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政治学最高法则下的中产阶层“稳定器”构建战略


□ 胡联合

  摘 要:各国中产阶层对于社会稳定的影响是多元可变的,既能起积极的维护作用,又能起消极的破坏作用。实践中,中产阶层会起何种作用,关键要看国家如何引导。以政治学最高法则为基点,结合对张翼先生《当前中国中产阶层的政治态度》的商榷,认为应当从战略高度,树立科学的动态稳定观,全面准确地把握中产阶层的社会政治态度及其功能,立足于使绝大多数人逐步进入中产阶层,妥善加强对中产阶层的引导,一手抓扩大中产阶层,一手抓整合中产阶层,积极主动地引导中产阶层健康发展壮大,务求使我国中产阶层始终成为力量越来越强大的“稳定器”。
  关键词:中产阶层; 稳定器; 政治学最高法则
  中图分类号:D0;D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9)01-0033-12
  
  关于中产阶层(中产阶级)的研究历来是政治社会学研究的重镇。有的学者甚至认为,以中产阶级或新中产阶级为主题就可以写出“一部完整的政治社会学史” (注:See Carolyn Howe,Political Ideology and Class Formation:A Study of the Middle Class, Westport:Praeger Press,1992,p.173,pp.1-24;and Arthur J. Vidch (ed.),The New Middle Classes : Life-Styles,Status Claim and Political Orientations,Basingstoke and London: Macmillan Press Ltd.,1995,p.15.)。这主要是因为中产阶层对一个国家的现代化与长治久安具有重大作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产阶层的作用总是积极的,总是有利于社会稳定的。国外关于中产阶层的理论研究和有关国家的历史实践表明,中产阶层的社会政治功能是多元可变的,它既可以成为“稳定器”,不断增强社会稳定的力量,促进国家的长治久安;又可能成为消极因素,沦为危害社会稳定的重大力量(注:参见胡联合、胡鞍钢《中产阶层:“稳定器”还是相反或其他》,《政治学研究》2008年第2期;Dale L.Johnson(ed.),Class and Social Development:A New Theory of the Middle Class. Beverlt Hills:Sage Publications,1982,pp.109-132;Arthur J. Vidch (ed.), The New Middle Classes : Life-Styles,Status Claim and Political Orientations,pp.203-207;and Carolyn Howe,Political Ideology and Class Formation:A Study of the Middle Class,pp.25-47。)。如果说一个成熟壮大的中产阶层对于一个国家的现代化和长治久安是十分必需的重要力量,那么中产阶层的生成过程却可能对社会稳定产生不同程度的挑战;引导不当,甚至会酿成动乱和“革命” (注:参见[美]亨廷顿《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王冠华译,三联书店1989年版,第339-343页。)。遗憾的是,国内学者几乎普遍忽视了中产阶层社会政治功能的多元可变性和可能存在的消极作用。在这种大背景下,拜读到张翼先生的《当前中国中产阶层的政治态度》(简称《中产态度》)(注:参见张翼《当前中国中产阶层的政治态度》,《中国社会科学》2008年第2期。),感到很欣慰。总的看,这是一篇很有价值和理论深度的学术论文,其研究方法和结论有很多创新之处;其最大的理论发现就是,从统计分析中得出了中产阶层并不必然是“稳定器”的结论,并提出了诸多有益的理论观点和政策建议。这对于清醒认识中产阶层可能存在的消极功能,采取必要的措施加以应对,具有积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但是,由于主观设计和分析推理不够周全,该文也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尤其是对我国中产阶层社会功能的分析评价和部分观点不甚全面或较为消极,认为我国中产阶层“会严重影响未来的时局”,“我们没有理由认为中国中产阶层会是社会稳定器”。为了深化对中产阶层的研究,不致于从反思“中产阶层是稳定器”走向否定“中产阶层有理由成为稳定器”的另一极,笔者认为应全面科学认识我国中产阶层的社会功能,从扩大中产阶层和整合中产阶层这两个基本路径着手,积极把我国中产阶层构建成为力量日益强大的社会“稳定器”。
  
  一、分析的基点和方法
  
  本文分析的理论基点是政治学最高法则。这一法则是从提出“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注:[英]阿克顿:《自由与权力》,侯健等译,商务印书馆2001年版,第342页。)的英国学者阿克顿的著作中借用来的。阿克顿指出:“不管谁,拥有了社会力量就必然要求政治权力。这是政治学的最高法则,如同万有引力是物质世界的至高法则一样。”(注:[英]阿克顿:《自由史论》,胡传胜等译,译林出版社2006年版,第505页。)不过,从实质内容看,马克思、恩格斯更早就提出了这类思想,这就是经济决定政治的基本原理。同时,马克思、恩格斯还指出,政治对经济具有反作用力(注:参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48-307页;《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01页。)(恰如万有引力是相互作用的一样,经济与政治也是相互作用的),所以该法则可以更准确地表述为:“政治学的最高法则是,经济决定政治,人们拥有了经济及社会力量就必然迟早会要求政治权力;同时,政治对经济又有反作用,政治权力对人们经济及社会力量的变化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根据该法则可知,一个国家的中产阶层能否成为“稳定器”,国家政治体制的态度和能力至关重要。国家政治体制是否愿意、是否采取措施、以及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促进或压制中产阶层的生存发展,将极大地影响着中产阶层生存发展的方向、速度和规模,而中产阶层的规模大小则决定着其作用的大小;政治体制是否愿意吸纳、是否有能力吸纳以及如何吸纳整合中产阶层,将极大地影响乃至决定着中产阶层是成为现行政治体制的内在部分和朋友,还是非敌非友的中立者,甚至是敌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