”的叙述。同时,他也借助葛兰西的文化霸权理论,进一步阐释新闻对所谓“真实”的建构,新闻为大众建构一种对现实的常识性理解,而常识当然服务于支配阶级的利益。当大众认同常识观念的同时,也就不自觉接受了支配阶级的意识形态,自然而然地服从它的统治,例如电视对美国大选的报道①。关于新闻媒体和文化权力的研究,在法兰克福学派、英国文化研究和法国后现代理论的诸多批判理论中,不绝于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