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作谈:脚踩两只船也不错


□ 蒋子丹

  自从我的长篇小说《囚界无边》交给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我也从菜鸟“老猫如是说”,还原成老写手蒋子丹。对我略知一二的读者和记者,以及熟悉我的朋友们,多少都有些惊讶,因为在二十多年前,我似乎已经被归入了先锋小说的行列,前几年在三联出版的《动物档案》和《一只蚂蚁领着我走》,又属于文史哲不分家的跨文体作品,以非常严肃的态度讨论动物保护问题,这回忽然跑到网络上去写长篇,而且是每天现写现贴,好像有点不靠谱。看过这部小说的朋友们都说它一点不像我写的,我明白这是由于我以前的小说没有这么写实,很少有戏剧化的故事,节奏可能舒缓一些,文字也没有这么口语化。究其原因,我觉得跟网络写作这种方式不无关系。

  先说文字口语化。在网上写作会觉得时时有一些读者隐身在自己周围,听你讲故事,并随时都可能与你交谈。这个语境要求你不能自说自话,不能用文绉绉的书卷语,非得生动形象不可。当然我并没有刻意去使用那些网络上很流行,但在实际生活中并不太使用的网友专用词汇,因为我并不太熟悉它们。

  再说故事戏剧化。《囚界无边》是一部以看守所生活为背景的小说,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具有隐秘性的场所,是因为这里方便集合社会各方面各阶层有特殊经历有故事的人物,让他们在常态生活中根本不可能相交的命运轨迹,很自然地交叉甚至纠缠。小说里人很多故事很多,囚犯与警察,囚犯与囚犯,警察与警察,都处在非常紧张的关系中,当监仓里发生命案,各种矛盾难解难分之际,大地震突然降临,颠覆了人物间既有关系,也给他们提供了出人意表的行动依据。看守所生活已经属于非常态,地震的冲击下的看守所生活更是非常态之中的非常态。这就自然而然地使得小说的故事情节紧张,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到趋于巧合的地步。我以前写小说轻易不使用巧合的手法,是因为那些小说并不注重故事,这部作品既然是写故事,大可不必忌讳巧合,要紧的是要把握住一点,不要让这些故事和人物假模假式。想让故事真买可信,还得借助作者人生阅历的积累,尢论你调动想象来演绎,还是依赖推理来演绎,都得有一定的生活积累做基础,不能瞎胡乱编。

  有个名叫老猫你好的网友,是个坐过十几年牢的人(他发给我的资料,证明他的说法不是虚构),一直跟着看跟着贴。他说他原先非常害怕回忆那段生活,但我的小说吸引了他,他很希望我能写好,还说只要是涉及监狱的问题,只要我发问他将有求必应。后来给我发过不少参考资料,从建筑格局到法律条款,以及亲见亲闻的个案,并在几个关键细节上给我提供了特殊的资讯。写到后半部的时候,他感叹说,故事和人物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这个亲历者的经验和想象,他不能再给我提供什么帮助了。他的这个说法,被我看做是很高的评价,至少对我的想象能力和演绎能力给予了充分肯定。

  最后说说节奏和悬念。在网上每天贴一章,有点像电视连续剧一天一集。网上读者流动量很大,闲得太久了的人物,再出场就会变得没有来由。这倒是让我不自觉地找到了某种结构的方法:一个人物表演了一阵子,叫他下台休息在旁边候场,但要给他留一个再次出场的理由,或者说一个留待叙述的线头,其实就是悬念。悬念留下的一个个扣子什么时候解,先解哪个后解哪个,又成了必须考量的技术问题。边写边贴,看似想到哪段写哪段更加自由,而在另一个意义上又成了最大的限制。帖子贴上去就动不了了,不能像闭门造车时那样,随时调换顺序,反复把玩再出手。这实际上左右了你的故事结构,甚至在最后整理的时候,都无法再重新洗牌。这次的写作经历,再一次告诉我,所有的自由都是有限制的自由,而艺术永远是戴着镣铐的舞蹈。

  人们总习惯于把传统作家和网络作家划一条界线,像我这样“脚踩两只船”的写手似乎不多见。我在写作方面是个“喜新厌旧”的人,找不到能让自己感到新鲜的触发点,很难提起精神来写作。网络写作的试验,在我来说是一次新鲜的经历,以当时的点击量和跟帖来观察,网友们已经接受了我这只菜鸟。这就足够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创作谈:脚踩两只船也不错”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