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杨荫浏十二等程律箫与十二平均律之异名


□ 刘正国

  箫是我国现仍流行的单管竖吹之器,其渊源极其古远。然“箫”之一名,古今有别。古之所谓“箫”者,即今之所称的“排箫”,为编管乐器,如许慎《说文》所云“箫,参差管乐,象凤之翼”。而今之所谓“箫”者,古不称“箫”而称“笛”。汉代马融《长笛赋》曰“笛生乎大汉”,是乃竖吹之“笛”勃兴于两汉,尔后历代传之。《长笛赋》中所述的“长笛”、“羌笛”及汉以后曾经出现过的“荀勖笛”、“列和笛”、“吕才笛”等,其实都是竖吹之“笛”,也即我们今天所谓的“箫”。而我们今天所见的横吹之“笛”,实乃近古(宋、明以后)所名,它其实就是古代单管横吹的“篪”自汉代以后,吸收了外来的“胡笛”及其他吹管乐器的某些结构特征(如“膜孔”)而逐渐形成的,有着明显的“舶来”之遗痕,并非纯正的“中国货”。而今之所称的“箫”,即古代竖吹之“笛”,才是地地道道的“华夏旧器”。对于这一竖吹乐管的考察与研究,在我国的乐器史、乐律史的探赜上都是具有重要学术意义的。
  著名音乐史学家杨荫浏先生不仅在理论上博古通今、钩沉发覆,更能于实践中吟诗唱曲、品箫弄笛。特别是他对乐律学的研究,总是能本着“手格物其物而后知至”(清人颜元语)的原则,亲自动手制作乐器。据杨先生自己回忆: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以后,美国哈佛大学曾邀请他去从事中国音乐史的教学,同时研究中国音乐。尽管对方的诚意很大,所给的待遇很高,但杨先生还是拒绝了。他认为“脱离了中国音乐的实际环境就无法研究中国音乐的历史和现状”。拒绝了哈佛大学的邀请,杨先生坚持在南京的国立音乐院任教,也就是在这一时期,为了研究管律,杨先生动手制作了不少笛箫一类的管乐器。据1949年杨先生为缪天瑞《律学》一书所作的“序”所述:约当1948年问,他与查阜西先生“因了小小一句讨论国乐律制问题的话,惹起了很大的笔战风波,信来信去,相持不下半年之久”。查阜西为著名古琴家,也是当时“今虞琴社”的创始人之一,杨氏与查氏为音乐同道中人,素有交往。早在三十年代末的抗战期间,当时正在昆明的杨荫浏便因了查阜西的劝说,应陈立夫之邀去了重庆,接受了当时教育部“音乐教育委员会”委员的聘职。然而,在这场有关国乐律制的学术问题上,二位同道中人却互不相让,争执不下。也正是在这场笔战中,杨荫浏为了弄清管的音律问题,不得不亲自动手去实验管律。这期间,他曾经考证过“荀勖笛”和“列和笛”,并按照这些笛的尺寸来进行实验制作,以至于后来能亲手制作各种不同调高、不同律制的笛箫类乐器。笔者得到的一管“十二等程律箫”(见上图),正是杨先生在这一时期实验制作的真品遗器,颇为珍贵。
  这管杨氏亲制的“十二等程律箫”承蒙吾师洪安宁先生所赠。据洪师所言,该箫原本是郑汝中先生收藏的。郑先生本是北京著名琵琶演奏家李廷松的弟子,擅长琵琶文曲,曾赴皖地任教,后调入甘肃“敦煌研究院”从事敦煌乐器的研究,现为知名敦煌音乐学者。约70年代末,他在安徽师范大学艺术系任教时,将此箫送给了时任笛子教师的洪安宁,洪师于去岁将此箫转赠与笔者。笔者本习笛出身,后转而治学古乐史,尝追寻杨老前辈的“格物致知”之精神,也曾动手制作过多种笛、箫、龠类管乐器。今得此“十二等程律箫”真是难得之缘分,赌物仰人,如亲聆杨老先生的当面点拨与教诲,更于箫体中透露出的往时学术之信息,多所获益。
  杨氏“十二等程律箫”是以一管紫竹制成的,九目八节,通长约78.6厘米。箫管正面上方有阴刻铭文日:“三十七年八月试验管音作此十二等程律箫荫浏”,刻文为繁体楷书,浅绿色,“荫浏”下刻有“杨”氏姓字红色方章一枚。箫铭“三十七年”当为民国纪年,也即公元纪年的1948年。其时,杨荫浏先生正在南京的国立音乐院任教(大约一年以后,杨先生便随国立音乐院北迁去了天津、北京),这也正是杨氏与查阜西为国乐律制问题而论争的时期。由是可知,此箫制作于南京。从选料上看,该箫管的竹料较薄,内径约1.8厘米,外径约2.6厘米。管上端有封节,开有一半圆作为吹孔的“山口”。所不同的是,该“山口”比一般洞箫的“山口”要小得多,可能是杨先生故意所为。他做此箫的目的很清楚,是为了试验管音的音律,而非用于实际演奏。他将管端的吹口开到了最小的程度,就是为了尽可能地减少口风对音高的影响(因为管乐器的吹口越大,口风对音高的控制幅度也就越大),以期获得较为客观的管律音高。该箫的尾部背面与寻常习见的洞箫一样,开有四个后出音孔(或称“定音孔”),用于确定箫体筒音的音高。箫身一共开设有音孔十个,正面八个音孔,背面两个音孔,分别为上下把各按五个音孔。从该箫原有的音孔设置来看,上把应为右手所持(也即“反把”,“正把”应为左手所持),下把为左手所持(由此也可知,杨荫浏先生持箫为“反把”持法)。但需要说明的是,现存该箫的两个小指的音孔已被洪安宁先生改制过,他为了适应自己演奏的“正把”持法,遂将该箫上把的小指孔由原来的右设改为了左设;同样,下把的小指孔也由原来的左设改为了右设,甚为可惜。当然,只要稍经修复,还是完全可以还原的。值得注意的是,杨氏该箫的音孔设计与我们寻常习见的洞箫音孔开设略有不同,他是按照人的手形自然把持的状态来开设音孔位置的,音孔基本上都不在竹管的一个平面线上。这其实是一种很科学的开孔,因为,杨氏此箫共有十个音孔,两只手的每个手指都要按孔,若不按自然把持的手形来开孔,强将音孔开在一个平面线上,势必使手指按孔硬撇、僵化,影响运指;而事实上,笛箫的音孔不开在一个平面线上也并不影响其发音和音高。由此箫的音孔设置可见,杨先生深谙管乐之道。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