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终结拆迁概念,废止荒诞剧本


□ 秋 风

  发出“拆字令”之后,地方政府躲到幕后,让开发商与被拆迁户打交道;拆迁时,开发商也不在场。开发商们个个西装革履,自有大小流氓替他们干脏活。地方政府借开发商把自己与拆迁的事情切割开来,开发商则借拆迁公司把自己与拆迁的事情切割开来。
  
  一个混乱的概念
  
  上世纪90年代兴起、最近几年来在全国各地热火朝天的城市大规模拆迁,充满暴力、血泪,同时也充满荒诞。
  最大的荒诞是“拆迁”这一说法本身。
  从本质上说,“拆迁”是政府对居民房屋所占用之土地产权的征收,不论这种产权是使用权还是别的权利,也不论这种产权是通过何种方式获得的。但从汉语语义上看,“拆迁”的对象只能是“房屋”,这就令^难以理解:拆迁人支付了数额不菲的拆迁补偿,获得了被拆迁人的房屋,却立刻雇人把这些房屋拆了。无利不起早的拆迁人图的是什么?
  显然,拆迁人想获得的,不是房屋,而是房屋所占用之土地,更准确地说,是房屋所占用的国有土地的有期限的建设使用权。对拆迁人来说,唯一有价值的是房屋下面的土地,在现实中,房屋所占用的土地的价值远远大于房屋自身的价值。房屋本身的价值甚至是负的一一因为还得花钱雇人来拆它、整理土地。
  但现行的拆迁制度是以这个莫名其妙的混乱概念为基础的,结果就导致了拆迁令变成建房令的荒诞剧:因为拆迁补偿针对的是房屋,于是居民在听闻拆迁消息后,为了获得更多补偿,就会拼命建房。有的时候,拆迁补偿依据户籍人口数量,于是,拆迁区的人口反而增加了。这个时候,政府、开发商和他们的帮闲专家总是指责民众贪婪,但民众的这种畸形对策,完全是不合理的拆迁制度诱导的。
  
  “第三者”拆迁
  
  “拆迁”的另一个荒诞,是在政府与土地产权持有人之间引入了一个“第三者”。
  本来“征收”应该是一种政府行为,但由于现行拆迁制度没有征收的理念,地方政府随意授出本应由政府行使的重要权力,让所谓的“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单位”成为土地征收的主体,而这些单位通常就是商业性开发企业。
  按照现有的拆迁模式,政府部门根本不用与现在的住房业主商量,就可以自己单方面决定拆迁某个地方。然后,地方政府四处招商,或者开发商主动上门。卖完地之后,地方政府当然要向开发商交割土地。这个时候,拆迁办就会派人到人家的墙上去画大大的“拆”字。这些年,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最主要的标语’大约就是这个一字标语。从这一天起,本来好好的业主,就变成了被拆迁人。他们被迫卷入一场自己注定要失败的交易中。
  画了标语后,地方政府就躲到幕后,让开发商与被拆迁户打交道。本来,政府在作出征收决定的时候,理应向房屋和土地产权持有人即时支付补偿,因为政府本来就是征收的主体。但现在,政府让开发商承担这个责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