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深圳有雪


□ 刘海涵

  一
  
  鲁成功的父亲老是透过门上的猫眼窥视走廊,其实,空荡荡的走廊没啥可看,只有大理石地面闪烁着寂寞的光芒。
  这条十来米长的走廊有两个单元,鲁成功一家住在东端,西端的那个单元一直没人住。鲁成功曾经问过老爷子,爸,你到底想看啥?老爷子不耐烦地嘟囔,看看不行吗?
  老爷子曾经是飞行员,原在空军某航校任飞行教官,那所航校在东北松花江畔的一座小城里。老爷子早已过了古稀之年,皮肉皱得像风干的柠檬皮,膝盖骨里也暗藏着风湿,但他仍然是个精神矍烁的小老头,目光炯炯有神,笑起来带着几分天真。老爷子离休时只是个副团级,所以没法入住高干楼,就在他死心塌地决心在那拥挤不堪的旧家属楼里打发余生时,远在深圳的儿子突然发了财。现在,老爷子住在高入云天的沧浪花园,它位于风光秀丽的深圳湾,它的建筑方案就是鲁成功鼓捣出来的,他是建筑师,专业画房子。鲁成功对自己的设计方案很满意,他购买了其中的一个单元,这个单元就位于某号楼的第二十六层的A座。现在,老爷子从猫眼里看到的这条走廊就是A座的走廊,当然,这个楼层还有一条叫做B座的走廊,它与A座共用一个电梯间。但鲁成功一家很少能撞见B座的邻居,B座就像是遥不可及的南极。
  鲁成功的母亲是个胖老太太,她的体积比老爷子要庞大得多。她的头发已经灰白,但脸色红润,一对小眼晴亮晶晶的,她一激动,那对小眼晴就像信号灯眨个不停。老太太喜欢与老爷子玩纸牌,玩着玩着就要与老爷子抬杠,她会把纸牌一撒,说,再也不跟你玩了!老爷子也会梗着脖子嚷嚷,不玩就不玩。话虽这么说,只要火气一消,他俩又会凑在一起玩纸牌。鲁成功曾经要聘请保姆,但老两口就是不要,他俩喜欢自己鼓捣家务。
  这天晚上,老两口又鼓捣出一桌相当精美的晚餐,一家人正吃得高兴的时候,老太太突然没头没脑地说:
  “你爸看见小胖了——”
  鲁成功停止了咀嚼,他瞪大眼晴问:“小胖?”
  老太太的脸上闪过一丝诡秘的笑容:“是你爸说的。”
  老爷子没有笑,他皱着眉头说:“你妈又在瞎掰唬,我只是说她像小胖,我没有说她就是小胖。”
  鲁成功还是满脸疑惑:“爸,你说的是谁啊?”
  老爷子瞥了门厅一眼,说:“这几天早上,只要一过七点,对门都会走出来一位女同志,她大概三十来岁,穿着银灰色的套裙,挎着一只黑手袋,看样子像是去上班,她没有戴眼镜,但长得确实像小胖。”
  鲁成功夹了一撮青菜放到嘴里慢慢地嚼着,嚼完了才说:“爸,你看到的是女保安吧,或者就是清洁工。”
  老爷子突然挺直腰杆,说:“我咋会看花眼呢?她就是从对门出来的,肯定是新邻居。”
  鲁成功面无表情地嘟囔:“就算是小胖,与我们又有啥关系呢?”
  听了儿子的话,老两口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就不再提这事了。过了片刻,鲁成功突然放下筷子说,爸,你没事去外头溜达溜达,别老是猫在家里看猫眼。老爷子板着脸孔说,天气这么热,上哪儿溜达去呀?老去逛超市也没劲,去游泳吧,老是泡着,膝盖也不舒服。鲁成功说,可以去业主会所嘛,去喝茶,去唠嗑,去玩牌,总是可以的吧?老爷子不耐烦地咂着嘴巴,说,你不知道,会所给人承包了,一小壶红茶就要收二十块钱,棋牌室一小时要收三十,划不来。老太太也撅着嘴巴说,就是不收费我也不想去,熟人们老是要问我,大妈,为什么不带小孙子来啊?咋不见你的儿媳妇啊?你叫我怎么回答?还是在家里看看电视,玩玩纸牌好。这时,老爷子用筷子敲敲碗沿,说,儿子唉,你看我们等抱孙子都等到满头白发了,你再磨叽下去,我们恐怕就抱不着孙子了。鲁成功听了后就不再吭声了,埋头吃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